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輕啟動的緋紅的唇,低著頭蹭過他的臉,附在他的耳邊,輕輕地吐納了口氣,引起了身下的他輕輕地戰栗,接下來是冰冷滲寒的聲音:“傅副官,被當臥底的滋味,如何呢?”

金釵己然使出…傅融的瞳孔微張,身軀顫動“不,也許我該叫你——司馬懿”血流淌浸著身下的寢衣,滴嗒在冰冷的地麵。

——————漢室王朝終將傾頹,新的城池攻破,死守城門的王被俘獲,捕獲對方首領,念及王上可能有用,於是抓了活的,被帶回洛陽麵見主公。

攻城而大獲全勝,自然要宴飲論賞。

宴畢之後,一改滾燙的熱鬨,此次出戰的首領被扶著搖搖晃晃地同同僚離開,同跟隨首將出戰的軍師說,又說起這次的戰役,乍舌輕歎:“這座城池的王將也算是個人物,寧死守城,硬是撐到了最後。”

“是啊,不知是否使出懷柔之計能為我們所用…應該有利於…”攻打廣陵時,是逢多麵夾擊,兵與糧草不足,兵臨城下且勢力懸殊,己冇有成功的可能,疏散托付了百姓與江東,卻自己守城。

此次雖勝,但傳唱廣陵王的歌謠己至於洛陽。

那人從歌宴而出,及至門口未向前,靜靜聽著幾人所說,幾人漸行遠己無聲,隻留他獨身空寂廊外,久久站立才離去。

他推開了門,運籌帷幄謀算天下的一霸之主的內殿與世人以為的有所不同,裡麵放置的不是敵國的王印,毒物武器,也不是搜刮納貢天下之中奇珍異寶,反而是素淨清雅的農家小院,院中種了一顆柚子樹,樹下有石桌,旁邊還有一個小小的狗屋,見主人前來,白狗興奮不己地迎接,向主人撒嬌討嬌,他時常彎腰迴應小狗的舔抿。

司馬懿總是刻意弱化這處的存在感,平日裡不許彆人靠近,在外他是不苟言笑,執掌生殺大權的主上,但每當他處理完公務或者戰事艱難時他總會來小院中靜坐。

侍從按照要求把她安置在這裡,她宛如輕鳶折翼,身受重傷,精神萎靡,走近才能體察到她的氣息。

戰爭向來無情,尤其是對落敗者。

失守城池的國王更是第一個被誅殺示眾的對象,她如今這樣一路被帶回,一定吃了不少苦頭。

身受傷纏滿繃帶,眼睛未能視物,他讓人將她挪到內寢,司馬懿擔憂秘辛泄露,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份不穩定因素,於是對她的照顧皆親力親為,悉心照料非凡。

他見到上下都受了重傷,擔憂甚重,於是司馬懿重金廣昭天下神醫。

左右舉薦一位遊世巫婆,巫婆自稱李衣,遊曆所長的巫法是濟人性命“哎呀呀,傷的這麼重啊。”

她被接至院子中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還好遇見了李婆我啊,世上有我這般能救治凡人的巫婆可不多,我遊曆西方研製采集草藥,她可真是幸運,能救她的藥,嘿嘿,我正巧有”在李婆的照顧下,她逐漸痊癒,隻是眼睛尚未康複,他有些囁嚅地提議要不後治眼睛,李婆心想這人真是奇怪,花重金尋草藥來找人治療,卻又說不著急治眼睛。

正逢春天,她的病果真有了好轉,春風寂寞搖映著樹影,摩挲著人的肌膚,蜷縮濃鬱三分,但不是生機勃勃或春意盎然,是逢天下仍亂,今年春天總是籠罩著陰鬱之氣。

他隔遠處看她,黑髮簌簌的散落,白色紗錦矇眼,孤身一人在院落裡逗狗,她如同那顆柚子樹一般,孤零零地被囚在這裡,很安靜,雖然未至夕陽,卻顯露出一片絕望的死意,小狗舔抿她的手,她浮現出了微笑,似乎短暫地忘記了痛苦。

她的臉因為生病有些消瘦,目未能視物,有了鴻蒙初識的美,近乎神性為她增添了幾分破碎與脫俗;褪去平日的諸多暗器與具有堅硬的金屬帶扣的常服,換上的是方便穿脫的鬆散茶服,淺淡顏色,衣服花紋內斂,宛若桃花嬌羞輕合,小荷才露,舉手投足間無俗媚,利落流轉。

他想:即使她冇有做廣陵王,真正做女子度過一生,想必也會因驚世的美貌而被世人銘記。

他在廊下站立,沉默。

良久,她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視線,疑惑朝他這邊抬頭看,自然是什麼都看不到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