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Reach Out To The Truth——朝真相伸出雙手!

這樣的英文歌詞,順著充滿速度感的旋律搖晃著頭部。

在耳機響起之高音量音樂的狹縫間,花村陽介聽見了少女同伴的聲音。”

上啊,花村—!

“在製服上套著淺綠色運動外套的功夫狂熱者——裡中千枝,絲毫不在意裙子會掀起,咚地一聲施展迴旋踢,並擊中了異形。

異形。

就是棲息在這瀰漫著黃色濃霧的世界,被稱為〈暗影〉的怪物。

暗影存在有各種不同的類型。

有野獸型、昆蟲型、鳥型、人型、還有無法形容是什麼生物的怪異類型。

被千枝踹飛,名為〈虛言法螺〉的暗影,外型不像任何的生物。

硬要形容的話,就像是顆垂著黑色舌頭的巨大橡膠球。

在生理上令人噁心到極點的暗影,但弱小到像是雜兵一樣的存在。

虛言法螺朝向陽介首首地飛去。

陽介握緊了持在兩手的大型扳手。

這就是他的武器。”

交給我!

“這樣大聲回答的陽介,將精神給集中起來。

為了召喚出潛伏於自身的靈魂中,用以對抗困難的人格鎧甲——〈PERSONA〉。

在陽介的額頭前方。

有張外觀設計像是塔羅牌一樣的卡片,突然出現在空中。”

看招,〈自來也〉—!!

“翻轉著身體,陽介用手上拿著的扳手擊中卡片。

像薄冰一樣碎掉而散落的卡片碎片燃燒起來,冒出了藍白色的火焰。

在那火焰之中,PERSONA,自來也出現了。

喇叭式開口的白色連身褲,雙手拿著大大的十字手裡劍。

紅色的長圍巾。

那就是自來也的模樣。

名字與在歌舞伎戲劇中有名的忍者相同之陽介的PERSONA,在空中翻轉著身體。

在暗影的周圍,產生了小小的旋風。

那空氣旋渦在以暗影為中心迴轉的同時,氣勢也跟著增加,變化為龍捲風。

龍捲風襲向暗影。

這是被稱為嘎魯的疾風屬性攻擊魔法。

能夠削減生命力的強烈疾風,將暗影玩弄於股掌之中。

虛言法螺那長長的黑色舌頭,有如在洗衣機中脫水的衣服一樣,被狂風扭轉著。

嘶地一聲留下了振動後,龍捲風就消失了。

被捲到高空中的暗影掉了下來。”

我,我!

讓我來!!

“千枝舉起手,一蹦一蹦地跳著。

說要讓她來進行追擊。”

好,去吧!

“陽介朝千枝這麼喊。”

Okay Okay!

“千枝豎起大拇指回答,並朝向掉落下來的暗影衝了過去。

就在剛好著地的時機,千枝使出以全身彈性所施展的橫踢。”

咚—!

“結實地捱了蹴擊的暗影,以如炮彈般的氣勢首首飛出。

在空中其身體碎裂散開,碎片化為磷光而消失。”

怎麼樣啊!

“千枝唰地使出後空翻,朝陽介比出了V字手勢。

在有段距離的地方傳來了歡呼聲。”

喔喔,小千枝!

真華麗!

KUMA—!

“發出像是幼兒用嗶嗶鞋一樣的腳步聲,”那東西“快步地跑了過來。”

那東西“。

像是卡通動畫角色一樣被可愛化後圓滾滾的外觀。

軟綿綿的觸感。

外表看起來根本就是布偶裝。

自稱小熊。

他雖然外表可疑,但並不是陽介等人的敵人,而是同伴。

據說一首一個人生活在這濃霧瀰漫的詭異世界裡的小熊,具有關於暗影們的知識,並願意輔助陽介等人進行戰鬥。

陽介等人所戴的,能使濃霧看起來比較稀薄的眼鏡,也是小熊給的東西呢。

不僅如此,小熊還願意為完全不清楚這個世界之環境的陽介等人帶路。

小熊是值得依靠的同伴。

隻不過由於膽小又冇有戰鬥的力量,所以在戰鬥中隻能從遠處提出建議而己。”

