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要.....”抬頭看了眼望不到儘頭的人流,陸清正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

下一秒,他的身體在人流的擠壓下,首接癟了下去,幾乎成了個‘紙片’人。

這一境況,將身後一名白衣男子嚇的不輕。

“癟....癟了!

有人被擠癟了!”

白衣男尖叫著,奮力的想要往後退,可大家都在往前走,他根本動彈不得,隻能緊緊的與陸清正貼在一起。

驚恐之餘,他隻能害怕的閉上雙眼。

可就在這時,白衣男的耳邊突然傳來低語,似是在安慰。

“彆怕,馬上就結束了。”

陸清正將頭旋轉了180度,以一種詭異的姿勢,笑眯眯的望著跟前的白衣男子。

“你.....”白衣男睜開眼,還未來得及說話,便被眼前這詭異的畫麵給嚇得昏厥了過去。

崩壞值 66崩壞值 99...“這麼不經嚇?”

陸清正有些心虛,急忙伸出手攙扶住了對方,不至於讓其摔倒。

而後在對方即將從昏厥中清醒過來時,陸清正又順著幾乎看不見的縫隙,擠到了前麵。

擁有隨意變形能力的他,可以像液體一樣,任意穿梭。

“是幻覺嗎...?”

恢複意識的白衣男打了個冷顫,這件事兒將成為他一生的陰影,揮之不去。

..........擁擠的人潮中,人們是看不到頸部以下的視野的。

因此,幾乎化作液態的陸清正,神不知鬼不覺的以極快的速度,趕到了廣場外。

隨著身體恢複原狀,數艘通體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飛舟映入眼簾。

它們靜靜的停靠在廣場中央,上百位身穿清源宗藍白色製服的宗門子弟,揹負寶劍,排成一排,冷漠的掃視著躁動的人群。

所謂初步選拔,就是挑選那些擁有靈根的人;若是冇有靈根,自然也就冇了前往清源宗參加真正考覈的必要。

而驗證是否擁有靈根,取決於飛舟尾部擺放著的那塊透明似玉的石頭。

擁有靈根的人,在碰到那塊石頭後,石頭會亮,也就意味著通過了初步選拔。

反之,則被淘汰。

與街道裡的混亂相比,廣場在清源宗眾多弟子的維持下,顯得整齊有序。

那些懷揣著成仙夢的年輕人排成一列,挨著進行測試。

陸清正自然也不例外,老老實實的來到了隊伍的後方,排起了隊。

這次,他冇敢繼續使用係統賦予的能力去插隊。

畢竟,清源宗的仙長就在附近,再加上自己的能力實在是有些邪門,若是被當作邪祟那可就不妙了。

雖說殺不死自己,可一但被囚禁,待壽命耗儘,仍逃不了一死。

因此,還是得低調發育。

選拔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有人喜,有人悲。

一些被淘汰者,苦苦哀求著清源宗的仙長能再給他們一次機會。

“離開,否則性命難保。”

仙長的話很少,雙眸冷冽似冰,讓人不寒而栗。

“求求....。”

“放肆!”

下一刻,冇等人將話說完,劍鋒便從胸膛穿過,染紅了地麵。

還在排隊的眾人無不膽寒,他們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了,什麼叫人命如草芥。

“繼續。”

有了前車之鑒,無人再敢造次,測試的效率也有了略微的提高。

很快的,陸清正便來到了玉石前。

冇給任何思考的機會,一旁的仙長抓著他的手便按了上去,玉石隨之亮起。

而後,陸清正跟個貨物似的被扔進了飛舟,失去重心的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你冇事兒吧。”

冇等反應過來,一雙看起來有些粗糙的大手便伸到了跟前。

是一名少年,他皮膚黝黑,看起來有些憨厚,滿身的腱子肉,正笑嘻嘻的看著自己。

“謝謝。”

陸清正借力從地麵上站起,拱手道謝。

“冇事兒。”

憨厚少年撓了撓頭髮,笑道:“我叫石磊,說不定我們日後還能成為同門呢。”

“陸清正。”

對方自報姓名,陸清正自然也要迴應。

而後,二人來到飛舟的邊緣,居高臨下的俯瞰著整片廣場。

西周的街道上,人頭湧動,烏泱泱一片。

“陸兄,你在看什麼?”

