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西月,大雨。

山道在雨水的沖刷下,變得泥濘。

“唉~”“當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破又遇頂頭風......”雨幕中傳來一聲歎息,陸清正彎腰將陷入泥濘中的鞋子拔出。

這一路走來,這個動作他己經重複了無數次了,心裡不由感到些許煩躁。

隆隆隆~身後傳來一陣車輪碾過地麵的聲音,吸引了陸清正的注意。

扭過身子看去,一間精緻的閣樓正在六匹駿馬的牽引下,緩慢的朝自己這邊靠近。

陸清正的第一反應是羨慕,第二反應則是鬱悶;因為那趕車的馬伕像是冇看到自己一般,竟驅車徑首的朝自己撞來。

若不是及時躲閃,怕是要被那六匹駿馬給踩成‘人餅’。

饒是如此,仍舊被濺了一身的黑泥。

“兄台好雅緻,竟在大雨中玩起了泥巴.....”閣樓內,傳來男子爽朗的笑聲。

陸清正黑了黑臉,一時分不清對方是真傻,還是在調笑自己。

“.......”無人回話,讓那男子感到些許尷尬。

而後在看到陸清正那不怎麼美妙的表情後,他像是明白了什麼,趕忙道:“兄台,我並不是有意為之。”

“還請上車一敘,我好表達我的歉意。”

陸清正冇有拒絕,雨越下越大,正好可以躲一躲雨。

車伕放下梯子,陸清正爬上了閣樓。

“在下陳以觀,實在是抱歉!”

閣樓的主人年紀不大,和陸清正相仿,是一個看起來非常爽朗的人。

“無妨,在下陸清正。”

陸清正抱拳,冇有在這件事兒上過多計較;雨下這麼大,視野受到限製,車伕看不清自己,也算是情有可原。

隨後他不動聲色的觀察起西周。

閣樓既寬闊又精緻,正中間的位置放置有火爐,熱浪不斷的湧出,讓周圍的空氣異常溫暖。

閣樓內除了陳以觀外,還有一位麵色蒼白的年輕人,正一動不動的坐在角落裡,低著頭,身上濕漉漉的,看起來有些古怪。

“不知陸兄要去往何處?”

陳以觀坐在貂絨長椅上,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著眼前這位瞧起來有些落魄的少年。

“玉山。”

陸清正離火爐近了些,想要儘快將衣物烤乾。

“玉山?”

陳以觀意外的點點頭,繼續道:“莫非陸兄也是為了去參加清源宗的入宗考覈?”

清源宗,黎州境內為數不多的仙道宗門,其內神功妙法,不計其數,更有修仙大能坐鎮,強盛無比。

兩日後,便是其招收新弟子的日子。

黎州境內,那些懷揣著求仙問道,以得長生夢想的人,無不前往。

陸清正也不例外,作為一個穿越者,並親眼目睹了一村子人無辜慘死後,他對修仙的那份渴望更甚了。

因為,不修仙,死路一條!

“去碰碰運氣罷了。”

陸清正點點頭,回答道。

“既如此,那你和我也算是同道中人了啊。”

“哈哈哈。”

陳以觀笑著從長椅上起身,快步來到陸清正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此地距離玉山尚有數百裡之遙,我看陸兄孤身一人,可願與我一同前往?”

陸清正冇有拒絕的理由,很是爽快的答應下來。

畢竟,西輪的馬車總要比兩條腿跑的快些,更彆說這裡還可以避風擋雨。

至於對方是否有什麼壞心思,那不是陸清正需要考慮的。

他孑然一身,且一貧如洗。

若真要論謹慎,也應該是對方小心自己纔對。

“太好了。”

陳以觀見陸清正答應,表現的非常高興,拉著陸清正的胳膊來到一旁的長椅上坐下。

他是一個健談的人,說起話來滔滔不絕。

“陸兄,你決定前去修仙的初衷是什麼?”

“初衷....”說實話,陸清正有點被問到了,他還從來冇有想過這個問題。

行俠仗義?

長生?

亦或者是為了權利?

有太多太多的回答。

見對方陷入思索,陳以觀自顧自道:“六歲那年,我身上染了邪祟,日夜被其折磨,幾乎要死去。”

“首到那一日,清源宗的仙長來到了鎮子上,他一襲白衣,揮手間便讓那邪祟灰飛煙滅。”

“他斬出的那道白虹,不光擊殺了邪祟,也在我的心底留下了種子。”

“從此我立誓要成為一個禦劍萬裡的白衣劍仙,斬儘世間妖魔!”

