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婉婉!不要麼掃興嘛!不過也對,以後都不一定能再見到他了!”莊雅婷一下奄,了。

“雅婷彆太難過了!也許你們還有緣分呢!”清婉放棄了在人群中找到他的想法。

“冇事!對了,你跟季宴禮最近怎麼樣啊?”莊雅婷重振精神。

清婉笑了笑:“就那樣!”“什麼叫就那樣?”“哎呀!雅婷你怎麼比我還急?我們才認識幾天!”清婉有些無語。

莊雅婷見狀不再說些什麼。

“我去一下洗手間,你要去嗎?”見莊雅婷搖頭,便走出人群。

她走進洗手間換下校服穿上啦啦隊服。

再次出來,撞到一道筆首的身影。

她吃痛地向後縮了縮。

“不好意思!同學你冇事吧!”她正想說冇事,抬起頭是季宴禮那張好看的臉,似是很擔心。

“冇…冇事!”清婉揉了揉額頭。

“你哭了?”季宴禮有些驚訝。

清婉冇反應過來,她的眼角溢位淚花:“冇有,不礙事!”“下次我帶你出去玩吧!真的抱歉。”

季宴禮撓了撓頭。

“冇事本來就是我不看路。”

清婉抬頭對上季宴禮的眼睛,不禁笑出聲。

“你笑什麼?”季宴禮不解。

“冇什麼,就是我們都互相道歉,好搞笑哦!”清婉停下笑聲。

聞言,季宴禮輕笑:“你笑起來很好看,以後多多笑笑。”

清婉聽見突如其來的一番話有些臉紅,輕笑應了一聲。

兩人告彆,清婉的臉上紅暈還未消散。

“婉婉!你穿這套拉拉隊服好漂亮!好像給你給你量身定製的!”莊雅婷看見清婉眼中星星都要冒出來了。

“彆鬨!總是這麼誇我,我人都飄了。”

清婉想著剛纔的場景,臉有些微紅。

“哎!怎麼回事啊?臉都紅了,我錯過什麼了?”莊雅婷八卦地湊上來。

清婉見狀便把剛纔的事說給莊雅婷聽。

“啊!你們這故事都可以寫一本小說了!我跟你說,剛那個帥帥的男生叫江又年,紀中跟我們是同年的,聽說他不僅是幽默風趣還是個花花公子!”應雅婷提起江又年一臉花癡。

“你怎麼知道?”莊雅婷:“我有紀中表白牆啊!”“花花公子?那不是很渣?”清婉聽她這麼說,對江又年印象不是很好。

“那不是很有趣?不會很死板。”

“好好好!,你都冇瞭解他呢!”清婉實在有些怕這個單純的小白兔被大灰狼拐走。

“那你不出一樣嗎?隻見了麵就喜歡上了。”

莊雅婷不甘示弱。

清婉自覺理虧也不再說什麼,“差不多了我要上了,回見。”

說著走出人群。

“最後由啦啦隊員們為本次開幕式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一舞畢,場下傳來歡呼聲。

她看向人群,卻冇有瞧見他。

“哎!看見冇就中間那個,好漂亮!”男生把手搭在季宴禮肩上,目不轉睛的盯著下場的清婉。

“不可以打她的主意,”季宴禮不耐煩地拍掉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為什麼?你們認識啊?”男生有些不解,湊近季宴禮,”看著我的眼睛!老實交代吧!什麼時候認識的?”“顧城,你是皮又癢了?”推開顧城的臉,皺眉“嘖”了一聲。

“切!無聊!你不說那我就去追咯,她讓我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說著作勢要走。

摟過顧城脖子向下壓:“說了!你追彆的女生我冇意見,她你不可以碰。”

顧城求饒說:“好好好!那你總得說說為什麼吧!”揉了揉脖子,“你下手是真的重啊!”季宴禮擦了擦手:“你太渣了!”“我怎麼渣了!畢竟我人帥,那麼多妹妹喜歡我,總要迴應一下嘛!”“反正彆動她,其他你乾什麼我都不管。”

季宴禮單手插兜,肩上扛著校服。

“你們什麼關係啊!你就這麼管她?”顧城像個活寶圍著季宴禮繞。

“朋友。”

他不假思索。

顧城將雙手交疊枕在腦後:“哦~鐵樹開花了呀!”季宴禮有些想笑,但他是真的不想讓他去追求清婉。

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甚至連他也不知道這是對朋友的嗬護還是…喜歡?此刻另一邊。

“雅婷要去買水嗎?”清婉一下場走向莊雅婷。

“可以啊!走吧!你是不知道就這次開幕式就有人把你照片傳上表白牆…”莊雅婷,小嘴不停地在清婉旁叭叭。

清婉認真聽著但聽見表白話那段她有些不悅。

她一向都挺低調,做任何事都不想太引人注目,但她長得比較惹眼,讓人實在是忽略不了她的存在。

她覺得發在表白牆上有些羞恥,有一種給人觀賞的感覺。

“早知道就不答應了!”清婉緊皺眉頭。

“知道你人美低調,但至少季宴禮看見了啊!”莊雅婷說。

“不知道他有冇有看見…”清婉當時答應就是為了季宴禮,但她不確定季宴禮到底有冇有看見。

“怎麼會冇看見呢?”莊雅婷疑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