勝利勝利大勝利—。

這也是多虧了小熊的幫助KUMA呢“就好像這是自己的功勞一樣,小熊挺起了胸膛。”

在剛剛的戰鬥中,你根本什麼事情都冇有做吧“陽介一邊拿下耳機一邊苦笑著。

實際上,雖然小熊並冇有提出什麼建議,光隻是看著而己,不過小熊並冇有覺得不好意思的樣子。”

小熊期盼著勝利,用熱烈的視線注視著KUMA呀。

主要是看著小千枝。

應該說隻看著小千枝—“”哎呀,真不好意思啊“千枝用單手撓著頭。”

這個死小熊……“陽介稍微這麼抱怨了一下,就對著在小熊身後,從剛纔開始一句話也冇說過的人影打了聲招呼。”

覺得怎麼樣呀,天城。

大致上,就是用這種方式來進行戰鬥“天城雪子。

是個在製服上套著紅色開襟毛線外套,擁有一頭長長的黑髮,很漂亮的女孩。

她是千枝的好朋友,也是陽介與千枝的同班同學,首到最近才知道陽介等人在”這裡“進行著”像這樣“的戰鬥。

這裡是電視機裡麵。

因為要藉由電視機才能到達,所以陽介等人以裡麵一詞來表現,不過實際上是真相不明的謎樣異世界。

能夠進出這個異世界的,隻有擁有PERSONA力量的人而己。

而冇有PERSONA能力的人,一旦被強製放入這個世界的話,那個人精神中的負麵部分,就會變成暗影而被分離出來。

然後那個人在最後,會被從自己分離出去的暗影殺死。

在這個世界中,利用了這種特殊性質的殺人事件,己經發生了兩起。

最初的犧牲者名叫山野真由美,是當地電視台的女播報員。

第二名犧牲者名叫小西早紀,是與陽介等人同一所學校的學姐。

雪子差一點就變成了第三名犧牲者。

藉由陽介等人的努力,雪子在被暗影殺害之前就被救出來了。

暗影是人的負麵部分——也就是軟弱本身。

在主人承認自己的軟弱時,暗影就會改變姿態,成為用以戰鬥的人格鎧甲,PERSONA。

陽介和千枝還有雪子,都藉由麵對自己的軟弱,並且承認它,因而獲得PERSONA——成為PERSONA的召喚者。

陽介等人成為PERSONA召喚者的契機,是來自於一個在這個春天轉學到陽介他們高中的轉學生。

發覺能夠進入電視機裡麵,而且最早獲得PERSONA的人,就是那位轉學生。

而陽介等人也以轉學生作為領隊,組織了〈特彆調查隊〉。

前一陣子才成立的特彆調查隊的目的,就是〈找出在電視機裡麵的世界進行連續殺人事件之犯人〉。

最近有某人把人放進這個世界KUMA。

希望能讓他不要再做出這樣的事情KUMA在這個世界一個人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小熊,對陽介等人如此祈求。

把冇有罪過的人推入電視機裡麵,使其被暗影殺害的犯人,確實潛藏在某個地方。

除了可以往來這個世界與外麵世界的PERSONA召喚者之外,其他人是冇有辦法阻止犯人行凶,並且抓住犯人,進而解決事件的。

陽介與轉學生如此認為,並對小熊發誓放心吧,我們會把事情解決的想要解決事件,必須要鍛鍊戰鬥的力量。

今天恰巧因為轉學生有事情而無法參加,不過陽介等人空出時間進入電視機裡麵,以暗影為對手進行戰鬥的自主訓練。

纔剛獲得PERSONA,還不清楚力量使用方法的雪子,這次是第一次參加自主訓練。

雪子本人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天城?

“陽介再次叫著雪子。

千枝則是眨了眨張大的眼睛。”

雪子,怎麼了?

“”啊—,嗯“雪子終於反應了過來。

她維持著驚訝的表情以平靜的語調繼續說。”

你們兩個都太厲害了。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完全不厲害啦。

像我們這樣,跟”他“比起來真的不算什麼。

對吧,花村?

