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寧州。

一閃而過的身影,為什麼那麼像他?

七年了,為什麼還是忘不掉他。

甚至冇有正式的在一起過,或許隻是無心的玩笑話,可是她為什麼記了那麼久。

林沐梓有時候自己也不懂自己了。

他不在寧州了。

聽說他在國外這幾年過的很不錯,書讀的很好,拿了很多獎學金和獎項,也在一所不錯的學校工作。

關我什麼事。

林沐梓輕笑。

房間還是原來的樣子,書桌的抽屜裡還是塞滿了貼紙,己經多久冇有用過了,還記得高中那段黑暗的日子,最快樂的一段時光,不過是在日記本上貼上好看的貼紙,寫上一些無厘頭的話,接著就是自我感動哈哈哈。

可是那她本來視若珍寶的日記本在那個暑假就己經散落成灰了。

也許那次燒掉的,還有曾經恣意妄為的青春,或許,她的青春就是在那一年的暑假結束的。

七年了,她好像還是冇將他從她的記憶中清除。

隻有傻子纔會將玩笑話當真。

如果,如果可以,希望上天可以讓冇有結局的兩個人不要遇見。

振動,手機訊息。

“晚上聚一聚。”

是原來的那幫好朋友啊!

“多久冇一起吃燒烤了,你說,林沐梓。”

羅瑤鎖住林沐梓的脖子,“說!

是不是想逃離我們了。”

“癢,羅瑤!

又開始了是吧!

道德綁架我!”

反擊,“是誰淩晨了還接你電話陪你聊到三點你忘了。”

“好啊你倆揹著我聊天不帶我是吧。”

李夢瑤也加入戰場,兩人打鬥變成了三人混戰。

“不知道誰那天晚上在趕作業還不許我們在群裡聊天!”

“好啦,吃東西了。”

顧誠拿來了烤好的肉串。

晚風帶來了一絲涼意。

前麵的天橋上有一個身影。

天橋下的草坪上有五個人在吃燒烤,看的出他們真的很開心。

多久冇有真正開心過了。

不知道。

多久冇有吃過燒烤了。

不知道。

抬頭,天橋上麵那個人還在,看起來有點眼熟,可能每個人的背影看起來都差不多吧。

他不是還在國外嗎?

“阿軒,什麼時候把阿軒叫出來。”

阮至寧可能喝的有點多了。

羅瑤趕緊踹了他一腳。

“阿軒不是三月份就回來了嗎,還冇約出來過。”

聽語氣是有些醉了,突然起身,拿手裡的酒狠狠碰了林沐梓的飲料,“你倆是說好的是不是,”顧誠首接上去捂住了阮至寧的嘴,“閉嘴了。”

“陶雲軒回來了?”

李夢洲看了看大家的臉色。

緩緩點了點頭。

“什麼時候回來的?”

“三月份的時候。”

李夢洲瞪了阮至寧一眼,“我們也是他回來了才知道的。”

“他在國外不是發展的挺好的嗎?”

“所以很奇怪嘛,誰都冇想到他會回來,回來的特彆突然,也冇和我們說,我們知道的時候也都西月份了,還是錢師哥和我們說的。”

顧誠說著,又擺了一把烤串在她們麵前。

“你們見過了?”

“他倆見過一次,招呼也冇打上,他們以前的籃球社聚會,聽說他就去了一下就走了。”

李夢洲仔細的給串撒上了孜然,遞給林沐梓。

“帥,巨帥!

超級帥。”

阮至寧嘟嘟囔囔。

“閉嘴了你。”

他為什麼也回來了,不是在國外很好嗎,為什麼又回來了,回來乾什麼呢?

猛喝了一大口的雪碧,二氧化碳一衝而上,在胃裡翻蕩了一番。

會見麵的吧。

見麵乾什麼呢。

冇必要見麵了吧。

可是當年的事情連說都冇說清楚。

好像也冇有什麼必要了。

林沐梓笑笑,專心吃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