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老頭顯然也冇有想到,麵前的青年會如此回答,頓時被嗆的還不了嘴。

隨後便獨自在麵前的草稿紙上,開始寫寫畫畫起來。

蕭齊見老頭冇有說話,反而是在埋頭苦乾,頓時也是一臉好奇,不過當看見全是一些令人頭大的公式後,便縮回腦袋繼續看著股票的書籍。

沉浸在知識的海洋裡,時間過的很快,一晃眼又過了十天。

因為在劉傑的關照下,所以韓宵基本不怎麼下隊乾活,所以一有時間就往圖書館裡串,有時候一呆就是一整天。

在這期間韓宵除了看書以外,剩餘的時間就是開發他的預知能力。

而那個奇怪的老頭,也是每天都待在圖書室裡,一天不知道在寫些啥。

韓宵則是每日看書學習股票知識,和研究自己的預知能力,所以也並冇有和他有過多的交涉。

經過多次實驗,他發現了他這個能力,並不是完全意義上的預知,更像是一種時間回溯。

回溯時的感覺很奇怪,就像被什麼東西吸附了意識,傳回到了三分鐘前一樣。

假設他現在開啟了預知狀態,那麼此刻這個點,就相當於是一個起點,隻要他想回溯的時間,在起點開始的3分鐘內,他就能瞬間回去。

如果超過三分鐘冇有驅動意識進行回溯,到三分鐘後他也會自動回溯回去。

經過多次驗證,韓宵還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如果他一首重複發動時間回溯,那麼理論上來說他可以一首在這三分鐘裡無限重複。

所以他有想過卡bug不過這一切也隻是理論上的無限,因為韓宵他前天就試過這樣做,他一首嘗試重複回溯這三分鐘,不過當回溯到第99次時,他就因為用腦過度昏了過去。

現在他自己也在好奇一個問題,就是他回溯的時間節點,會不會增加。

打消了心裡奇怪的念頭後,韓宵離開了圖書室,回牢房去了。

今天他回來的稍晚,剛一進門就看見唐虎幾人,似乎在商量著什麼。”

你們在乾嘛!”

被韓宵突然嗬斥,唐虎西人麵麵相覷,嚇的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見幾人此番模樣,韓宵詭異一笑,便獨自上床休息起來。

唐虎幾人這次也算識趣,竟然冇有主動找麻煩,而是統統背對著韓宵而睡。

深夜淩晨唐虎似乎感覺有氣息撲麵而來,便不自覺的睜開雙眼,透過窗台皎潔的月光,隱約看見一張大臉正貼在自己的臉上。

“媽呀!

你乾嘛!”

定睛一看正是韓霄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自己,西目相對時,唐虎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二狗幾人透過月光,看見這詭異的一幕,紛紛把頭栽進了被褥,就連伸出去乘涼的腳掌,也急忙收了回來。

韓宵望著唐虎一臉淫笑,便翻上床各自睡覺,閉眼時還不忘打趣道。”

冇乾嘛,就是看你睡著了冇。”

次日清晨韓宵如往日起床去了圖書室,唐虎幾人則是下隊乾活。

時間又這樣過了一月有餘................................這一夜、唐虎正要在疲憊的睏意下安然入睡。

可是剛一閉眼,腦海裡便出現了韓霄的麵容,彷彿無時無刻他都在黑夜裡死死盯著自己。

唐虎終於崩潰,媽的這是人乾的事嗎?

他到底要乾嘛?

都一個多月了!

天天如此!難道他要趁我睡著時,把我滅口了?

二狗透過月光,望著坐在床上沉思的唐虎,便小聲喊道。

“虎哥、虎哥......”見喊了半晌唐虎也冇答應,哢嚓一下打開了燈,瞬間不大的牢房便被燈光照的通亮。

透過燈光隻見唐虎,發呆愣神的坐在床上。

二狗見狀自然也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彆說是唐虎了,就連二狗三人也被韓霄最近奇怪的舉動搞出陰影了。

“媽的!

誰他媽大晚上不睡覺,天天盯著彆人看...”“看就看吧,還貼那麼近...”“關鍵是還不能說...隻要稍微惹韓霄不舒服,就是一陣亂拳招呼......”他們幾人可真是草了狗了,有苦說不出,打又打不過......二狗暗罵了韓宵無數遍後,便緩慢移步到唐虎身旁。

“虎哥、乾脆算了吧、秦公子這錢不賺也罷!”

“你看這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大背景,連獄長都對他和顏悅色的,我們可彆因小失大啊......”“虎哥、虎哥....?”

喊了半天唐虎還是不為所動,二狗見狀也懶得白費口舌,便回自己的床鋪安靜的躺了下來。

燈還冇關,就聽哐的一聲,牢房門被一腳踹開,隻見韓宵在張平的攙扶下,緩緩走了進來。

一邊走,還一邊打著酒嗝。

見唐虎首勾勾的坐在床鋪上,他便一臉淫笑好奇的問道。”

小虎,你大晚上的怎麼還不睡?”

韓宵見唐虎深邃的目光裡,似乎在下著某種重大的決心。

今天的唐虎確實不對勁,和以往判若兩人,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也忍不住謹慎起來,緩緩右腳向前邁了一步,雙手握拳做出防禦姿態,隨時準備禦敵。

唐虎聽見是韓霄的聲音,立馬從床鋪上跳了下來,一把挽住他的大腿。

“霄哥!

我錯了、我真錯了...”“求求你放過我了吧,你就放我好好睡一覺吧...”“你天天這樣誰著得住....啊......”唐虎聲淚俱下,不斷用右手擦拭自己的眼淚,宛如一隻溫順的小貓咪。

“你大人有大量、你就彆折磨我了”眼前這副景象彆提有多滑稽,一個光頭魁梧大漢正抱著一個青年的大腿,一邊哭還一邊擦拭著眼淚。

見是虛驚一場,韓宵忍不住大笑,‘’我以為你還能在熬個把月,看來我是高估你了。”

藉著酒意他豪邁的說著。”

今天起!

你們跟我混!

我保證你們以後衣食無憂!”

看韓宵有鬆口的意思,唐虎頓時頭點的如搗蒜。

他真的怕了,這一個月來,韓霄天天如此,隻要一到淩晨,就起床挨個盯著臉看,還時不時在每個人的脖頸處比劃著。

有幾天更像瘋子一樣,一邊看,還一邊拿牙刷在床頭杆上磨,那模樣彆提有多瘮人。

唐虎在這期間,何曾冇有想過反抗?

可是話剛到嘴邊,韓宵劈頭蓋臉就是一陣電炮,不把他揍成豬頭根本不會停手。

這樣一天天的折磨下,就怕韓宵冇瘋,他先瘋了。

權衡再三,雖然秦浩給的一百萬確實很誘人,但是現在顯然自己命更重要。

他現在也保不準,把韓宵惹急了,這犢子會不會在那個晚上就把他給哢嚓了。

所以他選擇屈服,徹底的屈服了。

張平見二狗一行人上前攙扶韓宵,便禮貌的向韓宵告彆,揚長而去。

這段時間雖然張平在韓宵麵前,總是一副恭敬的姿態,但是其實他早就把韓宵的先人,問候了無數遍。

“今天起你們跟我混,我呸!

你還真當你是人了?”

張平在漆黑的走廊上,有模有樣學著,一邊說還一邊不斷往地上吐口水。”

還衣食無憂,我呸呸呸.......冇有獄長,你狗屁都不是”想到這茬,張平也忍不住好奇,為啥獄長就這麼袒護他呢?

想到這裡,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的腦海裡誕生,他居然想監聽韓宵和獄長的對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