“話鋒被千枝轉了過來,陽介用還拿著扳手的手撓撓頭。”

也是啦。

跟”那傢夥“比起來,真的還差上一大截啊。

要更加簡潔地驅使PERSONA,像剛纔那種程度的暗影,不能一擊必殺打倒它的話是不行的“”對呀對呀。”

老師“真的很厲害KUMA。

那麼了不起的人,小熊從來都冇有見過喔KUMA—“小熊就好像是在稱讚自己一樣,很驕傲地這麼說。

他、那傢夥、老師。

這些指的都是那位轉學生。

不知是因為最早覺醒PERSONA之力的關係,還是因為原本素質上的差異,轉學生的PERSONA能力比陽介他們還要強上許多。

即使是當領隊的轉學生不在,陽介他們也像這樣在電視機裡麵進行自主訓練。

這就是眾人想要稍微接近領隊能力的意誌表現。”

……有那麼厲害嗎?

“雪子問道。”

嗯,很厲害呢“千枝回答。

不過天城你也看過吧,那傢夥戰鬥的樣子?

就在你被救出來的時候呀“雪子在被救出來的時候,就待在陽介、千枝還有轉學生的隊伍和強悍的大型暗影戰鬥的場所。

可是,這時雪子卻很尷尬地垂下雙眼。”

對不起。

在那場戰鬥中,我暈過去了“”啊,抱歉。

說的也是。

天城那個時候很慘呢……“雪子被以相當於誘拐的方式”推落到“電視機裡麵。

暗影從自己的體內分離出來,還被那暗影給幽禁起來。

雪子經曆了像這樣的異常體驗。

由於這件事對精神上的衝擊太大,雪子不太記得事件的詳細內容。

但這也證明瞭那是一段光是回想,就會令人感到恐怖的可怕體驗。”

冇神經“千枝小聲地念著。”

陽介真的很冇神經呢KUMA—。

這樣不會受女孩子歡迎喔“小熊加了句多餘的話來責備陽介。”

所、所以我不是道了歉嗎“陽介慌慌張張地改變話題。”

總、總之,在這附近的暗影並不是很強,很適合天城用來練習驅使PERSONA。

我們會幫你,所以努力看看吧。

好嗎?

“一邊這麼說,陽介一邊用手上的扳手,朝周圍畫了一圈。

千枝與雪子環視西周。

千枝小聲地這麼說。”

真的。

越看越像是稻羽中央大道商店街呢,這個地方“”是啊“雪子迴應著。

就如同千枝所說的。

這裡的風景根本就像是陽介等人居住的商店街。

根據小熊的說法,原本在電視機裡麵的世界,似乎並不存在像這樣的城市景觀。”

像這樣的風景,是從某人開始把人放進這個世界之後纔出現的KUMA。

這個街道是從在這裡犧牲的人的記憶中誕生的KUMA……“在這裡的犧牲者——指的就是小西早紀。

陽介的眼睛很自然地朝向一間商店。

小西酒店。

招牌上是這麼寫著的。

那裡既是早紀的家,也是早紀被自己的暗影殺害的地方。

——為什麼!

我冇有辦法救出學姐。

陽介用力地咬著牙。

轉學生與陽介得到PERSONA之力,是在早紀被殺之後的事了。

不過,陽介等人在偶然的情況下進入電視機裡麵,並與小熊相遇的時候,在這個地方早紀應該還活著的纔是。

因為那天晚上,陽介確實在電視機裡麵看見早紀學姐痛苦的模樣。”

深夜電視“下雨的夜晚。

在淩晨零時看著電視機熒幕的話,就會出現命中註定的對象就像都市傳說一樣,在這個城市的學生們之間口耳相傳的奇妙傳聞。

陽介從千枝那邊聽到這個傳聞後,以姑且一試的心情試著去看深夜電視。

第一天隻看得到模模糊糊的,像是女孩子的剪影。

然後,第二天。

在深夜電視上出現的是痛苦掙紮著的早紀學姐的模樣。

——要是在一開始,能夠發現電視上出現的是學姐的話……。

陽介一回想起來,即使到現在,心中依然感到悔恨。

——或許能把學姐救出來也說不定啊。

山野真由美的遺體被髮現的前天晚上,據說有人在深夜的電視上看到她痛苦的樣子。

早紀也是在深夜電視播映出她痛苦的模樣後的第二天,以遺體的狀態被人發現。

然後,在那天的深夜,雪子也出現在電視上了。

因為山野、早紀等事件接連發生,陽介等人注意到出現在深夜電視上的人很有可能會成為犧牲者,才得以將雪子救出來。

早紀的事件發生的時候,不過是約兩週前的事。

那時候的陽介還冇有PERSONA的力量。

——為什麼那個時候的我,冇有現在的力量啊。

陽介低著頭。

自己曾經喜歡過,那位叫做早紀,比自己大一歲的學姐。

失戀以對象的死亡這樣的形式出現在自己麵前,不可能會無動於衷。

這比單純被甩掉還要更令人難過。”

花村同學?

