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從金銀村的大門處首首的向裡走去,會看見一座高聳的建築,它如同一個巨大的巨人一樣矗立在村子的中心。

最奇特的是樓頂的觀光露台。

隻要坐在露台裡轉一圈,金銀村的全景儘收眼底。

與周圍的建築形成鮮明的對比,在燈光照映下夜晚中的它,是金銀村難得風景區。

在建築的大門口上方寫著冒險者工會五個大字,工會的大廳擺著數十張桌椅,有人在這裡聊天,有人在這裡喝酒,甚至有人在炫耀自己的裝備武器。

“晴沫空小姐”一個年邁急促的聲音從工會的門口出來,一對中年男女攙扶著一位老者踏入冒險者工會。

工會大門靠左的位置,晴沫空正在自己的工作區忙碌著。

晴沫空的工作區由一張長方形的吧檯組成,在吧檯後方是一個個的玻璃展台,展台上擺放著酒水等一些飲品。

在吧檯的旁邊是一座公告欄,上麵貼著幾張委托。

聽到呼喚晴沫空從吧檯的小門走到這位老者麵前。

老者的雙手緊握著柺棍,“咳...咳咳,晴沫空小姐,不好了,出大事了,咳...咳”“村長,你先彆著急,坐下來慢慢說”晴沫空扶著村長坐找了一張空閒的桌子坐下,並吩咐一名服務生倒了杯水。

“咳,是這樣的,治療我舊疾草藥所剩無幾,我那孫子和孫女今早和我說去找草藥,咳,這都出去一天了還冇回來,我在羅雷的房間發現了一本藥草集。”

說了幾句,村長劇烈的咳嗽了幾下,那捂嘴的手帕咳出不少的血。

眾人麵露驚訝之色,村長卻擺了擺手接著說道“我從那本草藥集裡發現一種叫螢鳴草的草藥可以治療我這舊疾。

咳...咳,這螢鳴草在熒鳴之森的地方纔能找到,晴沫空小姐,你快發出委托。”

說完,村長又劇烈的咳嗽起來。

“這是委托定金,事成之後我們將支付三十萬冒險幣”村長身邊的中年男子說道。

聽到報酬是三十萬冒險幣,工會內的冒險家們一個個的都想躍躍欲試,三十萬的冒險幣可以交易一件較好的金製裝備。

可那畢竟在螢鳴之森,這其中的危險性很不確定,很看臉。

晴沫空把委托寫好,張貼在公告欄之中。

C級委托:前往螢鳴之森尋找羅雷、羅雪。

報酬:三十萬冒險幣。

委托人:羅德爾這時一名男子高聲音喊道“本人初級二階冒險家,尋找三位勇敢的冒險家組隊,報酬西二二二分成”這名男子身材不高,皮膚黝黑,一件背心凸顯出那強壯的身軀,一把大劍立在他的身邊。

“初級二階冒險家,組盾戰士,弓箭手,刺客,報酬西二二二分,每人一件銅級裝備作為補償”這妖嬈的組隊聲一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隻見這女子身材高挑,金絲的頭髮披在肩上,尖尖的耳朵凸顯出精靈族的特征。

雖說這銅級裝備不怎麼值錢,但報酬還是比較豐厚的,對比起那名戰士的分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男子冷哼道“哼,原來是一隻搔首弄姿的精靈啊”女子也冇生氣,嫵媚的笑道“老孃會治療”“戰鬥中還不是要我們戰士保護”男子大聲回懟道女子保持著之前的語氣“老孃會治療”“會治療頂個屁用啊,要攻擊冇攻擊,要防禦冇防禦,逃命的時候跑的還慢。”

男子怒吼道女子還是淡淡的一笑“老孃會治療”“你....”男子被懟的啞口無言。

正如男子所說,牧師從攻擊,防禦,速度上都不如其他職業,但是治療量很足啊,在隊伍中屬於中堅力量。

就在兩人爭吵不休時,有人說道“委托被拿走了”“什麼?”

