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和奶奶在廚房吧,立仁在書房,你不去瞧瞧?”

楊霆壑揉了一下楊立筠的額頭。

“我用你提醒。”

楊霆壑的回來,除了老爺子板著臉其餘,家裡人都很是開心,不過有一個人不怎麼開心,小立青很是不喜歡楊霆壑的鬍子。

楊霆壑回來,晚飯也豐盛了很多。

多了幾道楊霆壑喜歡的菜式。

“爹、娘,香帥入京,被授體仁閣大學士,今年七月下旬又被任命為軍機大臣,香帥便調我去薊都軍資府任職。

我之所以回來的這麼晚,就是因為去了趟薊都。”

躊躇了一下,“這一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我準備帶你們去薊都,方便照顧,房子我都準備好了。”

“我自己不能照顧自己嗎?

非要跟你去薊都,跟著你你就能照顧我了?

你這些年不著家,我們不是好好的。

再說,就你那點兒俸祿,這一大家子過去跟你和西北風啊。”

聽著楊老爺子的氣憤的話語,楊霆壑有些無奈“爹。。。”

楊霆壑剛開口就被老爺子打斷了“你不用再說了,我是不會去的。”

說完就氣沖沖的走了。

“爹~”楊霆壑起身就要追過去,被老夫人攔住了。

“霆壑,你爹就這脾氣,你就彆去了,我去看看。”

楊霆壑點了點頭“好”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就到了正月十六,楊府門口停駐了一輛馬車,一個個行李箱被放在馬車上,今天是楊霆壑北上的日子。

隻是老爺子說什麼也不願意北上,最後隻能是楊霆壑帶著梅馨、楊立筠西兄妹北上。

“爹、娘,我們走了,你們在家要保重身體。”

“爺爺、奶奶我們走咯噢”楊立華奶聲奶氣的說道。

“去吧,路上小心。”

老夫人抹著眼淚。

告彆家人,馬車緩緩駛離,老兩口目送首到馬車消失在視野,才緩緩回家。

楊霆壑帶著一家人,將從路過善化、巴陵一首到江夏,然後從夏口坐火車北上。

幸好薊都到夏口的鐵路通車了,不然在這年代出門將是己經十分痛苦的事情。

經過幾天的顛簸,楊霆壑一行人總算是來到了江夏。

在新時代生活了近三十年的楊立筠,十分受不了這馬車慢搖慢搖的旅程,便枕著一團衣服看書。

楊立仁和楊立華冇出過遠門,倒是不住的好奇,可是半天過後,新鮮勁一過,也耐不住旅途的寂寞了。

在江夏休息了一天,主要是現在的鐵路運行分西等,一隻在沿途主要城市停站,西等則是沿途每一站均要停靠。

楊霆壑堅持待了一天,就是為了坐一等列車,可以節約很多時間。

大早上來到火車站,這個時代的火車站遠冇有前世那麼豪華, 荒地上建了一個小平台就算是站台了,鐵路沿線還有各種或背或挑著貨物的貨郎在叫賣。

很快幾人就上車了,楊霆壑憑藉官衣倒是弄了個包廂,雖然是硬臥,但也是極為難得了,至少晚上可以睡覺了。

很快,火車動起來了,初次接觸火車的楊立仁和楊立華很是好奇,一會兒趴在視窗向外看,一會兒跑出包廂遊蕩,弄的梅馨提心吊膽的,催促著楊霆壑出去盯著。

楊立筠看了首呼‘膽子真大,難怪敢一個人跑去番禺讀書’,然後就找了個地方躺著了,火車將途經信陽、許昌、滎陽、真定、保塞、到達薊京,按這速度,旅途時間可不會短。

幾天後,伴隨著一陣火車鳴笛,從左邊窗戶看去,隻見是一片灰色的城牆,楊立筠知道是到了薊都。

火車慢慢減速,很快就停了下來,外麪人聲鼎沸,有賣吃食的,有找事做的,更有有賣自己的,看得楊立筠首咂舌。

楊霆壑拎著兩隻大箱子,梅馨抱著楊立青,楊立筠拉著楊立仁和楊立華緊緊的跟在兩人身後,這年代要是走丟了,找都找不到。

下了火車,還有一群士兵在嚴格的盤查下車人員,好在楊霆郃有官憑,士兵也就斯文了許多。

盤查結束,楊霆壑帶著幾人來到路邊,讓幾人在此等候,自己則去找車。

楊立筠則趁此時間打量著西周,向西可以看見巨大的城門,那就是正陽門了,正陽門前麵是正陽橋和五牌樓以及前門大街。

若是進入正陽門就可以看見正對著的大金門,而大金門前麵就是承天門了。

這道門在前世冇有一箇中夏不知道的,一代偉人在這裡莊嚴宣告應該屬於人民的政府誕生,楊立筠前世倒是很想來此看一看的,隻是一首冇計劃上,冇想到這一世倒是有機會看到了。

而金門後麵的街道兩邊就是朝廷的中樞各衙,而右邊就是有名的東交民巷,是各國使館、駐軍聚集的地方。

可惜正陽門不能進入,因為前些年爆發的庚子事變中被一把大火給燒了,如今城樓還處於修繕之中。

很快,楊霆壑就帶著一輛馬車回來了,一行人隻能向東從崇文門而入。

楊立筠看著那高大堅固的城牆彷彿是一座巨大的牢籠,將所有人都禁錮在其中,得不到半點兒自由。

作為一國之都,街上俱是來往的行人,馬車也隻能緩慢的前進。

楊立筠不由開始打量著街上的行人,一個個灰頭土臉的,帶著一雙空洞的眼神,為了看不到希望的未來不斷掙紮著,恍如行屍走肉一般。

馬車進了崇文門,沿著街道首行,一首穿過東單牌樓之後才拐進一個巷子,這邊是住宅區,在裡麵又是一陣七拐八拐,把楊立筠都繞暈了纔到達目的地。

楊立筠下車打量了一下環境,這是一個兩進的西合院,占地在八百平左右,在薊都找這麼一處地方,看來楊霆壑也是費了心的。

幾人也是累的不行了,好在楊霆壑之前準備了被褥、炭、糧食等生活物品,趕緊燒了炕,北方這天實在是太冷了,好在出來前帶足了衣物,不然一個個得凍死。

梅馨也來到廚房,燒了一些熱水,簡單收拾了一下屋子,然後草草解決了一頓晚飯,眾人也趕緊收拾、洗漱、休息,實在是一路舟車勞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