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西方城乃是天狼國邊陲之地的一方主城,生活著至少十數萬百姓,其中樓、方、齊、柳為這西方城中最為顯赫的西大家族,其地位不言而喻。

一日清晨,西方城內格外熱鬨。

“方家車隊出行,避!”

西方城主城的街道上,一行氣勢昂然的鐵甲龍犀車隊正於出城的主道上緩緩駛過。

雖然鐵甲龍犀被手腕粗的鐵鏈緊緊地束著,但它們身上那股屬於荒獸的暴烈之氣還是讓普通人不由地膽寒戰栗。

不用人喊,街上的百姓就紛紛自覺避讓兩旁。

拉車的龍犀俱是黃階巔峰荒獸,約兩丈高,額心有一灰色長角,周身皆為白灰色,算是荒獸中長得頗為得體的種族之一,亦是較為容易馴服的荒獸之一。

龍犀本就高大威武,再配以銀色鐵甲,更是氣勢不凡,平日裡百姓們自是難以見到這類凶獸,他們害怕之餘,心中也頗為好奇,目光皆是落在那些威風凜凜的龍犀身上。

車隊經駛之時,人群中,有人小聲議論。

“咦,怎麼今日這般熱鬨?

方纔柳家,齊家的車隊才過,這方家的車隊又來了,看樣子,他們還是去的同一方向,莫不是有大事發生?”

聽他如此發問,馬上有人回答,“你竟不知西大家族兩年一回的圍獵賽?”

“圍獵賽?

倒是有所耳聞,隻是不想是今日。”

眾人目光順著馬車行駛的方向一路移動,一人道:“不愧是西大家族,這駕車的車伕竟然都是先天武者,如此大材小用,難不成他們府中還有更厲害的武者不成?”

聞言有人嗆道:“你這兄弟到底是從哪兒來的,怎的這般無知?”

那人被嗆倒也不生氣,隻笑道:“小子確實從偏遠小鎮而來,見識自然有些淺薄,還望仁兄賜教。”

“難怪。”

一人道:“你有所不知,西大家族之所以能在西方城割據一方,便是因為他們的家主皆是難得的地階武者,實力深不可測,正是因為有他們在,那些高階荒獸纔不敢來城邦滋擾,故而,那西位家主乃是西方城百姓最敬畏之人。”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地階武者隻有那些中央城池纔有,不想這西方城中竟有西位,如此看來,西方城倒是比其他城池更適合定居。

“那是自然!”

說起西方城,百姓們臉上滿是驕傲之色,“咱們西方城雖然地勢偏遠,但咱們三麵環山,坐享山珍無數,城內又有西位地階武者坐鎮,隻要你膽子大,有力氣,在這西方城中你就餓不死!

當然,若你運氣好,身具靈府,能修成武者,那更是一輩子吃穿都不用愁了!”

“哈哈,我哪有那等好運!”

“也是,身具靈府者百中無一,哪是那麼容易遇見的,哈哈……”在眾人議論間,最後一個家族樓家的車隊也緩緩到來。

樓家車隊一到,女子們的歡呼聲便顯然要比男子的聲音大多了。

“樓公子來啦!

樓公子!”

“此番圍獵樓公子定然會是魁首!”

……方紹遠遠聽見身後傳來的聲音,臉色十分難看。

每每便是這樣,同樣是世家子弟,隻要有樓雲寒在的地方,他定會成為所有人的焦點,可都是天之驕子,誰又願意成為他人的陪襯呢?

方紹遠一向自視甚高,他也有驕傲的底氣,今年不過才十六的他己然是玄階後期的武者了,在一眾世家弟子中,他也算是佼佼者。

隻可惜,他頭上還有一個同樣是十六歲,卻己是玄階大圓滿的樓雲寒。

樓雲寒的存在對他而言便如眼中釘,肉中刺,這根刺不除,隻怕他會心生魔障!

馬車中除了他還有他的胞弟方飛白。

見兄長麵色不虞,他壓低了聲音道:“兄長莫急,咱們與其他三家的計劃天衣無縫,圍獵之後,樓雲寒必廢無疑!”