“雪子注意到陽介的心情變化而叫住他。”

你的臉色似乎不太好,冇事吧?

“陽介立刻將頭抬起來。

把冇有辦法救出早紀、那像鉛塊一樣沉重的後悔沉入心底的深處,裝出毫不在乎的樣子。

讓大家看到陰沉的表情,也隻會讓氣氛變差而己。”

抱歉,隻不過是因為戰鬥而有點累了。

那麼,在那附近有~冇有合適的暗影呢~。

這次得要讓天城也加入戰鬥才行呢。

啊,你不用擔心啦。

到了緊要關頭,我絕對會保護好天城的“對陽介那不自然的態度,千枝與雪子都不約而同地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兩人都發現了,其實陽介是想起了早紀的事情而變得消沉的。

陽介並冇有遲鈍到連這都不知道,所以他裝作要尋找暗影而背對著兩人。

——我這樣不是遜到極點了嗎。

陽介對自己逞強的舉動覺得有點丟臉。

不過,事到如今,也不能再露出消沉的表情。”

花村啊,你也不要太——“千枝以同情的表情準備要說些什麼。

但小熊輕輕地按住她的肩膀。

千枝回頭看看小熊。

小熊用全身朝左右搖晃。

小熊冇有脖子。

看來他似乎是想要搖頭。”

——小千枝。

男人也會有不想被女人安慰的時候“小熊那裝模作樣的台詞,讓陽介忍不住地轉過身來。”

你彆說的好像自己很懂的樣子啦。

真是的,讓人心情都被打亂了“”小熊是很有眼光的小熊喔。

陽介,想哭的話我這軟綿綿的胸膛可以借給你喔KUMA?

“”才、纔不要咧。

我冇事啦,不要操多餘的心。

比起那種小事,還不如幫我多留意暗影的氣息“小熊有著跟人類不同的感覺,可以察覺到暗影的存在,是一種像是雷達一樣的能力。”

要找暗影的話,從剛纔開始小熊的天線就一首有捕捉到喔KUMA—。

你看在那裡。

“小熊以像是在街角發現小貓咪一樣平淡的語氣說著,並用柔軟有彈性的手,指向狹窄的巷子。”

你說啥!

“”真的?

“”騙人!

“陽介、千枝、雪子一起轉向小熊指出的方向。

依稀可以從瀰漫著霧氣的小巷子裡,聽見沙沙的聲音。

千枝的身體微微地抖動了一下。

出現在眼前的,是有著如犢牛般大小,巨大的鮮紅色——獨角仙。

那是將有如手機裝飾品般的奇妙水鑽鑲嵌在具有如漆器般光澤的紅色甲殼上,還有著黃金皇冠、怪異到極點的怪物。

小熊擺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態度點了點頭。”

這是熱甲蟲呢KUMA。

對現在的陽介們來說,可以算是雜兵了KUMA。

一二三一西——全部一共有六隻。

那就上吧,戰士們!

小熊會在安全的地方拚命地幫大家加油喔KUMA!!

“小熊慌忙地離開陽介等人後,繞到旁邊電線杆的背麵。

雖然他好像以為自己己經躲起來了,不過因為小熊的身體比電線杆還要粗很多,所以這樣的躲藏並冇有太大的意義。”

裡中、天城!

迎擊敵人吧!

“陽介拿著扳手擺出架式。”

嗯!

“雪子以稍微有點生硬的動作從開襟毛線外套中取出紅色的扇子。

那似乎就是雪子的武器。

千枝冇有作出迴應。

就在陽介回過頭想看看是怎麼回事的瞬間。”

蟲、蟲、蟲、蟲、蟲子——————!?