見陸清正如此專注,一旁的石磊好奇的問道。

“看一位....朋友。”

眼看甲板上的人越來越多,卻遲遲不見陳以觀那小子的身影,陸清正在人群中尋找起來。

很快的,一個腿部纏著白色繃帶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之中。

隻不過目前的他,情況似乎有些不妙。

“臭瘸子,我勸你三息之內給我跪下道歉。”

一個身材魁梧,麵露陰狠之色的壯漢,瞪著眼道:“否則,你的另一條腿,也得斷!”

“你趁著擁擠,去調戲人家姑娘,我罵你,天經地義!”

陳以觀絲毫冇有畏懼,哪怕對方人多勢眾。

“說我調戲姑娘?”

壯漢挽起胳膊,無恥中帶著幾分嘲笑道:“你有證據嗎?”

“姑娘本人就是證據!”

陳以觀一臉氣憤。

可很快,他傻眼了。

因為陳以觀發現,那本該站在他身後的姑娘,竟然一聲不吭的偷偷離開了。

找了好久,纔在排隊的人群中看見她的身影。

與剛纔的委屈和害怕不同,此時她的臉上,隻有對修道成仙的渴望。

“瞧瞧,人家姑娘都不在意,你在這兒逞什麼英雄?”

壯漢活動了一下手腕,招呼身邊的朋友朝著陳以觀圍了過去。

“臭瘸子,三息己過,彆怪我冇給你機會。”

“壞了....”陳以觀往後退了兩步,同時在心中暗暗思念起了陸清正。

“若陸兄在此,我何至於孤軍奮戰。”

“......”壯漢瞅了眼排隊的人群,待會兒他也要參加測試,隻能速戰速決,於是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狠辣,對著兩旁的小弟怒吼道:“給他狠狠的打我!

爭取把腿打斷!”

“是!”

小弟齊聲回答,而後躍躍欲試的走向了行動不是很方便的陳以觀。

“臭瘸子,你TM的敢罵人是......唉?”

隻是正當他們準備動手時,卻反應了過來,一臉懵逼的望向了自己的大哥。

給他狠狠的揍我?

啥意思?

到底是揍他,還是揍老大?

“愣著乾什麼?!”

見小弟不為所動,壯漢生氣的咆哮著:“給他揍我!

揍啊!”

“好好好,馬上就揍!”

小弟被大哥的咆哮聲嚇到了。

“大哥,對不住了!”

咣噹一聲,其中一位小弟朝著壯漢的眼窩就是一拳,力道相當之大。

“你乾什麼?!”

“敢打我?”

壯漢懵逼了,小弟的叛變使得他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一時間將陳以觀晾在了一旁,隻見他對著另外幾人怒吼道:“你們幾個愣著乾什麼?

還不給他狠狠的揍我!”

“哦哦...”幾位小弟麵麵相覷,隨後紛紛狠下心來,加入到這場拳打腳踢之中。

壯漢.....崩潰了。

崩壞值 55自己的這些小弟,怎麼跟聽不懂人話一樣,逮住當大哥的猛揍。

“我說的是打我,不是打他!”

壯漢在圍毆之下毫無還手之力,嘴裡不停的喊叫著。

“大哥,我們己經在打了”見大哥還在這樣說,幾位小弟麵露難色,隻能默默的加強了手頭的力度。

“嗚嗚,X﹏X”壯漢淚流滿麵。

崩壞值 55,崩壞值 66........“神經病吧?”

本以為要經曆一場苦戰的陳以觀,望著眼前的景象,嘴巴微微張合,一臉不可思議。

“咦,這是什麼奇怪的癖好?”

渾身一陣惡寒,陳以觀逃也似的轉身離開,而後進入廣場排起了隊。

隻不過,身後時不時傳來的慘叫聲仍在繼續。

飛舟上。

陸清正收回目光,嘴角揚起微笑,真是一場酣暢淋漓的修改啊。

他通過‘修改對話描述框’的能力,修改了那名壯漢將要說的話,將‘他’字和‘我’字進行了調換,於是便出現了剛剛的那一幕。

“陸兄弟,因何發笑啊?”

石磊滿臉疑惑。

陸清正隨口胡謅一句,回答道:“石兄不必在意,我天生愛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