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嘩嘩!

嘩嘩!!

洗澡水落地的聲音傳到雲紫嫣的耳朵中,清越響亮,淚水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滾落。

她要多麼憋屈,就有多麼憋屈。

要多麼冤枉,就有多麼的冤枉。

偷雞不成失把米,是為她量身定做的成語。

劉文東知道前因後果,栽贓還行得通嗎?

那一抹殷紅越加的殷紅,她也不打算利用劉文東達成目標了。

走!

她穿好衣服想坐起來。

砰!

腦袋狠狠撞了一下,疼的她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她伸手摸摸,無形的壁障包裹著,她出不去。

“這……”“怎麼可能?”

白日見鬼。

明明什麼都看不見,為什麼有無形的牆壁擋著她?

花灑的水澆在劉文東的身上,沖走雜質。

根據腦海的記憶,劉文東運轉了丹田裡的靈氣,煉氣十二重,服用築基丹就能進入築基境。

現在的他可以動用一些修仙的能力,比如製作符籙,煉製丹藥,煉製兵器,控製飛劍等。

平行世界是煉丹大能,號稱為丹神,名頭響徹了那個大陸,是平行世界修士最最巔峰的那一小撮,現如今,煉氣十二重修士能掌握的記憶都銘刻在劉文東的腦海裡。

讀取記憶,劉文東的氣質也發生了改變。

如果不是碰巧遇到了雲紫嫣,他無法封印平行世界傳遞的能量和記憶。

雲紫嫣幫了他。

靈力震盪,身子乾爽。

穿好衣服,劉文東站在雲紫嫣的麵前。

他要和雲紫嫣談談。

……宿舍外。

徐強派人盯著。

有人彙報:“強哥,南春蕾來了。”

徐強的嘴角翹起。

南春蕾,劉文東的女朋友,也是平原醫學院的最美校花。

精緻到令人心痛的臉頰,配上烏黑髮亮的長髮,再加上S型身材,令太多女生垂涎的大長腿,標準的颯爽美女。

見南春蕾第一麵,徐強就淪陷了。

娶南春蕾做媳婦,減壽三十年,他也願意。

令徐強最吃驚的是,南春蕾是實習醫生劉文東的女朋友。

鮮花插在牛糞上。

他查過劉文東的背景,山村出來的**絲,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他自覺得比劉文東帥,比劉文東有錢,比劉文東有靠山,父親是醫院中醫科主任,掌管中醫科。

憑什麼南春蕾的男朋友是劉文東?

憑什麼兩人的感情很好?

憑什麼南春蕾看上了劉文東這個**絲?

他不服。

因此就安排了雲紫嫣,搞臭劉文東。

就在此時,尖叫聲從宿舍傳出:“啊——”聲音在走廊裡迴盪。

徐強帶著五六個年輕人,奔赴到劉文東的宿舍,隔著門還聽到雲紫嫣喊:“劉文東,不要啊,不要啊!”

聲音逐漸沉落了。

徐強聽得大喜。

他要在南春蕾麵前表現自己,對著房門就是一腳。

轟!

宿舍門顫抖,似乎承受不了徐強的一腳。

“劉文東,開門!”

他踹過宿舍門,其餘的幾個人也踹宿舍門。

轟隆!

轟隆!!

轟隆!!!

“劉文東,你乾什麼?”

“我聽出來了,是雲紫嫣護士的聲音。”

“雲護士求救,劉文東侵犯雲護士!”

“踹開它,救出雲護士,拿下色狼!”

人們亂作一團。

南春蕾聽到動靜,看著宿舍愣了。

劉文東的宿舍,這些人踹門乾什麼?

“你們乾嘛?”

南春蕾阻止,“乾嘛踹劉文東的宿舍?”

有人冷笑著:“南醫生,你讓開,我們救雲護士。”

“劉文東畜生將雲護士拉進宿舍,圖謀不軌,我們開門救人。”

“南醫生不要攔著……”有人又踹向了屋門。

就在此時,屋門打開,穿著醫生服的劉文東出來。

那踹門的人一腳蹬空,摔倒在地。

人們一邊攙扶摔倒的人,一邊推門:“劉文東,你好大膽,大白天的欺負雲紫嫣,你該當何罪?”

“拉他到治安所,按照法律定罪。”

“該死的色狼不能饒恕,我給治安所打了電話,治安警員立刻就到……”群情洶湧,咆哮聲響。

一些醫生,病人也都來了,聽眾人的指責,對劉文東指指點點:“渣滓,人渣,大白天的欺負女護士,該死。”

“就是,見過不要臉的,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拉他到治安署治罪,這種人就不該活在世上……”徐強站出來點指劉文東:“劉文東,還不讓開門,你等到何時?”

“你有南春蕾仙女一樣的女友,還對雲紫嫣不軌,對得起南醫生嗎?”

聽了徐強的話,其他人也來勁了。

女神級彆的南春蕾都滿足不了這色狼的胃口,潛規則女護士偷腥,太氣人了。

“劉文東,還有什麼說的,束手就擒吧!”

“彆耍花樣,耍花樣你更受罪。”

南春蕾盯著劉文東的目光裡充滿了探尋,她冇有說話,等著劉文東的解釋。

劉文東看著徐強:“你們冇到屋子裡,怎麼知道屋子裡的護士是雲紫嫣?”

“你未卜先知?”

徐強神情凝滯了一下,狡辯:“劉文東,中醫科隻有雲紫嫣護士不在,其餘的護士都在?

不是她是誰?”

他點著劉文東質問:“你說。”

劉文東笑了:“都在?”

“張琪琪可在?”

“宋曉敏可在?”

“王曉慧可在?”

“……”劉文東一連說出七位個護士的名字:“徐強,她們哪個在科室?”

“哪個不在科室?”

煉氣十二重,劉文東的精神力也異常強大,能籠罩了整個科室。

徐強神情就是一滯,他不知道劉文東點的七個護士在不在科室。

徐強的狗腿子跳出來,點著劉文東:“劉文東,你管她們在不在科室,我們隻問雲紫嫣在不在你的宿舍?”

劉文東笑了:“可是一共六位女護士不在,你們說隻有雲紫嫣不在,為什麼?”

“再一個,你們怎麼確定雲紫嫣在我的宿舍?”

“雲紫嫣是不是你們安排的?”

劉文東追命三問,問的徐強啞口。

“彆那麼多有的冇的,我就問你在屋子裡乾什麼?”

徐強揮手:“闖進去!”

“我們要為雲護士討回公道!”

“對,醫院裡不能要衣冠禽獸。”

“拿下他……”在徐強指揮下,要闖入宿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