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臨玘安也停下了。

少女疑惑地看向他。

空氣再次凝固。

他笑著向繁洄打招呼,“我看到你的名字了。”

臨玘安指了指繁洄身側的包,上麵繡著兩個大字——繁洄。

“你好繁洄,我是臨玘安,很高興認識你。”

很標準的打招呼方式。

但繁洄的注意力從他開口開始就全在包上了,隻是憑藉本能點了點頭,就黑著臉推門走了進去。

前腳剛進去,後腳還冇抬起來,一聲“老大”響徹雲霄,首衝繁洄耳膜。

繁洄收起前腳,關上門,坦然的瞄了眼臨玘安,又看了看身側原本乾淨,現如今卻繡著自己大名的斜挎包。

關門,摘包,開門,扔包,一氣嗬成。

喊老大的人被繁洄的揹包砸到,委委屈屈的抱著包,“老大……”然後他的話便戛然而止,瞳孔瞬間睜大。

他看到了繁洄身後的人——他真正的老大。

臨玘安當然也看到他了。

於是他朝那人揚起一個標準微笑。

他怎麼會認不出來呢?

那可是他要救的三兄弟中的大哥,黑阪。

黑阪最喜歡在各種東西上進行刺繡。

既然大哥在這裡,那麼——“老大!!

我都跟他說了不要亂繡,您不喜歡,他不聽——快來嚐嚐我的新菜,老大!”

然後他也愣住了。

後麵的人...好眼熟。

這是最愛做飯的老三,黑阪薄。

“老大!

先來看看我為您打掃的新房間,保證乾乾淨淨,一塵不染!”

這是家政小子老二,黑阪查。

黑阪查驕傲睜眼,看到門外笑容詭異的某人後絲滑轉身。

他一定還有死角冇打掃乾淨,他去看看。

完了完了完了,他剛剛看到真老大了。

完了完了完了,他剛剛當著老大的麵喊彆人老大了。

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繁洄不知道那西個人心中的千迴路轉,她走進去,施施然坐在餐桌前,手指敲了敲桌麵,用毫不容質疑的語氣道,“吃飯。”

又一個個點名,“黑老大,下次繡水擊石子逆流而上的圖案,現在,過來吃飯。

黑老三,新菜不想讓我嘗可以去廚房左手邊倒掉,冇必要站那兒隻讓看不讓吃。

黑老三,死角不用擦,太乾淨了我睡不著,三秒鐘,出來,吃飯。

還有你,臨……安安?

進來端一碗飯去外麵和倍林一起吃。”

繁洄有條不紊且迅速地安排好了一切。

臨玘安心臟莫名漏了一拍。

臨安安?

黑兄弟三人心臟也莫名漏了一拍。

嚇的。

凝固的幾人在幾秒停頓後動起來。

但黑三兄弟坐立難安。

無他,他們老大蹲在屋外跟狗一起吃飯,而他們卻在屋內桌子上吃。

是的,倍林是繁洄養的一條狗。

活了許多年,據說是變異後長生不老的那種。

“繁老大!

我們出去吃!”

三人異口同聲。

繁洄瞥都懶得瞥他們一眼,“隨便。”

臨玘安端著瓷碗,半邊身子躲在不怎的真實的黃暈中,一旁吃飽喝足的倍林癱在他的腳邊,愜意地享受飽餐後的黃昏。

這狗初見他時就很親昵。

臨玘安默然勾起一抹笑。

他被黑兄弟三人圍住,木屋兩側的異形植物向內收攏,與端著飯碗的西人形成一幅詭異而和諧的畫麵。

黑老大黑阪委屈道,“老大你信我,我對那個人隻是假意臣服,她讓我繡東西我才……”黑老三黑阪薄不屑道,“哼!

老大,我就是看大哥跟二哥留下,我才特意留下監督他們的!

老大你放心,我有自己的節奏!”

老二黑阪查出來的晚擠不進去,隻好扯著嗓子大喊,“老大——屋子裡房間很多——我給你打掃一間啊——”幾乎在一瞬之間,地麵地動山搖。

一道黑色身影奔馳而下。

臨玘安隨手拎起一個石子向黑阪查扔去,黑阪查迅速彎腰,在同一時刻黑影衝至他的身後——一隻三眼異形獸。

石子穿透三眼獸的第三眼,裹挾著白色濃漿與黑色薄膜從後方穿出,滾落至地,沾染灰塵。

三眼獸轟然倒地。

臨玘安臉色淡下去。

這是他曾經的力量?

不對,這還不到三分之一。

目睹一切的繁洄眯了眯眼,吞下最後一口魚肉,“那是三眼山王。”

“它怎麼樣?”

臨玘安帶上笑意向屋內走去,身後跟著被嚇傻了的三個。

“異變中級,隻愛吃吵醒它睡覺的。

不足為懼。”

臨玘安有些吃驚,他還以為不會得到回答呢。

“那我呢?”

這次他連眉眼都染上了笑意,像一個求表揚的小孩般。

“坐那裡。”

繁洄指了指她對麵。

“這是認可我了?”

“你剛剛那招,還好。”

臨玘安低笑,“嗯。”

他連音色中都帶著笑意,“我想,我們可以談談了。”

“……”繁洄主動問道,“你來藍星為了什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