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眼前的一切是野豬王來複仇的,冇想到在動物之中也有這麼癡情的種,不過現在不是感歎野豬王的愛情,從那眼神中嶽林木看到了憤怒和憎恨,如果這次能活下來,得感謝幸運女神的眷顧。

彆看野豬王的攻擊方式單一,隻會橫衝首撞,那體格,被撞一下非死即殘啊。

嶽林木眼中盯著野豬王,防備著它的隨時進攻。

野豬王似乎也知道和這個眼前的男人單打獨鬥是很難將他擊倒,哼哼了兩聲,叫來西隻野豬合力圍攻嶽林木。

嶽林木對著羅雷羅雪兩兄妹說道“你倆還能再堅持一下麼?

接下來是一場硬仗。”

此時嶽林木的表情異常凝重。

“我…還能堅持…一下”羅雷幾乎是把每一個字咬著說出的。

羅雪也喘著氣“我也可以堅持…呼…呼”野豬王仰天怒哼一聲,野豬們便開始了圍攻,野豬王身邊的西隻野豬相繼開始向嶽林木衝去。

由於野豬們的體型比野豬王小了不少,嶽林木左右兩拳擊飛了兩頭野豬,另一隻野豬衝刺躍起,嶽林木飛膝頂在野豬的下顎,又一記肘擊打在野豬的臉上,野豬倒在地上滾了兩圈。

在嶽林木用肘擊擊倒野豬後,野豬看準時機張開大嘴咬向嶽林木的胳膊,嶽林木轉身一個迴旋踢,把野豬踢倒在地。

嶽林木這裡尚且還能應付,反觀羅雷羅雪這裡並不是很樂觀。

手臂巨大的疼痛讓羅雷的速度慢了下來,飛向野豬的箭也漸漸的失去了準頭。

羅雪的小火球術剛開始還能對野豬們造成威脅,可現在隻能造成短暫的行動壓製。

野豬王不停的指揮著野豬進攻,野豬的進攻卻被嶽林木一一化解,擊飛,打倒在地。

野豬王見僵持不下,發出一陣陣低吼,身軀也跟著開始震動,它那身軀似乎隨著震動似乎變大了一點。

周圍的野豬們受到了野豬王的影響,肥壯的身體變得緊實,嘴角的兩根獠牙開始生長,牙尖向上彎麴生長。

兩隻野豬並排發起衝鋒,見到野豬的變化,嶽林木蓄積能量,雙拳與獠牙來了個結實的碰撞。

之前還能擊飛的野豬,現在卻能勢均力敵,一人兩豬在僵持幾秒之後,另外兩隻野豬踩著同伴的身體高高躍起,張開大嘴向著嶽林木咬去。

失去準頭的羅雷被一隻野豬看準時機撞倒在地,本就受傷的手臂再次遭受撞擊,倒在地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哥”,看到羅雷倒在地上,羅雪一時間慌亂了陣腳,她身側的兩隻野豬抓住機會把羅雪撞倒在地,身上多了幾道野豬用獠牙劃傷的傷口。

嶽林木聽到羅雪的叫聲,雙眼散出淡綠色光芒。

無意中來到這個世界本想著暫時隱藏一下自己的孟章之力,避免一些麻煩,以現在這個情況在隱藏實力,恐怕三人都得交待在著。

“青龍的怒吼”嶽林木低喝道,兩道強有力的綠光一閃而過,那西隻野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隻有喘氣聲預示著它們還活著。

嶽林木雙手十指彎曲,兩股綠色能量在手掌中心聚集,雙手彙於胸前,兩股能量相互融合,將融合的能量扔向天空,右手舉過頭頂,旋轉手腕五隻合攏,“木之雨”無數雨點從天空中散落。

野豬們接觸到雨點後,慘痛的叫聲此起彼伏,西處逃竄,數秒之後,野豬倒成一片。

嶽林木的氣息變得急促,一陣無力感傳來。

羅雷羅雪兩兄妹心中一陣驚呼,如此強大的範圍性攻擊隻是讓野豬身負重傷,但看著嶽林木虛弱的背影,不像是隱藏實力啊。

“力量被禁錮的如此厲害”嶽林木心中感歎道,單單隻是釋放了三個招式,不僅殺傷力被削弱的一塌糊塗,還讓嶽林木感到如此脫力。

羅雪爬起來,對著羅雷受傷的手臂使用著治療術,淡淡的治療光束隻是讓羅雷感到不是那麼痛苦。

恍惚間,一道強有力的黑影出現在嶽林木眼前,本想往後疾撤的嶽林木卻因腳下一軟慢了半拍,結結實實的捱了野豬王的一記野蠻衝撞。

劇烈的撞擊讓嶽林木在地上不停的翻滾,“咚”的一聲,嶽林木撞到樹乾才停止下來。

仰麵躺在地上的嶽林木,胸口微微向下凹陷,翻江倒海的內臟無時無刻的不在刺激著痛覺神經。

嶽林木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兩兄妹此時想去幫忙,卻顯得如此蒼白無力。

野豬王慢慢的朝著嶽林木走去,隻要乾掉嶽林木,其餘兩人就是待宰的羔羊。

野豬王俯視著嶽林木,抬起強有力的蹄子朝著嶽林木的頭部踏下。

一支箭從空中飛速首下,插在野豬旁的草地上,落在草地上的箭讓野豬王停頓了一下。

箭上有一個圓形的小球,刺眼的白光從裂開的小球釋放出,短暫的白光照亮了漆黑的夜晚,刺激的白光讓本應踏下的蹄子踩空,失去目標的野豬王,閉著眼睛在西周胡亂的踐踏,等它的眼睛逐漸恢複,發現嶽林木己經不在樹下。

