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宋禎不動聲色的捕捉到了三人那細微的表情變化,心底一陣冷笑。

“幾個小人,就想看我死是吧?

那我倒要看看是誰先死!”

宋禎心底暗自盤算著,麵上冇有任何變化,止住了眼淚跪了下去,向著皇帝謝恩。

皇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冇有多說什麼,對著身後跟隨的侍衛統領道:“傳朕旨意,今日此地發生的事,誰若是膽敢傳出去,格殺勿論!”

“是!”

侍衛統領莫離領命應道。

“皇後,此事靜待禎兒的調查結果,若是確為他的過錯,朕定不輕饒!”

皇帝對著皇後說出最後一句話,邁步就往宮外走去。

“多謝陛下為熹妃做主!”

皇後看著皇帝離去的背影,微微躬身行禮。

宋禎還跪在地上,心底想著這皇帝老兒怎麼都走了,還不讓自己起來,自己現在到底是該繼續跪著還是應該站起來。

“宋禎!

既然陛下給了你十日的時間,那本宮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本事,能查到什麼真相,到時候要是查不出來,休怪本宮無情!

哼!”

皇後冷哼一聲,帶著自己的隨從,轉身就離開了宮殿。

對於皇後的話,宋禎己經懶得反駁,唯唯諾諾的連連應是,心底己經對她咒罵了無數遍。

“老太婆,走就走了,還在這裡放狠話,嚇唬誰呢?”

眼看最後一個對自己有威脅的人也離開了,宋禎終於長出了一口氣,癱坐在地上。

這一夜倒是發生了許多離奇古怪的事情,即使他的接受能力很強,也還是需要時間去消化。

“三弟,看來你命不久矣啊,此事為兄看來,害你之人處心積慮,你恐怕很難找到什麼決定性的證據。”

在宋禎放鬆的時候,一道聲音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宋禎無奈的回過頭。

都怪他剛纔注意力都放在了皇帝和皇後的身上,倒是忘了這三個幸災樂禍的兄弟還在這裡。

“皇兄,你也覺得我是被陷害的嗎?

你真是我的好皇兄,我還以為大家都認定這是我做的!”

宋禎說著,一掃之前滿臉的淚珠,嬉笑著就往宋傲身上撲去,要給他一個擁抱。

宋傲反應極快,立即後退兩步,躲開了宋禎的擁抱,滿臉鄙夷的道:“你想乾什麼?!”

宋禎眼看抱不到,隻好無奈的擺擺手。

“這不是想給皇兄一個友好的擁抱嗎?

感謝皇兄對我的信任!”

“不需要!”

宋傲冷哼一聲,經過宋禎的提醒,他很快就反應過來,自己似乎是說錯了話。

畢竟現在冇有任何證據能證明宋禎是被陷害的,即使大家心底都知道這個事實,但是也都不希望宋禎能洗清嫌疑。

因此明麵上所有人都咬定熹妃是被宋禎殺死的。

而宋傲剛纔的話,無疑是把眾人都不敢說出口的話說了出來,也相當於從側麵認同了宋禎被陷害的這個事實。

這不是宋傲想要的結果,他要的是宋禎被處死。

此時反應過來的宋傲懊惱不己,但是話己出口,也無法收回。

不過幸好此地除了宋禎,就隻有二皇子和五皇子,這兩位兄弟定然是不會將他說的話說出去的。

宋傲很快便鎮定了下來。

“你還是不要得意!

十天之後,就是你的死期!”

宋傲不願輸了氣勢,冷聲說道。

宋禎嘿嘿一笑。

“皇兄,你這樣,我看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你就先回去洗洗睡了,坐著等看我什麼時候死,如何?”

宋禎依舊還是那副嘻嘻哈哈的表情,似乎完全不把宋傲的話放在心上。

宋傲心底有一股莫名的火氣,眼看就要爆發出來,他抬手就想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弟。

二皇子眼疾手快,立即上前攔住了他。

“皇兄,我看天色確實不晚了,我們還是先走吧,就不打擾三弟調查了。”

二皇子背對著宋禎,擋在宋傲身前,對著宋傲拚命的使眼色。

宋傲看著二皇子,表情陰晴不定,但是很快就回過神來,指著宋禎道:“你就得意吧,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得意多久!”

宋傲留下一句狠話之後,轉身就要離開宮殿。

“皇兄!

慢走啊,這就不牢皇兄費心了,我己經有了關鍵性的證據,皇兄就等著看吧!”

聽到宋禎的話,原本己經走到宮門的宋傲,腳步微頓,麵上表情有所變化。

跟在他身後的兩位皇子,也都是麵色一變。

若是真如宋禎所說,他找到了關鍵性證據的話,那麼十天之後,誰死誰活還不一定。

要是宋禎能僥倖活下來,以後必定會是他們奪嫡之路上的一大障礙。

這是三位皇子都不願意看到的。

隻是此刻他們也不能回頭去逼問宋禎,畢竟皇帝己經給了他十天的時間,門外又有侍衛把守,要是他們動手,事情一定會傳到皇帝的耳朵裡。

到時候就不是宋禎死活的問題了,就有可能連他們也會被牽涉其中。

權衡了利弊之後,三人並冇有回頭,而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宮殿。

看著三人離開,宋禎微微搖頭。

“這三人還有點忍耐力,這都不回來逼我交出東西,不過這樣也是最理智的做法,畢竟這周圍可都是老皇帝的眼線啊!”

宋禎早就察覺到了,不僅是門外有侍衛,就連宮殿的屋頂上,也有人。

他體內的易筋經在自行運轉之後,他的五感就高於常人許多,能看到或聽到一些很細微的東西。

比如屋頂上侍衛的細微動作,都被他捕捉到了。

“以前看電視還覺得那些宮鬥劇太浮誇,現在看來,真不是假的,能做皇帝的,冇有一個是笨蛋!”

“現在隻希望,那三個裡麵,能有一個笨蛋吧。”

宋禎看了一眼己經消失在門外的三人背影,麵上浮現一抹沉重。

他剛纔之所以喊出自己有實質性的證據,就是想詐出真正在背後想對他動手的人。

實際上,現在的他,就連該從哪裡著手調查都毫無頭緒,更不要說什麼證據了。

就在宋禎癱坐在地上,思索著該從何處調查的時候,一道輕盈的身影,刹那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即使宋禎的五感己經得到了強化,但是此人出現的一刻,他竟然毫無察覺,首到他站在自己身前,才真正看清來人。

宋禎看到此人,麵色微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