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謝寒順著雲林真人的指向看過去,入目的是一座寬大的院落,院中還有幾個少年在練功,抬頭望去,怡和閣三個字映入眼簾。

“有事可去極光殿找本尊!”

謝寒看向說話的雲林真人,可哪裡還有老者的蹤影。

“看來,我要加倍練功了!”

“喂!

說你呢!

好冇有眼見。”

“小毛頭,還不快來拜見大師兄!”

一道尖銳的聲音襲來。

“看來這麼快就有送上門來的沙袋了!”

“喂!

你小子聾了是嗎,你知道本小爺是誰嗎,隻要你過來向本小爺下跪磕三個響頭,就不對你出手了。”

“哦?

是嗎!

那我還真是要謝謝你啊!”

“不是要出手嗎,我奉陪到底!”

喊話的弟子剛想出手被身後的大師兄止住,“師弟,不要冒失!

既是雲林真人送來,想來應當是謝寒師弟吧。”

這位說著話的大師兄眼底一閃而過的微光還是讓盯著他的謝寒發覺。

謝寒拱了拱手,“在下正是謝寒,拜入雲林真人門下,這位師兄說的在理啊,來者是客!。”

謝寒看向剛纔冒頭的小嘍囉,話音一轉。

“但……這位師兄想來不知此道理吧,難道這就是你們怡和閣的待客之道,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隻瘋狗在叫喚呢!”

“你!

找死!”

謝寒眼露殺氣,手放在劍身,隨時拔出寒光劍。

一旁的大師兄,看向此劍,心神一震。

看向一旁的人,不要動手,難道你忘記師傅的囑托了嗎。

“謝寒兄弟,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都是一個寺的,千萬不要傷了和氣啊。

在下名慕容軒,是這怡和閣的大師兄,剛纔這位是夜蒼,排行行五,至於其他的師兄弟都在閉關。”

謝寒心中冷笑,看來這怡和閣都是些不安分的主啊,也好,接下來的生活可有趣多了。

“放心大師兄,我自然不會同他計較,還請大師兄帶我去我的住處。”

一旁的夜蒼咬牙道“你!”

“好了夜蒼!”

慕容軒冇有一絲感情的聲音傳來,夜蒼知道這位師兄可是個笑麵虎,可不是好得罪的,頓時不再說話。

謝寒把兩人的表現看在眼裡,下唇微抿,這是謝寒習慣性思考的表現。

慕容軒對上謝寒的雙眼,又換了一副麵孔,“謝寒師弟請跟我來,這間廂房,就是雲林真人吩咐給你一個人居住的。”

“謝寒師弟真是好福氣啊!”

謝寒故作不解,“哦?

大師兄此話怎講?”

“害!

看我,話說一半,謝寒師弟有所不知啊,咱們這些弟子們都是住在一起的,隻有對寺門做出貢獻或能力強者才能住入單間啊。”

謝寒當然聽出他話中之意,在看嚮慕容軒身後跟著幾名弟子的臉色就知道了,三言兩語就激起了眾人對自己的惡意。

“是嗎?

那還真如大師兄所說,是天大的福氣啊,那是因為什麼呢,可能是在下比你們都強吧!”

謝寒故意的說道。

就連慕容軒都裝不下去了,臉色烏黑,“咱們走,謝寒師弟這是看不起我等。”

“唉?

大師兄此話從何說起,這不是你說的嗎,我隻是覺得師兄的話很對,就是看不起爾等了。”

“既然大師兄這麼認為,那謝寒無話可說,幾位師兄們慢走,不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