一聲驚呼,一眾冒險家們看著空空如也的公告欄,“誰拿走了委托?”

男子怒喊道“被一名黑衣人拿走了”晴沫空指了指工會門口,“看他的胸章,是初級一階的冒險家”,隻見那名黑衣人在背後張開一對羽翼,消失在了工會門口。

此時,“嗡...嗡...嗡”皆字石頭從嶽林木的手中發出陣陣的震動聲。

處於夢鄉中的嶽林木被驚醒,條件反射般的起身。

嶽林木的起身也把正在睡夢中的羅雪和羅雷驚醒 ,看著嶽林木凝重的神情,羅雪問道“嶽大哥,怎麼了?”

嶽林木凝重的說道“有東西進入了安全區,你們在這裡等一下,我去看看什麼情況”說罷,嶽林木拿起一根火把朝著擺著前字石頭的方向走去。

在離石頭的不遠處,藉著星光隱約能看見一個高大黑乎乎的身影,由於不確定前方是什麼,嶽林木把手中的火把丟了過去火光掉落在黑影的旁邊,藉助火光看清了黑影的真麵目,比蝴蝶豬的體型還要大上一圈的野豬,隻不過這野豬冇有蝴蝶結。

嶽林木看著眼前的野豬,根據身形判斷,是領主級彆野豬王。

皆字石頭突然劇烈嗡嗡震動,其他地方也被入侵了麼。

隨後“啊”的一聲從營地的方向傳來,不好,羅雷他們有危險。

嶽林木剛想轉身去救援兩兄妹,野豬王攻向嶽林木,它似乎看出了嶽林木的想法,並不給任何嶽林木機會。

嶽林木抬手應對,右手握拳與野豬王碰撞在一起。

巨大的力道讓嶽林木後退了三西步,而野豬王卻紋絲不動。

“好傢夥,這攻擊力和防禦力跟之前的蝴蝶豬不是一個等級啊,這下難辦了”嶽林木心中暗暗叫苦。

野豬王再次攻向嶽林木,嶽林木向右側身閃躲,一躍而起右拳朝著野豬王的左眼揮去。

野豬王看著即將落向自己眼睛的拳頭,右蹄插於地麵,身體往右一擰,後腿強有力的一側甩向嶽林木,由於空中無所閃躲,嶽林木的右拳打向後腿。

嶽林木被野豬王的一甩,飛去出兩三米的距離,右拳打向後腿卸了一部分的力,才讓嶽林木並未受到什麼傷害。

“如此龐大身軀居然這麼靈活”嶽林木暗自道,“不能和它戀戰,得找機會脫身”野豬王把右蹄從土裡拔出,衝著嶽林木哼哼兩聲,轉身朝著營地跑去。

它的目標難道是羅雷和羅雪?

嶽林木在野豬王的身後,朝著營地飛奔而去。

到達營地後,羅雷羅雪正在被一群小野豬圍攻著,羅雪使用著小火球術阻擋著小野豬,羅雷則是用弓箭一箭一箭的射向小野豬。

在他倆的合力攻擊下,一隻隻小野豬不斷地倒下。

羅雷羅雪的狀況漸漸的越來越不樂觀,羅雪不停地喘著粗氣,小火球術釋放的間隔越來越長,羅雷的臉色蒼白無比,咬著牙使用著手裡的弓箭。

野豬王來到了蝴蝶豬的身前一聲悲情的哼叫聲讓小野豬們停下了進攻的腳步,野豬王看著蝴蝶豬的屍體,不停的哼唧,用鼻子拱著蝴蝶豬想讓它站起來。

野豬王對著幾隻野豬哼唧一聲,那幾隻野豬走到蝴蝶豬的身前,推著蝴蝶豬漸漸走向黑暗。

見蝴蝶豬被推著走遠,野豬王那滿含淚水眼睛怒火中燒,似乎不把嶽林木三人撕碎誓不罷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