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切好像夢一樣的虛幻。

一切好像夢一樣的真實。

世界崩塌。

天地崩碎。

星辰墜落。

整個世界都在毀滅。

纏繞著劉文東的夢境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真實。

記憶和能量於劉文東的腦海、身軀內,翻騰,湧動,凝聚,想成為他身心的一部分。

七年了,還冇有和他的腦海、身軀完美融合。

記憶和能量瘋狂呼嘯注入身體內,要把身體撐崩了。

突然,丹田處似乎被某個小手有規律的上下*動。

一股股灼熱的能量從丹田處湧上,擴散到全身。

使得劉文東更加的乾渴、焦灼,似乎是地下的岩漿要噴湧。

強烈的渴望翻滾,壓也壓製不了。

處於睡夢狀態,昏迷狀態的劉文東看不見一清純的女孩子趴在身邊。

柔荑一樣的小手上下滑動。

女孩兒的眼裡含著委屈的淚珠,她不想這麼誣陷劉文東,可一想到母親躺在醫院裡,想到天價的醫藥費,想到那張獰笑著的邪惡臉龐:“雲紫嫣,想成為醫院的正式職工嗎?”

“想治好你媽的病嗎?”

“想湊夠你媽的住院費嗎?”

“想,就按我說的做,否則……”“哼!”

冰冷的聲音在她腦海裡炸響,身子還禁不住的顫抖。

淚珠從眼眶滾落,順著臉頰滑下。

“我要治好孃的病!”

“我要湊夠住院費!!”

“我要留在醫院做正式職工!!!”

“劉文東,對不起!”

她的手滑動更快速了。

劉文東就覺得丹田要爆炸了,要找個揮發能量的視窗。

他似乎聞到了某種味道,伸手抓住了那柔荑。

出於本能,翻身壓了過去。

雲紫嫣驚慌失措。

拚命的搖擺著腦袋。

劉文東醉的昏迷,怎麼能這樣?

“不,不是這樣的……”她想喊,嘴巴被劉文東堵住。

她隻想演場戲,而不是弄假成真。

她想擺脫,大山壓在身上動彈不得。

劉文東的指甲劃過了衣褲,嗤——衣褲裂開。

緊接著有異物**,雲紫嫣就覺得丹田處突然疼痛。

“嗚,嗚嗚。”

雲紫嫣拚命的搖晃腦袋,抗拒突如其來的侵襲,可是擺脫不了,突然,好像泡在溫泉裡一樣的舒服。

她冇有半點動彈的力量。

記憶和能量在劉文東身上咆哮,熾熱好像岩漿的能量,在如水的陰屬效能量加持下,轉化成可被身體吸收、儲藏、凝聚、封印的能量。

經脈接連不斷的突破:手太陰肺經、手陽明大腸經、足陽明胃經、足太陰脾經、手少陰心經、手太陽小腸經……緊接著,督脈、任脈、衝脈、帶脈、陽維脈……相繼突破。

劉文東的身體上冒出一層黑色的油膩,散發著陣陣惡臭。

伐毛洗髓。

全身內外,包括骨頭和骨髓裡的雜質都排出來了。

記憶和能量在腦海和身體內奔騰,流轉,慢慢的封存,形成了腦海的記憶封印和右手能量的封印。

那天地世界,日月星辰,整片大陸,無窮記憶,海潮一樣的龐大能量都慢慢分流,封印在一起,儲藏起來了。

劉文東的意識清晰了。

藍星平行世界崩塌,至尊丹神的大能將所有的修為,記憶,能量,都送到藍星,輸送到劉文東的身體中。

平行世界大能的修為太高,能量太大,穿越遙遠的空間不易,不能一股腦送過來;再一個真的一股腦送來,也不是劉文東這個醫學院的學生能接收得了的。

這場接收持續了七年之久。

平行世界傳來的能量是純陽的,劉文東無法完全吸收,儲藏,就在此時,突然有了純陰相融合,體內的純陽和輸送過來的純陰融彙在一起。

陰陽合和。

乾坤融彙。

融合後的能量被劉文東完美吸收、封印。

劉文東好像漂浮在水波上,水波瀲灩,一切正好。

舒服!

他睜開眼睛,滿眼的驚異。

滿臉的震撼。

雲紫嫣!

他身下竟然是同科室的實習小護士雲紫嫣!!!???

腦袋斷片了,漂浮著一連串的問號。

“怎麼可能?”

看周圍的環境是在黃池縣人民醫院的宿舍。

他模糊記得中午喝多了,被人送回來。

送來後,那人走了。

雲紫嫣怎麼在這裡?

還在他的身下???!!!

雲紫嫣渾身濕漉漉的,也軟綿綿的,無儘的疲憊湧上來,使人想好好睡一覺,可是,她不能睡,必須完成徐強交給的任務——搞臭劉文東。

劉文東翻身而下,一臉歉意:“雲……”“你怎麼在這兒?”

雲紫嫣盯著劉文東,目光凶狠,匕首一樣鋒利,似乎要將劉文東撕裂。

她的心在滴血。

女人的第一次被輕易奪走,如何不痛?

“劉文東——”“卑鄙!”

“無恥,下流!!”

雲紫嫣咬牙切齒:“我要殺了你!”

她似乎忘了自己為什麼在劉文東的宿舍,忘了她在劉文東宿舍的目的,忘了她來設下陷阱陷害劉文東,隻記得吃虧了。

“啊——”雲紫嫣尖叫,給徐強發信號。

徐強隻要接到信號就破門而入,抓劉文東一個現行。

劉文東就徹底臭了。

劉文東的手畫出一道弧形,無形的能量籠罩著雲紫嫣,尖叫的聲音連一米遠也傳不出。

劉文東盯著雲紫嫣,眼睛裡光芒流轉:讀心術!

雲紫嫣母親住院,頸部疑似有惡性腫瘤,需要住院費三十萬……加上徐強的威脅,膽小的她就順從的進了宿舍,成了幫凶。

要搞臭他,那就冇什麼可憐香惜玉的了。

劉文東抬手就是一個耳光。

啪!

雲紫嫣的右臉浮現一個通紅的手掌印。

“你我無冤無仇,聯合徐強給我設陷阱,你不無恥?”

啪!

雲紫嫣左臉也浮現一個通紅的手掌印。

“破壞我的聲譽,將我趕出醫院,你不下流?”

啪!

“你走投無路就害我,我無不無辜?”

“你奸計得逞,我名譽掃地,趕出科室,實習失敗,無法畢業,也無法就業,如果記到檔案中,再不會有醫院接收,就斷了我的生活之路。”

“如果你奸計得逞,女朋友認定人渣和我分手,我竹籃打水,一無所獲,這輩子可能就被你毀了。”

“是我卑鄙、無恥、下流,還是你卑鄙無恥下流?”

“雲紫嫣,你說?”

聽了劉文東的責問,雲紫嫣答不上話。

這事兒還真不冤劉文東。

她看著床上的那一片嫣紅,心如刀絞。

她失去了女人最寶貴的第一次,還冇有完成徐強定下來的任務。

住院費手術費拿不到,也治不好母親的病……賠了夫人又折兵。

雲紫嫣也不知道怎麼辦?

隻能抱著腦袋啜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