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此時,雲長禹不過十七,而他們口中的五小姐,沈初槿也不過才十五歲。

豆蔻年華二月初,沈初槿生於木槿花開之時,她的母親在懷著她的時候,日日澆灌院子裡的木槿花,看著它從幼樹長至風華茂盛,也隻不過兩年的時間。

她的母親是續絃,長房在生下大小姐後難產去世,沈老爺隻一年便又陸陸續續娶了五房太太,她母親能被扶正,全因她母親生下了沈府唯一的男丁,她一母同胞的弟弟沈兮之,沈兮之從小體弱多病,許多次被告知命不久矣,沈老爺每日花費重金為他醫治,但久不見好轉,後來經高人指點,五歲的時候送去了南山寺,以禪音養命,借香火續魂,說來也怪,從此竟鮮有病重。

不過幾年,她的母親病逝,她被寄養在二姨娘名下,也就是沈管家說的二小姐的母親。

可想而知,二小姐出嫁,倘若雲府不收沈初槿,長房嫡女竟要以偏房的身份一同嫁入陳家,她的處境在沈府冇了母親的照拂,竟也是如履薄冰。

沈老爺向來趨炎附勢,本想趁雲家嫡子生辰,把沈初槿當禮物送給雲長禹,卻冇想雲家竟不領情。

不日前,沈老爺在二小姐屋裡無意中看到雲長禹的畫像,驚訝之餘計上心來,原來沈二對雲長禹依舊死心不改,既然二丫頭己有婚配,不如把五丫頭送去雲府,既不得罪少卿府,又和雲府結了親,真是兩全其美的好事,沈老爺越想越得意。

此城是南部小國,歸屬大周,城主相當於異姓王爺,城主原氏。

後因原家無後,便收養了雲長禹的爺爺葉青城,後來雲長禹父親世襲,又改回雲姓。

故,雲長禹身為雲城主的嫡親公子,沈老爺擠破了頭的想巴結,無奈之前雲府不接待,如今有了這個由頭,正中下懷。

雲長禹餘光又瞅了一眼桌上玉佩,麵色霎冷,冷言道:“嗯?

沈管家不走難道要本公子親自送走不成?”

沈管家己知此事己經冇有回的餘地,便轉身走向身後的沈初槿,木然道:“既然,雲家少爺不肯要你,那咱們便回了吧”。

沈初槿自始至終都在那裡冷冷旁觀,稚嫩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單薄的身軀在碩大的廳堂中央默默的站著,他們的對話,她儘收耳中。

沈初槿轉身與沈管家一同而去,走至門口,轉頭向後看了一眼。

這一眼正巧被雲長禹的眼神捕捉到,此時片刻,兩人目光相視,雲長禹突然心下有一絲異樣而過,遂又轉過頭去不再看她。

沈初槿停頓一步後,便起身走出雲府。

沈府門口,沈老爺在府門迎接,沈老爺目光如炬,見沈初槿下了轎,開口問道:“如何?

老時,雲府什麼何態度”。

沈時沈管家把雲府之事一一向沈老爺稟報,沈老爺似乎並不意外,雲府少爺一向不羈,他本以為以沈初槿的姿色,他會喜歡,難不成他非要二丫頭?

這時二丫頭偷摸從府內向外看去,她爹最近神神秘秘不知道在忙什麼。

沈初槿也是。

莫不是兩人在籌謀什麼?

她隱約聽到沈管家說到雲府。

城主雲府?

禹長禹?

難道爹正在計劃與雲府結交?

幾年前爹可是狀告過雲府的,如今又是打的什麼盤算。

等等,為什麼還有沈五,難道?

難道父親打算把沈五像沈西一樣送上雲長禹的床?

不,這絕不可以。

當年不可,如今更不可。

我得不到的,彆人休想得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