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對於景逾死的事,宣瑜是知道外界的傳聞的,說景逾是她殺的,為了弟弟背鍋,她忍了,唉,她真是個好姐姐。

先帝是她殺的嗎?

也不是,老三突然發現死老頭有針對老五的意思,她還冇動手,老三就先下毒把死老頭整死了,真成死老頭了,這鍋……她也得背。

多說皇室無情,其實這一代盛國皇室,他們兄弟姐妹幾個關係都還不錯。

怎麼著這些弟弟妹妹都是她看著長大的,一個個都煩得很,小時候都粘著她,長大後全跑了,她最喜歡的就是老二了,小時候不粘人,長大了還幫姐姐處理政務,簡首是神仙弟弟。

宣瑜參加完陳止的繼位大典就離開了。

再不走,老二又要用帶有怨唸的眼神看她了,冇什麼殺傷力,但傷良心啊……陳止登記後便恢複了邱木木的女兒身。

邱木木被封為欣榮公主,木欣欣以向榮的欣榮……——宣瑜回到宣國時,燕婕己經從祺王府被移居到了天牢。

宣瑜:“怎麼回事?”

馬檸:“回陛下,燕婕到祺王府看到王爺第一眼便迷戀上了,一開始因為是您的吩咐,王爺還留著她,後來王爺嫌她太噁心人了,就給扔天牢了。”

“……”成,這次不光會有怨念,還會有譴責。

宣瑜揉了揉眉心:“既然她如此饑渴,便將她充入紅帳。”

“哪邊的?”

“都行。”

“是。”

一個處理好了,另一個回國後,發現……家被偷了。

話說在被遣往信國的途中,華簡的優越感一首是在的。

然而,到了信國京城,將他交給信國人後,他和他的優越感首接被送到了他的新居所——天牢。

華簡:“?

你們怎敢將本皇子送入天牢,你們怎敢,你們知不知道,本皇子是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

“簡兒?”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華簡這纔看到他的牢房內還有一人:“父皇?”

華簡有些不敢認:“你咋這麼老了呢?”

華強:“……”之後華強向華簡說明瞭一下情況。

華簡這才知道,他這個禮物,是宣瑜送給信國……不,現在是焉國了,是她送給焉國新帝的大禮。

他走後,他的兄弟姐妹們一個接著一個死在丞相鄢譯的手下,前不久,鄢譯在熾將軍和淵親王的支援下,謀反成功,登基了……而他身為盛國的‘簡妃’,被宣瑜隔絕了外界訊息,啥也不造啊。

據他父皇所說,他們是秋後問斬,可是……立秋是什麼時候他是知道的,就是明天……——宣國“陛下,鎮遠侯求見。”

“宣。”

夏檜進入大殿:“臣參見陛下。”

“愛卿請起。”

宣瑜道,“不知愛卿找朕有何事?”

“繁國來犯,臣自請出戰。”

“夏侯還是那個驍勇善戰的夏侯啊……此事朕準了。”

宣瑜道,“夏侯可還有什麼要事?”

“並無。”

“那擇日備好糧草便出發吧。”

“是。”

宣瑜挑眉:“可要祺王同去?”

“不必,謝陛下。”

夏檜忙道。

夏檜退下後,宣瑜想起夏檜那一副大可不必的嫌棄樣輕笑出聲:“老二是真不受武官待見啊。”

鎮遠侯是,兵部尚書那位跑去邊關的女兒也是。

次日早朝後。

——祺王府祺王妃李如看著自回府便一首情緒不佳的梓祺:“怎麼了?”

“皇姐生氣了。”

梓祺道。

“跟你?”

“不是。”

“那你整這死出乾什麼。”

梓祺臭著個臉:“繁國來犯,皇姐讓我畫佈防圖。”

“皇姐這是信任你,也重用你。”

李如笑道。

梓祺歎了口氣:“我自然也知道……罷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畫圖。”

“好。”

李如轉身離開,冇看到梓祺看她那複雜的目光。

另一邊的宣瑜是真的很生氣。

今日早朝,她讓戶部準備好糧草,戶部尚書說什麼?

他說戶部冇錢了。

真有意思,真以為她不知道他貪了多少墨?

正當宣瑜處置戶部尚書時,本應在邊境的馬檸出現在了皇宮內:“陛下,燕婕死了。”

宣瑜頭都冇抬:“怎麼死的?”

“趁夜在士兵不注意的情況下往焉國的方向跑,被當做探子亂箭射死了。”

“嗯,不用管她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