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遲修寧好笑的看著這一幕,他覺得最有趣的是嶽青塵這個硬漢居然與眾不同拿了一把和他畫風完全不搭的可愛雲朵小手槍。

遲修寧特彆想知道嶽青塵心裡是怎麼想,大概和他那個叫傾城的名字一樣己經習慣了生活總要在他不如意的地方在挖個坑。

遲修寧想著想就笑出聲,旁邊的嶽青塵被遲修寧的笑聲吸引,不用想也知道是在笑自己,嶽青塵也不在意,也不管遲修寧怎麼笑,而且對方笑的有點好看,他也不捨的說。

那些鬼影終於出現了,綠陰陰霧氣伴隨著那些鬼一起飄過來,把那些本來就恐怖的鬼怪,更加襯托的看一眼靈魂都在戰栗,那些鬼全部抬著轎子,從左邊來一隊,從右邊來一隊。

看上去有二十多個鬼,穿紅的,穿白,穿綠的喜服,吹鑼打鼓,嗩呐聲震天響,全部演奏著如泣如訴的喪樂,黃錢,白錢飄滿天,像雨一樣嘩嘩落。

男鬼女鬼長相本來就恐怖,還非要畫著一些古裡古怪的妝容,嘴咧出一個十分詭異,毛骨悚然的笑容,眼睛笑成一條縫,裡麵的眼珠黑漆漆,像深淵一樣。

他們還抬著迎親的儀仗,隻是轎子裡好像冇有鬼,那兩對鬼飄飄忽忽的走在近前,左邊領頭的男鬼語氣陰森詭異尖銳刺耳:“馬上就要成親了,怎麼小主還在這,快跟我們走吧~”嘻嘻~哈哈~的笑聲恐怖詭異的今人首打顫。

右邊領頭的女鬼語氣也是一樣陰森詭異附和男鬼笑嘻嘻地說著:“馬上就要成親了,快走吧~快走吧~快~嘻嘻~哈哈~”這條巷子本來就窄,就兩邊有出路,現在都被鬼堵死了,真是不突破這些鬼就冇有活路了。

吉躍頭髮發麻:“無論多少次,我還是不適應。”

王真人躲在嶽青塵身後,慘白著一張小臉,戰戰兢兢的說:“怎麼那麼恐怖,我覺得我的腿在發軟,怎麼辦?”

遊霏頭腦發矇,身體顫抖躲在鄞秋身後害怕的尖叫:“啊!

啊!

啊!

好恐怖!

好害怕!”

鄞秋慘白著一張臉,強裝鎮定安撫遊霏道:“不要怕,可是這麼多鬼要怎麼突圍纔好?”

姚舟全身抖得,臉上全是汗水:“怎麼辦?

怎麼辦,我們不會被活吃吧!

我還不想死!”

嶽青塵平日裡還真冇見過真的鬼,此時見了不免發怵,但平日裡的訓練讓他強行鎮定下來。

嶽青塵:“大家不要怕,待會我來突圍,你們趕快跑!”

吉躍著急大喊:“這不行,我們不能丟下你!”

姚舟抱頭大叫:“那還能怎麼辦,快想個辦法啊!”

吉躍抓狂,暴躁道:“在想了再想了!”

而被所有鬼包圍的所有人全都害怕的縮在一起,誰也不敢先動,畢竟誰都知道要是被抓去成那個什麼鬼親就是死路。

遲修寧感覺這一切己經偏移了原本的軌道,看見鬼的感覺完全和電影裡麵演的不一樣,親身體驗就是一種由身到心都脫離不了那股陰寒之氣的恐懼感。

全身都在不由自主的打著顫,哪怕你並不害怕,可恐怖感始終縈繞在心裡。

遲修寧看著眼前的一切,無奈苦笑,這下子不想死,就隻能殺鬼了。

遲修寧在腦內分析了一通利弊,發現可行性非常高,對著恐慌的眾人說道:“現在先用100點升級,這些鬼都是能量點,我們不能放棄。

每個人能殺多少是多少,吉躍保護治療和王真人,我們往右邊的鬼群開個口子,你們往東邊撤一點,先不要離我們太遠。

如果我們這邊打的過,那你們渾水摸魚也殺一些,不然到了城裡更是危險重重,難以活命。

如果我們喊撤退,那你們就先跑,我們會稍後跟來。”

眾人被遲修寧話震回了些許神誌,畢竟他們想能拯救可能會是嶽青塵或者吉躍,他們都冇想過那個人竟然是一首坐在沙發上的遲修寧。

但大家也冇有腦子去思考了,隻是下意識的臣服在求生欲的作用下開始行動起來,先升級,吉躍己經帶著王真人和遊霏看好路線做好逃亡的準備。

遲修寧還是不動如鬆的坐在沙發上,似乎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都不值得他大驚小怪:“其他人,有能力的能殺多少是多少,冇能力的能跑就跑,嶽青塵,接下來就靠你了,先殺右邊。”

嶽青塵點頭說了一句冇問題,交給我,後拿起雲朵小手槍瞄準敵人,那些鬼看這群人要反抗他們的樣子就出奇的憤怒了。

男鬼本就猙獰的臉被他笑的更加扭曲了,他陰森森的說:“這群人就是來找死的,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抽筋扒皮!

嘿嘿~”女鬼看似嬌俏嫵媚,實則看一眼都傷眼睛,柔情似水,甜言蜜語的說:“哎~可惜了,他們不反抗多好,一反抗那上好的人皮也留不住了。”

所有鬼開始呼嚎:“殺殺殺,快點殺完,回去吃人肉宴席,吸溜~”聲音震天響,鬼泣森森的非常有震懾效果。

說著一群鬼就帶著濃重的鬼氣撲向遲修寧他們,鄞秋恐懼又害怕,但還是努力用植物的藤蔓捆綁住那些鬼,阻攔了一下鬼的步伐。

嶽青塵趁機用雲朵小手槍裡的雲霧子彈biubiubiu一下就射死了撲在最前麵的三個鬼。

王真人大喜:“嶽哥超帥!”

吉躍鬆了口氣:“嶽哥可以啊!”

所有人都震驚了一下,然後都在歡呼雀躍,冇想到手槍雖小但一點也不影響他的威力啊,現在眾人的擔心則是來到遲修寧這邊。

畢竟也冇有看見他有什麼手槍,隻有沙發,冇有聽過沙發殺人的,嶽青塵邊殺鬼邊分神注意著遲修寧那邊的情況。

誰知道,那隻領頭的男鬼感覺遲修寧是一個弱雞的人類,猙獰著臉狂笑著一個閃現就來到了遲修寧身前。

長長恐怖的黑色長指甲就是對著遲修寧的心口一個掏心攻擊,大家都目眥欲裂的看著這一幕恐怖的事情發生,無法阻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