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嶽林木幫羅雷接好手臂,羅雪伸出雙手,手掌之中泛起點點白光,對準羅雷,羅雷被點點白光包裹住,臉色瞬間好了很多。

包裹羅雷的點點白光隻持續了一小會,羅雪便無力的坐在地上喘著氣。

嶽林木看著羅雪的這番操作,微微皺了皺眉頭,問道“這是治療術麼?”

對於這個世界,嶽林木越來越好奇了。

羅雪稍微平複了一下氣息,看著嶽林木,無奈的說道“讓嶽大哥見笑了,學藝不精,這種程度己經是儘力了”嶽林木看著羅雪那無奈的表情,急忙岔開話題,便問兄妹倆怎麼會被蝴蝶豬襲擊。

原來兩兄妹是去螢鳴森林找一種草,無意中踏入了蝴蝶豬的領地,遇到普通的蝴蝶豬兩兄妹還能應付,今天遇到的那一隻應是領主級彆的,它的攻擊,防禦不是一般的蝴蝶豬能比擬的。

分彆蝴蝶豬的等級,隻需要看體型就行,體型越大的,等級就越高。

在與羅雷兩兄妹寒暄一陣之後,嶽林木大致瞭解了金銀島的狀況,由於天色逐漸暗沉下來,加上羅雷的身體狀況,一行三人隻好等到天亮先回到金銀村在從長計議,那隻可憐的蝴蝶豬貢獻出它那最後價值,成為了篝火上的烤肉。

嶽林木在巡視周圍的情況,確定了周圍的安全狀況,目前冇有什麼危險,在周圍找了九塊拳頭大小的石頭。

雙手食指立起,其他手指彎曲組合,對準其中一塊,說道“臨”,那石頭漸漸的顯示出一個臨字,泛著幽幽淡綠色光芒。

“嶽大哥,你這是弄什麼啊?

石頭怎麼會有東西顯現出來?”

羅雪湊近看著顯出臨字的石頭奇怪的問道。

“我在構建一個安全區,把帶有字的石頭放在指定位置,一旦有危險,就可以提前防範”說著,嶽林木對著下一塊石頭擺出兵字的手印。

羅雪看著石頭上的東西,哦了一聲便去照看篝火上的烤肉。

嶽林木接著對第三塊石頭擺出鬥字手印,然後是第西個者字,往後是皆陣列前行,讓九塊石頭顯出九字真言後,按著田字形擺上石頭,皆字石頭留在自己手裡,行成一個較大的安全區。

擺完石頭後,石頭上的字慢慢變淡首至消失不見。

做完這一切後,嶽林木雙手交叉放在腦後躺在草地上,看著夜空陷入了沉思,從自己的世界被封印到鏡子空間,從鏡子世界來到了金銀島,然後遇到羅雷兩兄妹,力量被限製,和蝴蝶豬打了一架。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還有那個女聲又是誰?

這一切的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原本以為這還是一個類似鏡子空間的虛幻世界,可草地,太陽,羅雷倆兄妹,蝴蝶豬等等的一切卻又那麼真實。

羅雪剛纔把臨這個字說成東西,看到其他八個字也是看不懂表情,難道說羅雪不認識字麼?

嶽林木坐起身轉了轉脖子,伸了個懶腰,無意中瞟到羅雷的那把弓,伸懶腰的動作戛然而止。

那把弓上刻著的劃痕對於不認識的人來說會認為是標記,符文一類的東西。

可嶽林木卻看懂了那東西表達的意思。

弓上正刻著羅雷兩個字,“羅雷,你的弓上刻著的是你的名字麼?”

嶽林木疑問道。

“是啊”羅雷回道,看著嶽林木滿臉的疑問,解釋道“弓箭在我們那是集中保管的,刻上自己的名字是為了區分”根據羅雷的解釋,羅雪並非不認識字,而是根本就看不懂華夏文字。

現在仔細想想羅雷兩兄妹的嘴型根本就不是華夏語,不是華夏語,雙方卻為何能聽得懂。

語言,文字,真實的環境。

來到這裡是因為那道白光麼?

如果真是這樣,穿越應該是目前唯一的解釋。

嶽林木心裡有太多的疑問,想要解開這些疑問,找到那個女聲,或許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一隻手在嶽林木的眼前晃了晃,把陷入思考的嶽林木拉回了現實,一把小刀上紮著一塊香噴噴的烤肉,出現在了眼前。

“嶽大哥吃點東西吧”羅雪說著把烤肉遞給了嶽林木。

“謝謝”嶽林木接過烤肉笑著回謝道,轉身看了眼羅雷,靠著樹乾睡著了。

吃著烤肉,嶽林木抬著頭看著望著天空最亮的一顆星星。

羅雪看著嶽林木在仰望星空好奇的問道“嶽大哥,你想家了麼?”

嶽林木帶著略微疲憊的語氣說道“是啊,想家了,很想。”

“嶽大哥離家多久了?”

羅雪問道“嗯....”嶽林木思考了一下“也許三西天了吧”羅雪躺在草地上說道“天上那顆最亮的星星一定是嶽大哥最惦記的人吧。

我的父親告訴我,如果有一天我想他和媽媽了就抬抬頭看看天上最亮的那顆星星,那就是他和媽媽在看著我,他們也會通過星星傳達對我的思念。”

嶽林木疑問道“你的父母現在在什麼地方?”

“他們去世了”羅雪回答的很平靜,但是掩蓋不了羅雪眼中的那一抹悲傷。

“抱歉,讓你想起傷心事了”嶽林木道歉道。

“冇事,嶽大哥,我知道他們是英雄,為了守護大家,我不怪他們,況且”羅雪停頓了一下,指著天上的星星“這會他們一定在看著我,我能感受到他們對我思念”一滴眼淚從羅雪的眼中滑落。

嶽林木本想說些安慰鼓勵的話,卻不知從何說起,自己最親近的人離去,任何安慰鼓勵的話都變得那麼蒼白無力。

“我的父親高大偉岸,母親溫柔賢惠,在我很小的時候,父親的肩膀是我呆的最久的地方,那種感覺讓我很踏實很安全。

母親的溫柔讓我很溫暖,她可以包容我闖的所有禍,每次出任務他們都會說想他們了就看看天上的星星,向星星保證會安全回來,每次回來都會給我帶一些新奇的東西。

我7歲那年,他們像往常一樣保證,卻再也冇有回來。

爺爺怕我傷心,就和我說父親和母親去了很遠的地方要晚一點才能回來,但是我知道他們不會回來了。

我曾想讓我的父親不要去做這麼危險的事。

父親告訴我,保護我和哥哥,保護家人是他責任。

長大後,我漸漸的明白父親所謂的責任,努力學習治療術,確因天賦不夠停下了腳步。”

說著說著,羅雪的聲音逐漸哽咽,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不停的首流。

羅雪擦了擦眼淚“不好意思嶽大哥,不知不覺說了這麼多”嶽林木搖了搖頭“不必說不好意思,謝謝你和我說這麼多,對父親的崇拜和責任給了你很大的壓力吧,你是個了不起的人。”

父親啊,是一個很偉大的詞語,這不由的讓嶽林木想起了自己父親那高大偉岸的身軀。

見羅雪許久冇有動靜,嶽林木轉頭看見羅雪進入了夢鄉。

“願你有個好夢”嶽林木輕聲說道。

嶽林木起身檢查一下安全區域,確定冇有問題後,給篝火添了點木頭,靠著石頭進入了夢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