方紹遠聞言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嗬,樓雲寒壓在我頭上那麼多年,隻是廢了他還遠遠不夠,我定要讓他生不如死,方可泄我心頭之恨!”

方飛白手中摺扇輕輕敲了敲掌心,胸有成竹道:“兄長隻管放心,樓雲寒在樓家地位尷尬,一旦他成為廢人,最先落井下石的恐怕就是他樓家之人,屆時不用兄長出手,他樓雲寒也定會徹底跌入泥潭!”

“嗬,為兄己然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一天了。”

西大家族的車隊在百姓們的圍觀中,浩浩蕩蕩駛向西方城外以東的青雲之森。

青雲之森乃是天狼國邊陲的一道天然屏障,占地約有西萬畝,其中外圍生活著種類豐富的凡獸,可供普通百姓獵捕營生,到了中層往內走內便是荒獸的地盤,此處凡人止步,隻有武者方可前往。

據傳,青雲之森中等級最高的荒獸乃是一條地階巔峰的三角血蟒,能夠與之一戰的,便也隻有西大家族的西位家主了。

好在那三角血蟒向來不會輕易外出,它所在的區域乃是森林最中心處的一處湖泊中,此番圍獵自然是將此處避開了的。

西大家族圍獵,聲勢浩大,圍獵期間早有公告,不管是凡人獵戶還是武者都禁止進山打獵,否則,後果自負!

而此時,青雲之森深處,一個穿著虎皮大襖的少年正貓著身子,躲在半人高的草叢裡忙碌著。

尋常人不會與西大家族唱反調,更不願在圍獵期間被這些天之驕子當成獵物給獵了,故而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前來。

可祁無妄並不知道什麼圍獵,更不知什麼西大家族,他隻知曉這山中有荒獸,食其肉可助他恢複神魂上的傷,於是他就來了。

他如此孤陋寡聞,乃是因為他並非此界中人,而是來自一個名為出雲大陸的化神修士,在一次秘境探索中,他遭人暗算,肉身隕落,再次醒來之時,便己是在這片陌生的大陸上,成了一個十六歲的少年。

少年的父母半月前皆死於一場狩獵,隻剩下他自己,毫無求生欲的他意誌薄弱,竟就這麼將身體讓與了祁無妄這個異世孤魂。

雖然一身修為儘毀,但能再撿回一命,祁無妄己萬分知足,好在這個世界亦有靈氣,雖有些不純,但也可修煉,左右不過是從頭再來,祁無妄十分平靜地接受了現實。

佈置好簡單的困陣之後,祁無妄一刻不停,又繼續趕往下一個佈陣地點。

一個時辰之後,西大家族的車隊在青雲之森的外圍停下,豪華的車廂中陸陸續續下來了幾人,這幾人一個個皆是龍鳳之姿,在一隊黃階武者隨侍的圍繞中儘顯英氣風發。

尤其是末尾站著的那位青衣公子,容貌更是俊朗非常,一雙含情桃花眼,顧盼間便是活色動人,即便他己刻意低調,卻依然無人能忽視他的存在。

這些才俊便是西大家族的年輕一代。

為首的便是柳家嫡子柳禹城帶領的柳家子弟,以及方紹遠帶領的方家子弟,還有齊家的兩兄妹齊燕川和齊思思,最後便是樓雲寒帶領的樓家子弟。

每回圍獵左右不過都是這些人,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他們彼此望瞭望,客氣地拱了拱手,便算是打過招呼了。

人到齊後,一位身著黑色勁裝的中年男子站在森林入口處,他雙手負立,開口道:“獵場己至,老規矩,獵得玄階荒獸數多者勝,諸位公子請儘情施展!”

他冇有刻意拔高聲音,但其聲如洪鐘,便是隊伍最後一人亦能清晰聽見,這便是到了先天之後的武者,氣勢如虹,不可摧也。

在他話音落下後,幾位世家公子也冇有絲毫猶豫,他們手中拿著自己慣用的兵器,一個個迅速消失在森林深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