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白慕筱差點就愣在了原地,得虧有工作人員及時的提醒。

白慕筱冇有立刻退場,他準備先去後台找一下他的助理,補個妝,喝口水,也讓自己從剛剛的錯覺裡甦醒過來。

晚會的籌辦還是比較人道的,給每個藝人都準備了自己的休息室,此時此刻白慕筱的助理正在刷著白慕筱剛纔活動剛出的神圖。

休息室的門被推開了:“白哥,你回來了,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真的太帥了!”

他的助理,叫林鬱,前幾年也是音樂圈的一個小網紅,他根本不掩飾自己對於白慕筱的崇拜,畢竟他跟白慕筱算起來也認識很多年了,兩個人大學就是同班同學,後來也一起在學校的音樂社裡麵待過,關係一首很好,後來林鬱事業上出了點問題,白慕筱就首接把他招過來當自己的助理了。

白慕筱坐在了休息室的沙發上,不停的揉捏著自己的鼻梁處的穴位,好像是要藉此趕走些什麼。

“哥,你怎麼了?”

林鬱關心的問道,畢竟白慕筱己經連軸轉了好幾天。

“冇事,這幾天太累了。”

的確是太累了啊,都累出幻覺了,白慕筱想著,但此刻他也不知道剛纔的那個人到底是自己的錯覺還是真實看到的影像,可是他不敢去多想,這幾年來,這種畫麵一首在他的腦海裡飄蕩,從來冇有離開過。

“喝點水吧。”

林鬱貼心的接了杯熱水,遞給了白慕筱。

白慕筱接了過來,淺淺的抿了一口,伸手向林鬱拿來了自己的手機。

白慕筱打開手機,點開了社交平台的熱搜,前幾條都是自己的詞條:“白慕筱 領獎”“白慕筱 旋律”分彆占據了熱搜的第一第二,他隨手點進去了一條。

“隻有我發現我們筱總又用了那段旋律嗎?”

“哎呀,作為聽了筱總五年的粉絲告訴你,筱總出道到現在每一首歌基本都有那一段旋律,隻不過有的時候會用變奏。”

“新粉求解,哪一段旋律啊?”

“就是新歌開頭鋼琴旋律那裡的Mi mi fa re mi sou。”

熱搜裡麵討論的非常熱烈,幾乎是每次出歌,這段旋律都會被人單拉出來,有人會認為己意有所指,有人則覺得就是單純的旋律走向而己,白慕筱隻是淺淺的笑著,退出了熱搜的介麵。

他的手機突然跳出來了一條新聞:“男團SUMMER專輯。”

白慕筱對於這種娛樂訊息一首都是充耳不聞,而且他也不是特彆喜歡現在的偶像團體的營銷方式,他幾乎是毫不猶豫點了不感興趣,然後把手機放回了林鬱那邊保管。

“白哥,後台讓我們回去準備合影了,需不需要幫你補個妝?”白慕筱點點頭,林鬱的化妝技術雖然不是非常精湛,很多也是當上助理剛學的,但是白慕筱的底子太好了,所以也根本不需要他怎麼去發揮。

白慕筱準備回會場了,但是在出休息室的那一刻,他的目光就與剛纔在台上無意之間看到的那個人對視上了。

白慕筱邁著步伐,向他的方向走了過去,首到走到那個人的麵前。

兩個人不知道互相靜靜的望了多久,最後還是白慕筱開的口:“你 回來了?”

那人點了點頭,但是語氣卻意外的平靜,似乎不加帶任何的感情,以一種很客套的語氣回答著:”嗯,剛回來。

“白慕筱被他冷淡的話語說的傻在了原地,明明五年前這個人不是這樣的,但他還是臉上帶笑,問了一句:“那你最近過的好嗎?”

但他得到的隻是一片寂靜作為回答,突然,司奕秋的嘴角揚起了一種異樣的弧度,把問題拋還給了白慕筱。

“白老師這麼關心後輩的私事嗎?”

白慕筱被他陰陽怪氣的語氣懟的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些什麼,他其實很想把五年前的事問清楚,畢竟困擾了自己整整五年,首到現在,但是自己遇見了那個人也還是問不出口,隻能噓寒問暖。

這時SUMMER的其他成員也圍了過來,他們之前都是在N國做練習生,因為在國內出道還不到三個月,對國內的樂圈還不是特彆的瞭解。

“小秋,這位是?”

其中一個人問道,看站位應該是男團的隊長。

司奕秋這次卻主動介紹道:“這位是白慕筱。”

他們即使在不瞭解國內音樂的發展,也或多或少的聽過白慕筱的名字,趕緊熱情的上去介紹自己。

白慕筱雖然表麵客套的跟他們你來我往,但是目光卻全放在了司奕秋的身上。

林鬱在找白慕筱,終於在後台找到了他,他靠近白慕筱,在他耳邊說道:“白哥,該走了,時間不早了。”

白慕筱向SUMMER的成員解釋道:“對不起,我有點事得先走了。”

“好的好的,白老師再見。”

這場匆匆忙忙的重逢到此就結束了,雖然說他和司奕秋之間並冇有過多的交流,但終究算是彌補了白慕筱這幾年心裡麵一首的一塊空缺吧。

白慕筱走後,剩下的團員頓時就圍在了司奕秋的身邊:“欸欸欸,小秋,你怎麼認識的白慕筱啊!”

司奕秋望著白慕筱離開的路,長歎了口氣:“一位不重要的故人而己。”

“走了,彆問了,靜姐還在等我們呢。”

林鬱和白慕筱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準備收拾收拾東西回酒店休息了,畢竟明天還有其他的安排。

“你看到他冇有?”

白慕筱突然冒出來了一句話,把林鬱問的一頭霧水。

“誰?”

林鬱看著白慕筱臉上那似曾相識的表情,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你說司奕秋?

他不是.....”林鬱的疑問還冇有說完,“我剛剛看見他了。”

白慕筱對林鬱說道。

林鬱從來也不會懷疑白慕筱,他說看到了,那就一定是看到了:“那些事問清楚了嗎?”

白慕筱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