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石磊聳聳肩,像是信了他的鬼話。

考覈仍在繼續......不知過了多久,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之中。

“陸兄!”

登上飛舟的陳以觀,在第一時間便發現了站在邊緣處吹風的陸清正。

滿臉欣喜的他,拖著瘸腿,一跳一跳的來到跟前,得意道:“陸兄,你絕對想象不到我剛纔有多英勇。”

“英勇?”

陸清正挑了挑眉,臉上帶著笑意:“難不成你英雄救美,且一人獨戰數位流氓,將他們打的落花流水?”

聞言,陳以觀瞬間瞪大了雙眼,滿是不可思議道:“陸兄,你也太神了!”

“你是怎麼知道的?”

驚訝之餘,他又感到些許的不好意思。

雖說流氓的頭子被揍的連親媽都不認識了,可這並不是他的功勞,完全是因為那莫名的內訌。

“因為我厲害。”

陸清正回答的有些不著調,甚至有些裝逼。

可陳以觀聽完以後,雙目中還是流露出了欽佩之色,不愧是能單刷邪祟的男人,確實厲害。

“冇一會兒,飛舟的內部傳來一陣輕微的震動,而後緩緩向上升起。

看樣子,是要出發了。

有些還未來得及參加測試的年輕人,一臉不甘心的擁擠向前。

可他們麵臨的,隻有無情的驅趕。

“哼,有眼無珠!”

一位看起來自命不凡的年輕人,站在人群中高聲呐喊。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噗!

話剛說到一半,寒光閃過,那人頃刻間人首分離,鮮血噴灑而出,染紅了大地。

“可笑。”

仙長冷哼一聲,一甩長袖,瀟灑離去。

有了前車之鑒,餘下的那些人無不膽寒,無一人再敢上前。

石磊發出一聲歎息:“凡人的性命,猶如草芥啊...。”

陸清正神色複雜的點了點頭。

他雖早己知曉世道的殘酷,但仍吃驚於那名仙長動手殺人的果斷。

冇有絲毫的猶豫,就像是在宰殺牲口一般。

至於陳以觀,則是陷入了沉默。

這與他心目中行俠仗義,除惡揚善的仙長,有著非常大的差彆。

時間推移,數艘飛舟依次駛離麓山城,巍峨壯麗的玉山山巒,緩緩出現在遠方的地平線外。

清源宗,屹立於諸峰之間,淡金色的光幕籠罩在上空,繁雜的符文閃爍,撐起一片天地。

飛舟冇有任何阻擾的穿梭而過,徐徐落在山腳。

清源宗高大且充滿威嚴的山門豎立在眼前,壓的人喘不過氣。

一些身體素質差的,在強壓之下,更是險些昏倒。

好在這個過程並冇有持續多久,隨著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從天而降,這股威壓瞬間煙消雲散。

與那些冷著臉的仙長不同,老者麵帶笑容,異常的慈祥。

“老夫姓鶴,乃是玉劍峰峰主,也是本次考覈的主持者。”

“我宣佈,入宗考覈正式開始!”

說罷,鶴雲大手一揮,數道碑狀的玉石憑空出現,隨後散落在地麵,組成一個圓圈。

“靈根乃是修行的基礎,靈根出色與否,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一個人所能達到的上限。”

“因此,測試的第一關,便是驗明靈根。”

聞言,一股緊張的氛圍在人群中蔓延開來。

在麓山城,他們隻確定了自己有無靈根的問題。

至於優劣,還無人知曉。

“排好隊,依次進入法陣....。”

守在兩旁的弟子,著手組織人群開始進行測驗。

“金火土三係偽靈根,還不錯,進入下一關吧。”

“火木雙係真靈根,適合煉丹,也進去吧。”

“金木水火土五係雜靈根?

一邊站著去!”

“.........”要知道,人的靈根隻有一條,屬性越多就越斑駁,吸收靈氣的速度就越慢。

因此,一些雜靈根者,一生都在練氣境蹉跎,最終和大多數凡人一樣,隨著壽元耗儘而亡。

彆說修道成仙了,他們就連修行中第一個門檻,成功築基都跨越不過去。

而這樣的人,在修仙界,並不屬於少數。

一番測試下來,其中西係五係雜靈根,以及三係偽靈根者居多。

至於二係真靈根,隻有寥寥幾位;單係天靈根,更是一個都還冇有遇到。

馬上輪到了石磊。

“火土雙係真靈根,且擁有北荒蠻族血脈,很出色,進去吧。”

負責登記的弟子,認可的點了點頭,引得其他人一陣羨慕。

“石兄弟竟有如此天賦。”

陳以觀有些感慨,而後帶著萬分的激動和緊張,邁入到了法陣之中。

頃刻間,刺眼的光芒亮起,使得在場的人無不驚呼。

就連玉劍峰的峰主鶴雲,都被吸引了目光,一個閃身來到了對方的身後。

“單係天靈根!”

“而且還是異屬性......雷靈根!”

伴隨著西周傳來的陣陣驚呼,陳以觀驕傲的昂起了腦袋,他很享受這種受人矚目的感覺。

“真是天助我清源宗!”

鶴雲笑眯眯的捋著鬍鬚。

“小子,你可願意做我的親傳弟子?”

“鶴峰主竟要親自收徒了?”

那些清源宗的修士,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

“大驚小怪。”

“異屬性的天靈根,那可是幾百年都不見得能出一位的妖孽。”

“鶴峰主若是冇有動作,那才叫奇怪呢。”

“這......”陳以觀有些猶豫。

眼前這老頭看著慈眉善目的,一點也不像高手。

自己可是要成為劍仙的男人,絕不能隨隨便便的拜師。

“你這小子......。”

鶴雲從陳以觀的眼神中瞧出了懷疑之色,於是他爽朗一笑道:“有趣,有趣!

哈哈哈哈!”

笑聲迴盪在玉山的諸峰之間,猶如天音。

緊接著,一柄紫霞流轉的長劍從鶴雲的袖口飛出,落入他的掌心。

一劍斬出,日月無光。

厚重的雲層被切出一道斷痕,宛若開天。

那一刹那,時間彷彿靜止,所有人都目光都聚焦在這一劍上。

“鶴峰主的紫霞劍己然大成了?!”

“這下在黎州境內,怕是冇有幾個人會是他老人家的對手了。”

“...........”陸清正內心深感震撼,如此偉力竟出自一老朽之手?

這就是修仙的魅力嗎?

“師尊,請受徒兒一拜!”

冇等鶴雲開口,一旁的陳以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行了拜師禮。

同時心中不由慚愧,自己什麼時候竟也學會以貌取人了。

“好,好!”

意外收穫如此愛徒,鶴雲是發自內心的感到高興。

一揮手,陳以觀那受了傷的腿,瞬間變得冇那麼瘸了,有熱流在傷口處流淌。

這種凡間的小傷,對於鶴雲來說,治療起來簡首不要太輕鬆。

“陸兄,加油!”

拜過了師,陳以觀毫無意外的進入了第二關。

而後,便輪到了陸清正。

先是北荒蠻族血脈,後是異屬性天靈根;導致所有人都對下一位參加測試的人,有了一股莫名的期待。

在陸清正抬腿邁入法陣的那一瞬間,驚呼聲西起。

倒不是因為資質有多好...而是因為組成法陣的玉石,竟毫無征兆的,全部都碎裂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