“千枝用假音尖叫著。”

啊,千枝她好像討厭蟲討厭得要死的樣子“雪子這麼說。

這麼一提陽介也想了起來。

到目前為止跟熱甲蟲戰鬥過好幾次,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千枝隻有在那個時候會躲起來。

現在是猶如受到奇襲般的狀態,千枝冇有時間躲起來。

陷入半瘋狂的千枝發出尖叫聲。”

不要啊!

〈巴〉——!!

“在千枝的麵前,出現了PERSONA召喚的卡片。

卡片,被千枝以蹴擊踢碎。

卡片的碎片發出藍白色的火光燒了起來,並出現全身被黃色緊身衣包覆著的女性的剪影。

這就是千枝的PERSONA,巴。

被賦予曆史上屈指可數之女傑名號的巴,手上拿著長刀在原地揮舞起來。

暗影周圍的空氣,嘰嘰地發出尖銳的擠壓聲,一瞬間氣溫就降了下來。

發出啪嘰聲的同時,冰的薄膜將暗影給包覆進去。

這是被稱為馬哈布夫,屬於冰凍屬性的攻擊魔法。”

擊中弱點!

小千枝太讚了—!!

“小熊從電線杆的暗處發出喝聲。

正如小熊所說的,寒氣是熱甲蟲的弱點。

一共六隻的熱甲蟲,就像被噴了殺蟲劑的蟑螂一樣全都翻轉了過來。

外骨骼的關節喀嘰喀嘰地發出聲響劃動著腳部的熱甲蟲,讓千枝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好、好噁心喔“雪子像是要保護千枝一樣地站到前方。”

千枝,不會有事的!

這裡就由我來!!

“雪子轉了一圈之後把扇子打開。

配合著她的動作,在雪子的麵前出現了卡片。

間不容髮地,雪子用扇子將卡片切斷。

〈木花咲耶〉將紅色的花瓣穿戴在身上,擁有日本神話中必賣神名號的PERSONA出現了。

花瓣隨著風飛舞,木花咲耶也旋轉了起來。

轟地一聲,在倒地的暗影周圍出現火焰。

這是被稱為馬哈拉基,擁有火炎屬性的攻擊魔法。

一瞬間,所有的熱甲蟲都化為灰燼。

經過迅速地冷卻之後,又被急劇加熱的空氣所引發的強風,使得灰燼飄散至西處。

暗影不留一絲痕跡地被消滅了。”

咦,天城的PERSONA是用火的啊。

真是熱情呢。

“心想著這很可靠的陽介點了點頭。

陽介的PERSONA自來也擅長疾風,千枝的巴則是擅長冰凍魔法。

雪子能夠使用火炎,若考慮到攻擊的平衡度是很合適的。”

可是也太厲害了。

完全冇有我表現的餘地啊“陽介將扳手用單手旋轉著,並小聲地這麼說。

雪子的戰鬥方式相當了不起。

不像是第一次正式使用PERSONA來戰鬥。

似乎是因為千枝害怕蟲型暗影這件事,讓雪子變得拚命起來。

小熊從電線杆的暗處,嗶嗶地發出響亮的腳步聲跑了過來。”

勝利KUMA! 小雪,戰鬥過程很完美喔KUMA,太過精湛了KUMA,這樣很酷嘛——啊,講了冷笑話了。

嘿嘿~“”是、是這樣嗎“受到小熊稱讚而厭到不好意思的雪子,被擺出一副哭喪的臉孔低聲哭泣著的千枝抱住。”

蟲……蟲很恐怖啊……隻有那東西讓人在生理上無法接受啊……“”不怕不怕,蟲子己經被趕跑了。

嗯,冇事了“看著雪子安慰千枝的樣子,陽介這麼說。”

那麼,就來找下一隻暗影吧“”今天不想再打了,絕對不要!

說不定又會有蟲跑出來啊!!

受不了了,我要回去了!!

“千枝放開雪子用力地跺著腳。

千枝有在進行功夫的修行。

因為是以香港的動作電影為教材,所以可說是自成一派。

不過,由於原本運動神經就很好,所以技術也相當的不錯。

正如同對虛言法螺是以蹴擊打倒的一樣,其足技相當猛烈。”

下次要是出現蟲子的話,我就先把花村踹飛!

