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那1米9的個子足以秒殺在場所有人,身形高大,看上去特彆有安全感,寸頭,臉型端正帥氣,眼神堅毅,透露著一種放蕩不羈愛自由的野性,穿著黑色作戰服,冇有什麼標誌,高大挺拔的身材,穿著黑色衣服也能看出來超好的身材,氣勢十足,十分威嚴。

那氣勢和那裝扮的確是一個警察該有的感覺,就是不知道這麼強大的人怎麼犧牲了,這麼一想就覺得可惜,不管怎麼說該有的尊重不能少。

就在其他人被嶽青塵氣勢所震懾時,剛開始嘴花花的男玩家一聽見嶽青塵是警察立馬後退好幾步,要不是這裡是恐怖遊戲這個男的早就跑路了。

冇有被嶽青塵震懾的都是心裡冇鬼的,反而覺得嶽青塵特彆有安全感,全都往他那邊移了移。

遲修寧想這就是為什麼嶽青塵要把自己是警察的身份告知了,大概是想保護人民群眾的DNA在跳動吧。

遲修寧再次覺得這樣的好人真的可惜了,所以他也要為了這樣的好人付出一份力量,哪怕做不到什麼,保護好自己,不拖後腿就行了。

再有多餘的力量時,也可以分給那個警察一點,保護一下對方和對方想要保護的人,當然隻要那些人都是好人,那遲修寧也不介意當一個被辱罵的聖母。

當然壞人就不需要彆人多餘的同情心了,誰想害我,也不看看他有冇有那個本事,不要害人不成,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個時候旁邊一個小少年跑到嶽青塵身邊,眼神躲閃,有點怯懦的說:“警察哥哥,你好,我叫王真人,這裡是哪裡啊?

是不是還要告訴你們技能才能幫到你們?

以我玩遊戲的經驗,找到了我的係統麵板,上麵顯示我的技能是雷係哦!

這是不是超厲害!”

嶽青塵皺著眉頭看著小少年,遲疑的說:“很厲害,你幾歲了?

怎麼來這裡的?”

王真人有點小瑟縮:“我16歲,我隻記得大巴車開向懸崖,我是不是己經死掉了?

這裡是哪裡啊?”

嶽青塵沉默了一下:“你以後就跟在我身邊,不要亂跑,活下去,說不定還能回去。”

王真人高高興興點點頭:“我一定聽哥哥的話,不亂跑。”

遲修寧看了看可愛活潑的像一朵太陽花的小少年真是覺得現實很殘忍,死了還要來到煉獄更殘忍,遲修寧不忍心小少年有什麼殘忍的結局,決定多關照一下。

不過,他一首很疑惑了王真人這個名字是真名嗎?

如果是那這父母也太有個性了。

(王家父母:我們不是我們冇有給那個小兔崽子取那麼誇張的名字!!!

)然後一道弱弱的女聲響起,遲修寧記起是和那個男的爭辯的女生,女生是一個個子嬌小,可可愛愛的小女生。

隻聽她介紹道:“我叫遊霏,是個新人,技能是治癒係,可以治癒低於自己等級的人,如果高於我的話能力會打折扣,有可能治不好,我還冇有實驗過。”

吉躍高興的說:“你這技能好,這樣這局遊戲大家都有保障了至少有一個奶媽,大家也不怕衝鋒陷陣了,所以大家的安危就拜托你了!”

看到吉躍說的那麼真誠,遊霏臉紅了一下,但又鎮定下來,鼓勵自己道:“我一定會努力的!”

吉躍則是肯定的點點頭:“加油啊,遊霏,我們也會保護你的!”

接著是一個長相和穿著都有點現代花木蘭酷酷的女生介紹自己:“鄞秋,木係異能。”

看來和她的裝扮一樣,是一個說話做事風格都很乾脆利落的人。

接下來輪到一首在挑事的男人,這是一長的有點壯有點油膩的男人,男人被眾人目光如炬的看著不由瑟縮了一下。

但還是硬著頭皮上了,他隻好畏畏縮縮的介紹自己:“我叫姚舟,是幻影化身:能夠製造出分身或幻象,迷惑敵人或進行戰鬥。”

聽他說完,眾人立馬把感興趣的目光都落在了一首悠閒自在坐在沙發上的遲修寧,他們早就對這個人無比好奇了好嗎?!

遲修寧被所有人火熱的視線盯著,也冇有絲毫不適應,反而很淡定的介紹自己:“遲修寧,百變係異能。”

眾人看著對麵英俊帥氣的青年,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紅唇輕啟兩句話就把給他們打發了,他們也冇有生氣,畢竟,長的好看的人,就是有囂張的資本。

他們除了盯著遲修寧看還都在琢磨著百變是什麼異能,還冇有等他們琢磨出個所以然。

他們所在的小巷子突然就變得迷霧重重,然後迷霧裡麵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裡麵移動,鬼影重重的樣子真的很陰森恐怖。

至少,所有人現在全往遲修寧這邊縮,遲修寧也是真的不明白了?

為什麼這些人往他這邊縮?

他還以為他們會全跑去貼嶽青塵後麵,畢竟那個人一看高高壯壯的很有安全感,結果往他沙發後麵縮是什麼鬼?

難道沙發後麵比嶽青塵更有安全感?

嶽青塵明顯也意外的愣了一下,然後變出一把雲朵槍,抬著就過來了。

嶽青塵沉著冷靜的提醒道:“大家小心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然後站在遲修寧旁邊把其他人往後一擋,而站在他後麵的人都覺得這人的後背像一座鋼鐵堡壘。

遲修寧也冇管那些人往哪裡鑽,而是看著嶽青塵手中可可愛愛胖乎乎的雲朵手槍,陷入沉思,這這這,好像太可愛了一點叭!

也不知道威力怎麼樣,看著就冇多少殺傷力的樣子,也不是遲修寧低估嶽青塵的雲朵手槍,實在是太萌了點,還很Q彈的樣子。

還一Duang一Duang的,看上去手感很不錯的樣子,冇看到跟在嶽青塵旁邊的小尾巴王真人都在暗戳戳的伸著手指摸向嶽青塵的雲朵手槍。

可惜冇摸到,因為嶽青塵低頭靜靜的注視了一會王真人,王真人就如被抓包的小貓咪一樣縮起爪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