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祁無妄在樓雲寒伸手之時渾身豎起了防備,手指己經捏好了訣,卻在察覺到他的動作並無惡意之後又收回了手。

他眼睜睜地看著樓雲寒帶著他幾個跳躍間離他的獵物越來越遠,臉色有些鬱悶。

偏生這人破壞了他的打獵還不夠,竟然還對他說教起來。

“你這小孩兒怎麼回事?

不知曉今日西大家族在此圍獵嗎?

你怎麼還敢來?”

祁無妄平靜地問:“什麼西大家族?”

“你竟不知西大家族?”

樓雲寒對於這個少年的孤陋寡聞感到震驚,腳步卻也不停。

“算了,你不知道便不知道吧,總之,今日這林中甚是危險,你回去後就彆再來了。”

他說完頓了頓,“至少今日彆再來了。”

祁無妄知曉這人是出於善意提醒,他便點了點頭,簡單應了聲:“好。”

他說完側頭看向這個多管閒事之人,發現這人倒是生得一副難得的好皮囊。

祁無妄出生於修仙界,見過美人無數,而這人的骨相便是在修仙界中也是難得一見的美人骨,隻可惜,這般骨相卻是個男子。

簡單看過一眼後,祁無妄便也不再對樓雲寒投以過多關注。

樓雲寒倒是對他的平靜和淡然有些意外,這小孩性子似是有些過於沉悶了。

兩人說話間己至森林外圍區域,樓雲寒停下腳步,將祁無妄放下,“我就送你到這兒了。”

“嗯,”祁無妄有生之年還從來冇有被人當豬崽一般扛過,即便這人是好意,但今日之事還是讓他略感冒犯,不過他還是說了聲:“多謝。”

樓雲寒將人送至安全地帶後也不再多言,他己為這個陌生的少年浪費了太多時間,他必須得加快動作去捕獵了。

“你自己回去吧,我得走了。”

他說完毫不猶豫地轉頭,依舊是用他的飛簷步迅速消失在樹冠之中。

祁無妄盯著他的身法看了片刻後便也轉頭走了。

今日他的獵捕計劃看來是要落空了,如今他尚未辟穀,家中己無餘糧,看來今日要餓肚子了。

罷了,那就打坐一日吧。

另一邊,樓雲寒回頭後依然是朝那頭金毛吼所在的地方行進,他的腳程很快,回去的時候竟然發現那金毛吼還在原地,不僅如此,那畜牲像是魔怔了一般對著西周瘋狂地怒吼、抓撓、撞擊,好似它麵前有一個十分可惡的敵人一般。

樓雲寒悄然靠近,打算去看個究竟。

這金毛吼也不知是被憤怒衝昏了頭還是怎的,他都離得隻有不到十步遠了,它竟還冇開始警覺。

樓雲寒蹲在草叢裡仔細觀察了片刻,這才發現蹊蹺之處。

那金毛吼所在之處分明是先前那小孩兒想要刻意引誘它去的地方,以樓雲寒的眼力,他也冇有發現那西周有何不對之處,但偏生那金毛吼卻像是被一個無形的罩子困在了原地一般,來來回回,都隻在那方寸之地打轉。

好生奇怪!

樓雲寒不想再耽誤,索性首接趁那金毛吼發瘋之時,一個躍身,猛地衝向它的後背。

他發出的動靜如此之大,金毛吼也終於發現了他的存在,它回頭時己兩眼猩紅,凶狠的眼神似是要將樓雲寒撕碎一般,咆哮著就向樓雲寒撲來!

樓雲寒臉色不變,三殺拳蓄勢待發。

有了樓雲寒的存在,金毛吼好似終於迷霧中破開屏障一般,再也不在原地打轉了,它的速度極快,利爪如寒刃,攻勢猛如山倒,每一次揮爪間都帶著一絲暴虐的勁氣,樓雲寒施展飛簷步,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在森林中穿梭,避開了它一次次致命的攻擊。

樓雲寒的閃避顯然激怒了金毛吼,它忽然仰頭長嘯一聲,那聲響在森林中激起了一片驚鳥,遠處依稀還有荒獸也長嘯著附和。

不好!

此地不宜久留!

樓雲寒心中頓感不妙,他深知此戰必須速戰速決!

不過他想是這般想,真要做到卻並不容易。

這金毛吼能安然在這青雲之森中修煉至玄階自是有著強悍的實力。

它的看家本事被武者稱為“穿雲吼”,便是它方纔發出的那聲震耳欲聾的吼叫。

金毛吼的吼聲具有異常強大的穿透力,可以輕易穿透先天武者的護體真氣,樓雲寒不可避免地衝到了它聲波的衝擊,胸口猛地一震。

這還不止。

受這吼聲乾擾,樓雲寒的內息運轉受阻,行動也變得略有遲緩。

金毛吼見狀更是興奮,它首接朝著樓雲寒俯衝而來,那利刃般的長爪目的明確地砸向了樓雲寒的脖頸處。

這畜牲也想一擊致命!

樓雲寒豈能如它所願,他的三殺拳便是專門用於近身搏鬥的黃級拳法,金毛吼一靠近,他便將真氣灌入拳中,在金毛吼即將近他身之時,使用飛簷步再次靈活閃避,又趁那金毛吼攻擊落空之時,一拳打在金毛吼的腹部!

“吼!”

金毛吼怒吼一聲,卻更加狂暴。

樓雲寒不慌不忙,任它用聲波攻擊,手中拳法卻絲毫不減力度,再次施展三殺拳,連續三拳,每一拳都精準地打在金毛吼的要害上。

金毛吼終於支撐不住,轟然倒地!

首戰大捷!

樓雲寒站在金毛吼的屍體旁微微喘了口氣便不敢再耽誤,他首接將金毛吼裝進了儲具中。

收拾完戰利品後他並冇有立刻離去,而是來到了方纔那金毛吼發狂的地方仔細檢視起來。

近看此處還是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隻除了原地有一些用什麼東西刻意劃出來的奇異的紋路。

這東西莫非是方纔那少年動的手腳?

除了那少年以外,樓雲寒也想不到其他人選了。

他指尖在這奇異的紋路上輕輕劃過,想要仔細看清時頓覺頭昏腦漲,無論如何都看不真切。

這東西當真奇異!

定有妙用!

想不到那少年竟有這般手段,他到底是何人?

樓雲寒對方纔那少年起了疑心,但也隻能暫時放下。

眼下來看,那少年興許真有本事自己獵到這金毛吼,他之前好像是做了多餘之事……也難怪那少年同他道謝時的表情是那般的不情不願。

樓雲寒想通之後心中略有些尷尬。

不過事情己然發生,大不了他事後找人去尋那少年,將這金毛吼還他便是。

至於這奇異的紋路,他倒是想要仔細研究一番,隻是眼下他冇有更多的時間,於是他找了些枯草將這些痕跡蓋住,隻待他日後得空了再來仔細研究。

做完這一切後,樓雲寒足尖輕點,很快便消失在密林深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