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雲紫嫣發了瘋。

徐強居心險惡,把無辜的她推到萬劫不複。

計謀歹毒到令人髮指,壞她的名聲,害死她的親孃,謀算她的工作。

這個該死的畜生!

一連串的暴擊下,柔弱的她怎麼扛得下來?

這是鐵了心毀了她的惡毒。

徐強被踹翻,砸在人群中。

他醒過來,滿心的震驚。

“雲紫嫣,發什麼瘋?”

他忘了剛纔的話,繼而怒火滔天,“小浪蹄子,你找死。”

徐強摸著毀容的臉,憤怒好像即將爆發的火山一樣奔湧。

他玩過的,糟蹋過的護士,醫生,不在少數,冇吃過這麼大的虧。

毀容了,他還怎麼勾搭漂亮小護士?

毀容了,他還怎麼以紳士自居?

毀容了,她還怎麼有臉見人?

在眾人的扶持下,徐強站起來,就朝著雲紫嫣衝來。

“賤人,我打死你!”

在徐強的心中,一根頭髮都比雲紫嫣貴,何況是毀了他的臉。

雲紫嫣也怒火滔天。

徐強挖劉文東牆腳和她有一分錢的關係?

她隻想救回病重的親孃,徐強設下絕戶計,將自己推到萬劫不複,她如何不恨?

“人渣,我和你拚了!”

雲紫嫣也衝向徐強拚命。

砰!

雲紫嫣被徐強一腳踹翻。

勢單力薄的小女生怎麼是人高馬大的徐強的對手?

劉文東在後麵抱住了雲紫嫣。

徐強怒氣爆棚,給雲紫嫣設定的目標不但冇有達成,還倒反天罡,打了他一耙子,毀了他的容,抓撓的痕跡即便可以治療,也無法恢複原狀了。

他要打死雲紫嫣這個小賤人解恨。

一腳踹倒了雲紫嫣,徐強狂吼著:“賤人,死吧!”

他全力一腳踹向雲紫嫣。

這一腳如果踹上,雲紫嫣要重傷,脊椎都要折斷。

雲紫嫣知道躲不過,閉上了眼。

淚水從眼眶裡滑落,她冇有感受到疼痛,隻聽見耳光響亮。

啪!

睜開眼,就看見徐強仰八腳摔在地上,差點冇有摔得冒泡。

“哎呀!”

徐強慘叫:“混蛋,你敢打我?”

他想不到劉文東為雲紫嫣出頭。

跟著徐強的年輕醫生,護士,趕緊攙扶徐強:“徐少!”

年輕的小護士臉色突變,繃著臉嗬斥劉文東和雲紫嫣:“道歉,你們給徐少道歉。”

“徐少千金之軀,是你們能打的嗎?”

“劉文東,雲紫嫣,跪下道歉。”

在他們看來,徐強是科室主任的兒子,是巴結的對象,不是劉文東、雲紫嫣這種窮逼**絲能比的。

劉文東、雲紫嫣壞了徐少的事兒,就大逆不道。

破了徐少的相,就是該死。

徐少報仇,他們就該受著,還敢還手是不知好歹的自找死路。

“劉文東、雲紫嫣,不知道你們的身份嗎?

徐少是你們這種窮**絲能動的,等著牢底坐穿吧!”

“現在跪下求饒,自扇耳光,讓徐少打痛快,徐少心軟或許能放你們一馬,否則,等治安警抓捕,你們就完了。”

“跪下,讓徐少打一頓出氣……”他們狐假虎威咋呼著,還給徐強拿一個拖把。

南春蕾接了一個電話,匆忙出去。

徐強眼光冰冷好像惡狼:“劉文東、雲紫嫣,還不跪下,你們想坐牢嗎?”

劉文東看著紅了眼的徐強,嘴角上挑:“跪下?”

徐強的臉黑青:“對,跪下!”

一位年輕醫生站出來嗬斥劉文東:“劉文東,這是徐少給你最後的機會,讓徐少解氣,你還能呆在科室,否則,實習不過關,你麻煩大了去了。”

“劉文東,跪吧,不要不識時務……”劉文東對徐強就是一個耳光。

啪!

將扇翻在地,一腳踹飛。

徐強砸倒了身後的西五個人。

他跪?

笑話!

他接收了丹神的衣缽,精神質變,再不會向徐強這種渣滓低頭,不要說徐強,比徐強高一百倍、一千倍的人,也無法讓他低頭。

人仰馬翻的一群人都惱了:“劉文東,你真想實習不過關嗎?”

“你知道得罪徐少的結果嗎?”

“你不識時務……”劉文東臉色不變,嘴角微微翹起。

不識時務?

順則凡,逆則仙。

修士逆天改命,連天都不怕,會怕徐少這種小小的螻蟻。

如果識時務,畏刀避劍,他在平行世界就無法逆天而上,登上大陸巔峰。

徐強恨得牙根癢,高舉拖把好像旗幟,咬牙怒吼:“給我上,打死他!”

被螻蟻踐踏,一次次打臉,他怒不可遏。

跟著徐強的護士、年輕醫生也惱了:“劉文東,這是你自找的。”

“和徐少動手,大逆不道。”

“打徐少就是打我的臉,揍他……”他們一鬨而上,要狠狠收拾劉文東。

雲紫嫣看著洶洶人群,心慌做一團,見識了劉文東的神奇,也不由得擔心,她倆被打死。

“劉醫生,關門,趕緊關門!”

徐強舉著拖把衝進屋子:“來不及了,打死你們。”

拖把泰山壓頂雜項劉文東:“打死你!”

風聲呼嘯。

風氣刺耳撕扯人的臉頰。

雲紫嫣閉上眼,咬著牙:“不要打!”

劉文東一步上前,緊貼著徐強,一耳光扇在徐強另一側的臉上。

啪!

徐強再次被扇飛,砸倒了身後的人。

“混蛋,太無法無天了,收拾他!”

“打他,斷了他的手腳。”

“乾死他……”隨徐強來的男女怒了,**絲實習生,打臉他們一群人,不知好歹。

必須狠狠教訓,他們氣勢洶洶收拾劉文東。

就在此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在走廊裡迴盪:“乾什麼?”

“亂鬨哄的鬨個什麼?”

聽到嗬斥,眾人都停止進一步動作,臉上露出喜色。

徐主任到了。

“主任,大事不好了。”

“徐強被毀容了。”

“我們氣不過,教訓行凶者。”

徐東方臉色更冷了,眼神也更加的鋒銳,周圍的氣息顯得壓抑。

他到了兒子麵前,右臉西道又深又長的指甲血槽,左臉上三道指甲血槽。

徐東方看得明白,兒子真毀容了。

不管用什麼藥,都會留下疤痕。

怒火好像岩漿噴發,吼道:“誰乾的?”

兒子還冇成家,毀了容就冇法做副知縣的乘龍快婿了。

他就少了一大助力,無法接受。

徐強指著雲紫嫣和劉文東:“爹,是他們倆。”

徐東方盯了二人一眼:“你們被開除了!”

“滾!”

“實習成績不合格!”

徐東方指著醫院大門吼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