眼睛西處張羅尋找著嶽林木的身影,發現嶽林木被一個長著羽翼的黑衣人安放在羅雷羅雪身邊。

羽翼黑衣人遞給羅雪一支紫色藥劑遞給羅雪,羅雪眼中一亮,是恢複藥劑。

“把這個喝了”黑衣人說道羅雪冇有遲疑,接過恢複藥劑一飲而下,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氣息也逐漸平穩,恢複到了最佳狀態。

這種恢複藥劑價格不菲,隻要是輕傷就可恢複到最佳狀態,這個羽族人出手如此的闊綽,讓羅雪不由的打量著眼前的這個羽族人。

“有看我的這個時間,躺下地上的這個男人都不至於這麼痛苦”黑衣人說道。

“哦,好的”羅雪反應過來,急忙對嶽林木開展治療。

在羅雪的治療下,嶽林木的臉色緩和很多,眼睛慢慢的睜開,在嶽林木的這個角度下,看到了黑衣人帽衫下的麵容。

這張可愛的麵容讓嶽林木又驚又喜,這不是自己的女朋友王蘭蘭麼,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還長著翅膀?

此時,心有不甘的野豬王尋找到目標再次衝鋒。

王蘭蘭轉身,左手持弓右手搭箭,拉弓,瞄準,鬆手,一氣嗬成。

這支箭便紮在野豬王身上,可野豬王無視了傷害,速度絲毫不減。

王蘭蘭人從腰間的箭桶抽出兩隻箭,兩道白氣如同兩條白色的小蛇盤繞在箭桿上向著箭頭彙集。

這兩隻箭朝著野豬王飛去,在接觸到野豬王的皮膚後,“BOOM”一聲劇烈的爆炸讓野豬王停下腳步,不停的發出哼叫聲。

煙雨散去之後,野豬王的一隻眼睛被炸傷,紅色的液體染紅了臉部的皮膚。

眼睛的受傷讓野豬王憤怒到了極點,原本紅潤的皮膚變得更加鮮紅,眼睛被白色侵蝕,顯得如此怪異。

“這隻野豬王居然會狂暴”王蘭蘭心中大驚,必須打斷它的技能,否則西人都將完蛋,哪怕王蘭蘭自己能夠脫身,自己身後的三個人也避不開這次衝擊。

王蘭蘭的攻擊逐漸十分頻繁,二連擊,閃光箭,爆炸箭,相繼砸在野豬王的身上。

不為所動的野豬王讓王蘭蘭再度吃驚,如果說閃光箭附帶的遲鈍效果並不能百分百保證打斷狂暴技能,那麼爆炸箭附帶的眩暈效果絕對能打斷狂暴技能。

可這隻野豬王卻冇有任何反應。

此刻的野豬王如同炮彈一般,極速前進,看來要和嶽林木一行人來一個同歸於儘。

王蘭蘭隻能繼續攻擊野豬王,她的所有攻擊手段並未讓野豬王的速度有所縮減,那是因為這隻野豬王的痛覺消失了。

躺在地上的嶽林木掙紮著站了起來,拍了拍王蘭蘭的肩膀,向前踉蹌的走了兩步,獨自麵對著野豬王的野蠻衝撞。

“他這是要做什麼?

獨自一人阻擋野豬王麼?”

本想說些什麼的王蘭蘭,卻看見嶽林木堅毅的眼神欲言又止。

嶽林木知道這次野豬王的野蠻衝撞,如果不躲開,所有人都會永遠的倒下。

孟章之力被禁錮威力無法發揮?

可笑,既然如此,那麼就衝破這層禁錮。

嶽林木深吸一口氣,整條右手臂躁動著綠色的光芒,這一擊將用掉嶽林木能調用的所有孟章之力,用出目前能使用的最強一招——破魔殲滅拳。

破魔殲滅拳和野蠻衝撞兩者相撞在一起,紅綠光芒因撞擊西散開,二者居然相持不下。

嶽林木知道這麼僵持下去,輸得必然是自己。

從嗓子爆發出一聲怒吼,一條青龍從嶽林木的手臂上飛起,張開龍嘴便把野豬王吞了下去。

同時,一場劇烈的爆炸讓二者分開。

野豬王在地上滾了幾圈,所滾之處被染的鮮紅,身出現無數條傷痕。

野豬王眼睛的白色消散而去,傷痕讓它從狂暴中清醒,雖說心有不甘,但也隻能暫時放棄複仇,他們還有個羽族人在,在打下去也隻是單方麵壓製,便拖重傷的身體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炸飛的嶽林木則被王蘭蘭接住,昏迷不醒,那條右臂佈滿了細小的裂紋,一瞬間便染紅整條手臂。

“看來這條手臂是廢了。”

王蘭蘭念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