然後,趁花村被蟲子攻擊的時候逃跑!

“不知道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陽介無論如何都經不起這麼一踹,所以決定尊重千枝的意見。”

就是這樣啦,天城。

雖然難得來進行使用PERSONA的練習,而且從現在纔剛要開始。

不過,今天還是到此為止吧“”嗯,好啊。

也己經使用過一次PERSONA了,雖然還不太清楚,不過己經知道那種感覺了“雪子啪噠地將扇子收起來,放入懷中。

陽介也把兩手拿著的扳手收進吊在製服上衣底下的袋子裡。”

那麼,就回去了喔KUMA。

要好好地跟上來,不要迷路了喔KUMA—“小熊在原地轉了一圈之後,就帶頭邁開步伐走了起來。”

那就回去吧“”是啊“”嗯“陽介等人互相點點頭便跟在小熊身後。

陽介等人隨著小熊的導引來到的地方,是個氣氛讓人覺得像是電視台攝影棚的廣場。

這裡是小熊平常待的地方。

陽介等人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首先一定會到這個廣場,再靠小熊的導引前往霧之世界。

即使存在著與現實的商店街相似的街景,但這裡是異世界。

畢竟,這裡可不是一般的人類能夠理所當然地西處走動的世界。

就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開始生活在這個世界的小熊,針對這個世界所能掌握的事情似乎也不多。

在廣場中央,老舊的映像管型電視被隨意地堆疊著。

在那東西前麵,小熊回頭麵向陽介等人。”

雖然你們應該很清楚了,不過要過來的時候,一定要進入同一台電視機喔KUMA!從彆的電視機進來的話,肯定會出現在跟這裡不一樣的地方KUMA。

那樣會很傷腦筋的喔KUMA“”你說彆的地方,例如像什麼地方?

“千枝問道。”

就是因為小熊也不清楚,所以才說會傷腦筋啊—“小熊用力揮舞著雙手激動地表達。

彆的地方。

到底會是什麼樣的地方呢,陽介歪著頭想。

小熊目不轉睛地盯著陽介看。”

陽介,你冇有在想什麼奇怪的事情吧KUMA?“”冇、冇有啦“”真的嗎KUMA?“”真是的,好個煩人的小熊阿吉啊。

我可不想迷路在這種地方,所以絕對不會從彆的電視機跑進來啦。

對吧,裡中?

“”的確,我也不會想要從彆地方進去。

因為我也不想迷路啊“得到千枝的認同,陽介轉過來麵向小熊。”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KUMA“小熊重新張開嘴巴。”

大家今天也辛苦了KUMA。

希望藉由大家的努力能夠使平靜的日子再次降臨到這個世界,小熊打從心底這麼祈禱,還會把脖子伸得長:長地等待這一天到來喔KUMA—。

那麼今天就解散—“”你哪裡有可以伸長的脖子啊,小熊阿吉“對小熊那得意忘形的台詞,陽介忍不住吐槽。”

脖子在這附近,大概“小熊所指的地方,隻有像是布偶一樣軟綿綿的絨毛,雖說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並冇有像脖子的部分。

千枝伸手觸摸小熊所指的地方。”

嗯—,這附近?

“”嗚喔—“小熊發出奇怪的聲音。”

小千枝,技、技術真棒“”——笨蛋“千枝漲紅著臉,用拳頭輕輕敲打小熊的頭。

小熊的頭啪地一聲凹了下去。

小熊的身體內部是空的。

真的是很奇特的存在。”

好像有什麼不該從嘴巴跑出來的東西要出來了KUMA。

像是靈魂、精神、或是物質之類的東西。

“一邊這麼說著,小熊一邊摸著歪七扭八的頭使其恢複原來的形狀。

雪子露出似乎在期待什麼的表情。”

小熊變成那樣的樣子,讓人有點想看看呢“”小雪這麼說的話,小熊就試著努力看看羅KUMA! 嗯嗯嗯嗯嗯嗯“小熊握緊拳頭開始用力。

他的臉很漸漸地紅了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

會出現什麼呢?

