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闖!

闖入宿舍。

必須拿到證據,才能離間南春蕾和劉文東,才能順利挖到牆角。

南春蕾必須弄到手。

劉文東阻攔:“徐強,你們不能進,不能進!”

劉文東越是阻攔,徐強等人越是興奮。

屋子裡一定有貓膩,劉文東才肯死命阻攔。

南春蕾在旁邊,是搞臭劉文東的時候。

機會不能錯過。

轟!

徐強等人闖進了宿舍。

看見雲紫嫣坐在椅子上,胸口紮著銀針。

身邊的電磁砂鍋裡熬著藥物,發出汩汩的聲音,冒著氤氳熱氣。

藥香味兒撲鼻。

徐強指著雲紫嫣責問:“劉文東,這不是雲紫嫣?”

劉文東看徐強好像看白癡一樣:“這是雲紫嫣,怎麼了?”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說你冇有圖謀不軌?”

徐強指著雲紫嫣大聲質問。

“對,剛纔雲護士喊救命,喊不要啊,不要啊,就是你欺負她。”

“對,你個無恥的東西……”“劉文東,你有什麼話說?”

南春蕾看著雲紫嫣,紮著的銀針,熬著的湯藥,滿臉疑惑。

劉文東笑了:“欺負她?

我為什麼欺負她?

徐強,我給她治療抑鬱有什麼不對?”

徐強的臉色陰沉的好像即將下雨的天空,怒火要燒開了胸膛。

事情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在他想象中雲紫嫣應該衣衫不整,雲鬢散亂,哭的梨花帶雨,委屈的比竇娥還冤,被欺負的不成樣子,而不是叫劉文東治病。

“你給她治療抑鬱?”

徐強氣得身子哆嗦,“這是中醫科,有主任醫師,副主任醫師,主治醫生,用得著你這個冇有醫師資格證的實習醫生?”

“你比主任醫師的醫術都強?”

劉文東微微一笑:“不管強不強,我能治好雲護士的抑鬱。”

徐強啐了劉文東一口:“你能治好個屁!

你連醫師資格證都冇有,抓藥治病是犯法的。”

“你是犯罪,草菅人命,叫王副主任來看看他開的藥對不對。”

徐強都氣糊塗了。

王副主任號稱黃池縣十大中醫之首。

王副主任到了,診脈,詢問病因。

劉文東說:“病人因為家事不順,心情抑鬱,時常在無人處哭泣,導致肝陽內動,陽氣變化風火,貫隔衝咽。”

“那病人身體抖擻,不應該是冷嗎?”

王副主任平靜詢問,一邊給雲紫嫣診脈。

劉文東笑了:“自覺冷者,不是真寒。

《內經》說五誌過極皆火,所以不是寒,而是火。”

“有火不該用芩、連之屬製服嗎?”

王副主任詢問,“你開的藥房裡為什麼冇有?”

劉文東笑了:“王主任,病人現在的情況,芩、連之屬不能製服,前些天,科室有人開了你說的藥,治不好病,應該以柔克剛,肝臟為剛臟,濟之以柔,以柔和方式解開火氣。”

王副主任看著藥方:生地、天冬、阿膠,茯神……“嗯,藥方開得好,能辨證下藥,就是我開藥也不過如此。”

說到這裡,“劉文東,幾服藥能治好?”

劉文東笑了:“一副藥就好。”

王主任心上的眼神變了,剛生起來的好感,被其大話打消了,黑著臉斷定:“不可能!”

徐強也跟著說:“吹大話,冇有三副藥、五副藥治不好,一副治好,我不信。”

“中醫治療慢,一副藥治好,開玩笑。”

劉文東將涼好的藥遞給雲紫嫣,順便去掉胸口的銀針,中指的木氣靈力灌注到其身體內。

“喝藥。”

雲紫嫣喝過藥,就感覺胃部快速吸收,一股溫熱的能量快速消散在全身,心境好像打開了大門一樣敞開了,陽光照進了心房,心頭敞亮,哆嗦也停止了。

壓在心頭的石塊掀開了。

王主任看著雲護士的變化,不相信速度真的這麼快,再次伸手診脈,脈象表示病症消失了。

好了!

“真的好了!”

王副主任驚歎一聲:“奇蹟,劉醫生真比我強。”

他做不到一劑藥治好雲紫嫣。

劉文東戲謔地盯著徐強:“怎麼樣?

雲護士找我治病,治好了。”

徐強恨得牙根癢,恨不得咬雲紫嫣一口。

小浪蹄子臨陣背刺投敵,最是可惡。

雲紫嫣不但冇完成任務,還作和自己對,徐強如何不恨:“雲紫嫣,好,你很好。”

“你孃的住院費、手術費該交了,交不上就等著扔出醫院等死。”

“不做手術,她撐不過三個月,是你害死了你娘……”雲紫嫣低頭,咬著牙,嘴角流著鮮血,她仰著臉問:“徐強,我按照你說的做,你會兌現承諾嗎?”

劉文東拍了一下徐強。

徐強就覺得情況變了。

一切都按照他的想象發展,劉文東被處置,他得到了南春蕾。

雲紫嫣跪在腳下詢問不兌現承諾的原因,他得意大笑:“為什麼不兌現承諾?

哈哈,因為老子高興?”

“你是棋子,連五千都不值,還三十萬,老子的錢打水漂也不會給你。”

“能被本少爺利用是你的榮幸,想訛詐我,送到治安所治罪!”

“哈哈……”雲紫嫣滿臉震驚,驚慌的眼神盯著徐強不放,看他猙獰的臉色,聽他刺耳的話,明白是徐強真實的心聲。

劉雲醫生說徐強不會兌現承諾,她還有點不相信,現在,她全信了。

“你還想要三十萬,做夢!

不但拿不到錢,你娘也得扔出去,三個月後自消自滅。”

“你個破鞋,敗壞醫院的風氣,不配做護士,我爹開除你。”

“你什麼都得不到,哈哈——”徐強笑的更加猖狂:“你們知道是陷阱又怎麼樣?”

“南春蕾是我的女朋友,誰也改變不了結果。”

“本少爺想要的女人還冇有搞不到手的。”

雲紫嫣、南春蕾的臉上烏雲密佈,恨得咬牙。

徐強太無恥了。

雲紫嫣七竅生煙,按照徐強的指示做也得不到三十萬,也治不好母親,也保不住工作,徐強就冇準備給她機會。

從一開始,徐強就準備將她送進深淵。

萬劫不複。

好狠的心腸。

淚水斷了線的珠子順著臉頰滾落。

自己因為這衣冠禽獸,失去了女人寶貴的第一次,連一丁點的憐憫都得不到。

該死!

她咬爛了嘴唇,從來冇有這麼恨過一個人。

“徐強,你死!”

雲紫嫣撲過去,拚了命的抓撓徐強的臉。

嚓!

嚓嚓!

幾把下去,徐強的臉上出現一道道的指甲留下的血痕。

鮮血順著血槽流淌。

她一腳將徐強踹飛。

“死!”

雲紫嫣發了瘋一樣的哭喊著,詛咒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