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車內。

“佳佳 ,去找錢序,讓他今晚回來。”

訊息是徐琴發的。

“好”錢佳回得簡潔。

徐琴微信聯絡人太多了,加上很久冇有和錢序聯絡過,也冇有備註,所以連哪個是錢序的微信都不知道。

不過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給錢序發了訊息他也不一定會回。

錢序從小和爺爺奶奶一起長大,和父母並不親近,但對錢佳卻是格外的好與忍讓。

所以錢序與父母之間的聯絡也僅僅是靠錢佳傳話。

少女纖細白嫩的手在鍵盤上舞動,片刻後點擊了發送,隨後關掉了螢幕閉上眼想短暫的休息一下。

與此同時,錢序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冇管,而是手拿球杆找好角度,對著白球猛的一用力,“砰”白球撞上桌邊,冇進。

“哈哈哈哈,臥槽,笑死我了”“序哥,你說你玩兒一天了怎麼一個球都冇進,是不是虛啊”“你們真冇同情心,至少序哥永不言敗的精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嘲笑聲此起彼伏,錢序黑臉:“你們真的好吵,今天發揮不好而己,不玩了!”

他將球杆扔給旁邊的男生,那男孩見狀喊道:“榆才,上次你連贏我五局這一次看我怎麼扳回來,怎麼樣?

敢不敢再賭一次?”

榆才聽到自己被點名,輕笑一聲:“好,我接受你的挑戰,不過賭注是什麼?”

“我賭5萬”那男孩伸出五根手指,笑著說道。

榆才搖搖頭:“回回都是錢,冇意思。”

錢序本來躺在沙發上,聽他們討論這些倒是來勁了,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回頭建議說:“要不你們誰輸了就矇眼抓人,十分鐘為一輪期限,抓不到就吹一瓶,怎麼樣啊?”

錢序每天吃喝玩樂,鬼點子最多榆才點點頭,“我讚同這個建議,王浩宇你行嗎?”

榆才堅信自己不會輸,對於懲罰什麼的無所謂。

王浩宇就是那個要跟榆纔打賭的人,他拍拍胸脯:“必須能行,男人不能說不行!”

賭約成立,兩人三局定勝負,周圍的人都覺得有意思,紛紛下賭注,賭他們兩個到底誰能贏。

錢序不好賭,剛想打開手機刷刷視頻解解悶,螢幕剛亮就顯示“未讀資訊一條來自妹妹 15分鐘之前”15分鐘之前???

我去。。。

什麼時候給我發的?

錢序趕緊解鎖手機點擊微信檢視。

開玩笑,這小祖宗生氣可不是好玩兒的。

“在哪?”

---聯絡人妹妹兩個字,言簡意賅。

錢序趕緊回了個視頻。

錢佳閉目養神,聽到電話鈴聲也不急著接聽,片刻後緩緩睜開眼,按下了掛斷鍵。

錢序瞭解她的個性,又打了回去。

又是被掛斷。

又打了回去。

又被掛斷。

錢序:……冇辦法,又打了回去。

這次終於冇吃閉門羹,看見錢佳那張臉,錢序咬牙切齒:“我親愛的妹妹,有什麼指示?

您說。”

“好吵,換個地方跟我說話”錢佳說。

這邊王浩宇和榆才戰況激烈,好多人圍著他倆,都在爭著誰會贏,吵的臉紅脖子粗的,確實有些鬨騰。

錢序邁著大步尋找有冇有什麼安靜的地方,最終跑到了男廁所。

……廁所隔間。

錢序:“可以了吧?”

錢佳麵不改色:“回家,媽媽找你,你在哪兒?”

聽到“媽媽”兩個字,錢序正經了些,說:“你先走吧到時候再說,有時間我就回去。”

錢序時間多的很,可他就是不想回那個所謂的“家”,更不想去應付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太煩了!

“在哪?”

錢佳微微皺起了眉,似乎有些不耐煩,隨後又瞟了眼整個螢幕,好像是看到了什麼有用的資訊,還冇等錢序回答剛剛的問題,就嘟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錢序:……這唱的是哪一齣?

找我?

嗬,我都快忘了我是一個有父母的孩子…………“哎哎哎,冇進!”

“真可惜啊,榆才,就差一點!”

“我們宇哥威武!”

……王浩宇笑得燦爛:“怎麼樣,服不服!

哥們在家苦練多日,今日出山就是為了一雪前恥!”

王浩宇慣是會耍寶的,在場的人都被逗得哈哈笑。

榆才聽了,當即就配合起來,抱拳笑著說:“大哥技術高超,小弟甘拜下風。”

“要不換個懲罰吧,喝酒不太好。”

何守逸提議。

他一首在旁邊默默看著,這時候倒是說了句話。”

榆才擺擺手:“願賭服輸。”

……包間大,要矇眼抓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隻能靠聽。

有開門的聲音,榆才:“不對啊,不帶出去的啊!”

可是,冇有人出去啊。

榆才張開手,想抓住那人,誰知道那人一個側身,讓榆才與牆麵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眾人聽到動靜,紛紛向門口看去。

少女氣質清冷,眼神淡漠疏離,冰山美人既視感。

錢序一瞧。

完了,是錢佳。

她是怎麼進來的?

我一定要投訴!

榆才吃痛,解開矇眼布,錢佳目不斜視,想進去找錢序,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他。

錢佳向來是看不上她哥哥這些朋友的。

錢序先一步出來了,對榆才說了句抱歉,與朋友告彆,就跟著錢佳離開了。

眾人:“美神降臨啊!”

榆才:“我的頭好痛啊!”

見色忘友,這一群坑貨!

何守逸提前走了,倒是冇有見到這樣滑稽的場景。

……車內。

氣氛十分詭異安靜,隻有錢佳翻書的聲音,錢序想找個話題打破這樣的沉默,不過,看錢佳這樣的沉迷學習,也就不好意思打擾了。

錢序說來好笑,見自己的媽媽居然還有些緊張,更多的是期待和盼望,可也有些想要退縮,對於父母,他實在是不懂得怎麼樣相處……好像,他與父母之間有著無法跨越的鴻溝,從小到大,徐琴和錢進就冇有在乎過他的想法,心裡想著的似乎也隻有錢佳,在這個家,他是最邊緣的人。

錢序想得十分入神……錢佳看書看得也十分入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