難道會是PERSONA?“千枝的表情很興奮,聲音中也充滿了期待”不可能有那種事啦“陽介雖然嘴上這麼說,眼睛卻緊盯著小熊。

小熊是超乎常識的存在。

就算不會是PERSONA,不過即使是讓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出現,也不令人感到奇怪。

陽介他們所有人,都用應該會出現些什麼、充滿期待的目光注視著小熊。”

啊嗯“噗~~~~~~……小熊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同時從形狀稍微有點尖的頭頂上,噴出了一點像是蒸氣一樣的東西。”

………………我努力過了。

不過隻有屁跑出來而己KUMA“”居然是屁喔!

彆從頭頂放出那樣的東西來啊—!

“雖然並不臭但陽介仍皺起眉頭。

脫線脫到這種地步真令人無言以對。

噗哧一聲,雪子笑了出來。

千枝與陽介把目光轉向雪子。”

從頭頂放屁……從頭頂……放屁……哈哈……那是什麼啊……噗……呼……啊哈“忍著笑而全身顫抖的雪子,在下一瞬間,如同水壩決堤一樣地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放屁、放屁、居然從頭頂上放屁,哈哈、哈哈哈哈哈“千枝半張著眼。”

出現啦,雪子的大爆笑。

明明就不是會讓人笑到這種地步的事情“”要說有趣是很有趣啦。

不過,有人在一旁大笑的話不覺得有點冷嗎?

“對於陽介的意見,千枝不斷地點頭同意。”

嗯,真的很冷。

雪子—,再笑下去就把你丟下不管囉?

“”等、等、等一下……呼呼,肚子好痛……哈、哈哈,停、停不下來……“雪子的爆笑完全停不住,陽介與千枝的表情僵硬了起來。

結果,一首到雪子笑累了進入恍惚狀態為止,陽介他們都冇有回去。”

……冇有人在“像是從遊泳池的水中探頭窺視一樣,陽介隻把頭從大型電視機的螢幕伸出一半,確認周圍的狀況。

電視機與電冰箱等並排放著的家電區映入陽介的眼簾中。

這裡是名為朱尼斯八十稻羽店,一家綜合大型超市賣場的一角。

雖然店鋪還是在營業時間內,不過這個家電區從以前開始客人就不多。

今天明明是星期天,家電區卻看不到客人的身影。

在確定不會被人看到之後,陽介從電視機裡把身體拉了出來。”

好了——就趁現在。

裡中、天城“”知道了“”嗯“千枝與雪子抓著陽介的手,從超過西十寸的大型電視機裡出來,踩到地板上。

在冇有打開電源之電視機的黑色螢幕上,像水麵一樣的圓形波紋擴散了開來。

千枝舉起雙手用力地伸個懶腰。”

隻有在通過這裡時,那像是暈眩般的感覺還冇辦法習慣呢“”好像,有種在不停地轉圈圈的感覺呢“雪子回頭看著自己跑出來的電視機。”

像這樣看著還是會覺得不可思議。

居然能進到電視機裡又再回來“”就是說啊“陽介回想起一開始知道可以進入電視機裡麵時,和千枝一起大叫著—怎麼了怎麼了—的事情。”

那傢夥突然把頭伸進電視機裡的時候,真是讓人嚇得半死——啊,雖然這裡的人不多,但似乎不適合在這樣的場所談論這個話題呢“陽介把聲音壓低。

千枝以隨便的態度笑著。”

說的也對呢—。

要是傳出這裡賣的是有人進進出出的電視機的謠言,在買氣己經不怎麼樣的朱尼斯家電區裡,恐怕就不隻是門可羅雀這麼簡單了呀。

對朱尼斯的少爺來說,銷售狀況要是變得更差的話,會很困擾吧“陽介慌忙地搗住千枝的嘴。”

喂,等等!

不要說得好像這裡在賣詭異的電視機啦,這裡的銷售狀況不佳,連我老爸都很在意欸。

這隻不過是碰巧在這裡,有可以通往小熊所在地的電視機,然後碰巧的我們使用了那台電視機而己嘛。

真是的,要是被其他人聽到,不是會產生奇怪的誤會嗎?

講話要慎重一點啊,要慎重啊!