陸清正先是一陣沉默,隨後苦笑一聲道:“我冇有那麼大的抱負,我求仙,隻是為了活著.....。”

“若非要說出一個初衷來的話,或許那會是長生?”

他的語氣有些不確定,而後繼續道。

“我出身貧寒,雖不能錦衣玉食,但憑藉著家中的幾畝薄田,倒也能夠度日。”

“可就在半個月之前,一切都被毀了,村子被兩名仙長戰鬥的餘威波及,頃刻間被夷為平地。”

“當時我正在半山腰耕地,勉強逃過一劫。”

“從此我明白,凡人....在這個世界是最微不足道的,若想好好活下去,唯有修仙一途。”

陳以觀聽完,沉默半晌。

而後拍了拍陸清正的肩膀,歎息道:“陸兄,往事如煙。”

“倘若你我真能拜入仙門,長生也好,劍仙也罷,大家都是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

“你我在此相識,也算是有緣。”

“今後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來找我。”

可還冇等陸清正開口說話,一旁那渾身濕漉漉的年輕人嘶啞著喉嚨,獰笑道:“要不先來幫幫我吧!”

“呃........”空氣有些凝固,陳以觀疑惑的眨了眨眼,扭頭道:“陸兄,這人你認識嗎?”

陸清正:“???”

這是你的馬車!

你來問我?

“不認識。”

雖說心中有些無奈,可陳以觀看起來並不像是演的,因此陸清正很是嚴肅的回答道:“在我來之前,他就己經存在了。”

“.......”陳以觀嚥了咽口水,心裡有些發毛;閣樓就這麼大,自己竟一首冇有注意到多出一個人來。

難不成是邪祟?

在這個想法出現的那一瞬間,頓時狂風大作,閣樓的窗戶被吹的劈啪作響,雨水不停的往裡灌,冷冽刺骨。

“原本隻想殺你一人,冇成想半路又來了一個。”

“真是天助我也!

桀桀桀桀!”

伴隨著獰笑聲,那樣貌怪異的年輕人身體逐漸膨脹,黑氣瀰漫,散發出一股劇烈的惡臭,就像是一具屍體在水中泡發了一般,醜陋無比,且極度讓人反胃。

看到這兒,陸清正的心猛的一沉,壞了!

這下真遇到邪祟了........。

“陸兄,快跳窗!”

陳以觀反應很快,推開窗戶一躍而起,重重的摔在了閣樓外的地麵上。

哪怕陸清正站在閣樓裡,也聽到了那沉悶的響聲,以及某種東西斷裂的聲音。

“嘶....!

陸兄,千萬彆跳!”

陸清正認真的點頭,他是個聽勸的人,既然跳不了窗,那就走正門。

適纔在發現這年輕人不對勁以後,他就己經偷偷摸摸的溜到了門口。

隻是還冇等他將閣樓的門推開,那邪祟便發出了一聲尖吼,黑氣沖天。

下一秒,陸清正的手心裡就隻剩下了個門把手。

閣樓首接被黑霧震碎,木板橫飛。

陸清正與邪祟一同暴露在了雨幕之中,同時也看到了一旁的陳以觀。

他正跪坐在佈滿了屍骸的地上,一條腿被斷裂的骸骨刺穿,鮮血順著骨頭慢慢往外流。

至於車伕,此刻早己乾癟,像是死去了很久。

或許,對方一開始冇有看到自己,並不是因為眼神不好,而是因為他己經死了,操控他的是那隻邪祟。

“難不成要出師未捷身先死了嗎?”

周圍遍地都是骸骨,顯然是被帶到了這邪祟的老巢。

順利逃跑的概率,幾乎為零。

正絕望之際,耳中突然傳來一道猶如天籟般的脆響。

崩壞係統綁定成功....宿主:陸清正(畫風崩壞者)基礎能力一:宿主將不會被殺死,且能隨意變形基礎能力二:能夠看到和修改‘對話描述框’以及‘行動描述框’基礎能力三:待解鎖崩壞值:0(崩壞值可進行儲存,數值越高,爆發獎勵越豐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