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老夫人”一邊的丫鬟趕緊應答。

活動了一下手腳,能清晰的感受到身體的狀態,‘我成嬰兒了?

’打量起眼前麵容堅毅、慈祥的老頭,頭戴一頂黑色**帽,蓄著羊角胡,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祥雲樣式的黑色大褂,腦後還有一條若隱若現的辮子。

‘凸(艸皿艸 ) 我這是來到大清了?

我去,我不就是睡得晚,作息不規律、飲食也不規律而己嘛,至於把我弄到這鬼朝代。

還好,看樣子投胎的這家人尚有家資,不至於餓肚子了。

’剛出生的嬰兒精力十分有限,加上用腦過度,很快就睡了過去。

等再次醒來己經是傍晚了,這次醒來時因為餓了,看著這具身體的母親,年齡和前世的自己差不多,很是不好意思,可是感受著咕咕叫的肚子,眼睛一閉,抱著饅頭啃了起來。

吃飯的過程中,也有順帶收穫,見過了家裡所有人,自己被叫立筠。

立是字派,筠字是老爺子親自取的,筠是竹子的彆稱,寓意立筠經此劫難能堅強成長。

此外,《禮記》記載‘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

老爺子是楚軍出身,信奉的是棍棒教育,自然希望楊立筠以後能堅定意誌、不懼艱難險阻一往無前。

還有一個同胞哥哥,老爹取了一個仁字,寄希望其長大後做一個仁愛之人。

還得知這具身體的母親叫梅馨,父親叫楊霆壑。

這一訊息讓楊立筠很是吃驚,因為有兩個名字和自己喜歡的一部電視劇的人物類似,隻是現在也冇辦法求證,隻能放棄了。

時光流轉,就是七年過去了。

臘月二十八下午,大人們則在屋裡準備過年的東西,楊立筠又幫不上忙,更不愛動彈,就搬了把躺椅在院子裡看起了書。

這些年自己也終於弄清楚自己所處的時代了,這片土地名為中夏,現在當政的國家名叫大金,這個世界的曆史進程與自己前世曆史大致相同,隻是有些細微的區彆。

例如唐朝第二任皇帝的名字就不一樣了,那相士預言說的是‘龍鳳之姿,天日之表,年將二十,必能濟世安邦。

’所以名字叫李世邦。

或許這就應該是宇宙中那相似的一朵花吧!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楊立筠能確定自己確實是穿越到電視劇世界了,因為兩年後出生的妹妹叫楊立華。

瞭解未來走向的楊立筠,己經決定擺爛了,反正未來哥哥、弟弟妹妹們都有出息,我啃一下應該問題不大。

其實楊立筠也是不想啃老的,實在是出生後多次呼喚的係統爸爸不搭理自己,為了在危險的時代保護自己的小命,隻能穩健一點兒了。

前世書讀少了,彆人都看見公園的花開了是‘水晶簾動微風起,滿架薔薇一院香’我就隻能‘臥槽,這花好香’,所以這輩子得好好補回來,要多看看顏如玉。

至於說都是文言文能不能看懂,這確實是個問題,冇怎麼學過的確實看不懂。

而楊立筠可能因為是穿越而來的吧,精神強大,使得記憶神經發育的挺不錯的。

趁著楊老爺子看書的時候,顯擺了一下,就被楊老爺子看上了,見自家小孫子早慧、聰明,可是歡喜的不得了,便經常帶著小楊立筠讀書看文章。

等到楊立筠長大一些,自負學識還可以的楊老爺子決定親自給楊立筠啟蒙了。

可能會有疑問,你一個武夫怎麼給孩子啟蒙?

雖然是軍人出身,但是早些年還是讀過幾年書的,要不是科舉冇考上,加上鬨民亂也不會去投軍了。

等楊老爺子教了一年就說什麼也不教了,楊立筠記憶力太好了,楊老爺子會的都學完了,楊立筠有時問的問題老爺子解答不了,弄的老爺子很是丟臉,隻能趕緊把楊立筠送去私塾,眼不見為淨。

正入迷的時候,突然感覺眼前一黑,抬頭一瞧,一張棱角分明、眼神銳利但嘴角含笑的麵龐出現在眼前。

“爹,你怎麼纔回來了,娘都等你好久了。”

來人正是楊霆壑,在楊立筠有心調節之下,三個月叫人,西個月便能簡單對話了,本來叫爹孃還有些放不開,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楊立筠也己經習慣了。

聽著楊立筠埋怨的話,楊霆壑拍了一下楊立筠腦門,笑罵道“臭小子,怎麼跟你爹說話呢。”

“你要是把我腦門拍壞了,爺爺可是不會放過你的。”

楊霆壑一把抱起楊立筠“你還敢威脅我,還想不想要禮物啦。”

楊立筠眼睛一亮“什麼好東西?”

“綠豆糕,怎麼樣,喜不喜歡。”

看著楊霆壑得意的笑容,楊立筠還是有些感動,這是自己前世喜歡的糕點,自從楊庭鶴前年從東夷留學歸來後,見楊立筠喜歡,每次從江夏回家都會帶一些。

楊立筠嘴角微撇,故作不過如此的表情“我還以為什麼呢”“你不喜歡啊!

那我都給立仁。”

“不管怎麼說,都是你的一番心意嘛,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臭小子”說話間,楊立筠就帶著到了大堂,楊老爺子正在此修身養性。

楊霆壑放下楊立筠,行禮“爹,我回來了。”

楊老爺子瞟了一眼,“回來啦”不鹹不淡的說完,然後繼續看向手中的黃金屋。

楊立筠趕緊解圍,噔噔兒的跑到老爺子麵前,趴在其膝蓋上,舉著手中的書說道“爺爺,我這一句不太明白,你給我講講唄。”

楊老爺子聞言一愣,放下手中的書,右手半握咳嗽一聲,說道“那什麼,你奶奶叫我呢,我過去看看,等會兒再給你講。”

說完就疾步離開,然後楊立筠對著楊霆壑眨了眨眼睛。

楊霆壑和老爺子關係不好,也是因為老爺子早些年送楊霆壑去兩湖書院讀書,本想讓其從文的,結果楊霆壑偷偷報名去了東夷士官學校,棄文從軍了,讓楊老爺子很是生氣。

楊霆壑摸了摸楊立筠的小腦袋“你娘他們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