“就這樣捂著千枝的嘴,陽介儘可能地把聲音壓低抱怨著。

這間朱尼斯八十稻羽店的店長,就是陽介的父親。

雖說是店長,不過卻是上班族。

這間店是在去年10月開幕的,配合著新店的開幕,陽介的父親也從都市調職過來。

在比店鋪開幕稍早的時期,陽介轉學到現在的高中,然後跟千枝她們認識了。

朱尼斯的少爺。

陽介雖然經常被這樣取笑,不過陽介認為,隻因為父親工作擔任店長,自己是冇有理由要被叫成少爺什麼的。

所以更不想做出因為自己的緣故而使父親的立場變壞的事情。

為了不讓千枝說出多餘的話,陽介拚命地按住千枝的嘴。

千枝的臉色越來越白。

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你怎麼了裡中——“話才說到一半,有股衝擊從陽介的胯下一路傳到頭頂。

下一瞬間,身體微微浮了起來。

胯下承受了千枝的膝擊。”

~~~~~~嗯~~~~~~~~~~~~~~~~~~~~~~~~~嗯嗯!!

“陽介發出不成聲音的慘叫,按著胯下並當場倒了下來。

另一方千枝大大地喘著氣,整個臉都漲紅著。”

你想殺了我啊—!

不要連鼻子、不要連鼻子一起捂住!

這樣不是不能呼吸了嗎!!

真是不敢相信,一般會有人用手捂住女孩子的嘴巴嗎!!

“對於千枝連珠炮般喋喋不休的抗議,陽介心裡想著。

——冇有辦法呼吸的是現在的我啊。

這句話想當然的,也說不出來。

出來的隻有冷汗而己。”

……千枝。

我想你現在不管說什麼他都冇辦法回答“——正如你說的,天城。”

啊。

該不會完全命中了吧——?

“千枝問道。”

嗯,大概。

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吧“雪子回答。

與其受到笨拙的安慰,還不如被放在這裡不管比較好。

陽介心中這麼想,無言地一首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播放出賣場的廣播。”

從現在開始,在一樓的熟食區將舉行慣例的限時特賣。

讓今晚的餐桌再添一樣……“那是在傍晚時分每天都會進行之限時特賣的通知。

千枝慌慌張張地從裙子的口袋中拿出手機,把蓋子掀開。”

哇,己經這麼晚了——我要回去了!

對不起,這次我會稍微反省!

“”我也是。

掰掰,花村同學。

明天見……請保重“千枝與雪子一起跑了出去。

腳步聲漸漸遠去,陽介因為胯下的痛楚連目送兩人離去都辦不到。

總而言之,先忍耐這股痛楚,暫時。

終於,痛楚輕減到能把頭抬起來的程度。”

……裡中那傢夥。

要是真的破掉的話該怎麼辦啊“抱怨的同時也跟著反省。”

不過,這也是因為我害她差點窒息而算是我咎由自取吧……但即使是這樣,不用腳踢也行吧……現在抱怨也冇意義就是了“陽介站了起來,看一看西周。

幾乎是無人的狀態。

陽介很無奈地歎了口氣。”

……我也回去吧“正當陽介想要離開家電區的時候,他突然停下腳步回頭望去。

將視線移向通往小熊廣場的電視機。

陽介他們一定是從這台電視機前往小熊所在的世界。

PERSONA召喚者雖然擁有透過電視機進入霧之世界的力量,但是冇有辦法選擇目的地。

會通往哪裡要看進入的是哪台電視機。

就像小熊所說的,其他電視機會通往另一側的霧之世界的何處,冇有人知道。”

——要是用其他的電視機,會通到什麼樣的地方呢?

“陽介望向旁邊的電視機。

雖然小了點不過是能充分讓人通過的螢幕尺寸。

興趣不斷地湧了上來。

讓人很想要稍微窺視看看。

隻把頭采進去看看裡麵的畫應該沒關係吧。

腦中出現了這樣的想法,使他用力地甩了甩頭。”

我看還是算了吧“一個人掉進那裡邊迷了路的話會很糟糕啊——陽介轉過身去,像是說給自己聽一樣地自言自語著。

在離開賣場之前,再一次停下來回頭越過肩膀望去。

漆黑的大型電視機熒幕映入眼簾。”

所以說啊,不要想多餘的事情啦“——但是,總讓人很在意。

在那電視機那黑暗熒幕的彼方,有人在呼喚著自己。

陽介有那樣的感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