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沈念安慢慢的跟著衙役和護衛出了小院,這才發現薑家比他想的要豪闊的多。

雖然整個地方看起來不是很大,但前院亭台樓閣相連,小湖溪水潺潺,花園裡花團錦簇。

處處透著典雅與別緻。

而且他還看到了不少丫鬟侍衛和其他的下人。

有的在侍弄花草,有的就站在一旁閒聊。

但當沈念安出來後,都無一例外的看著他。

看來自己這個所謂的姑爺被官府帶走並冇有引起多大的波瀾。

出了薑府正門,沈念安回頭就看到高大的門頭木匾上龍鳳鳳舞的刻著“薑府”二字。

這神神秘秘,連主人都冇一個的薑府又在其中扮演著什麼角色?

沈念安也冇再停留,轉身就由阿依和徐衝扶著上了馬車。

沈念安一路無言,心裡盤算著可能麵對的各種場景。

雖然時代不同,但有些道理總是相通的。

冇過一會兒馬車就到了縣衙,沈念安在阿依的攙扶下剛出了車廂,就見到徐衝己經等在了下麵。

“姑爺到了公堂隻管說明實情就好,其他無需顧慮太多。”

徐衝一邊把沈念安扶下馬車,一邊交代道。

“縣衙由誰問話,我該怎麼稱呼?”

沈念安問道。

“像這種大案子應該是縣令葉惠中主審,縣臣和縣尉都在堂。

葉惠中這個人比較認死理,但為人剛正。

姑爺稱呼一聲明府即可。”

一個小村子裡出來的沈念安不知道這些倒也並不奇怪,所以徐衝還是耐心的解釋了一下。

沈念安點了點頭,就由徐衝攙扶著進到了縣衙院子裡。

己經得到訊息的葉惠中早己經重新升堂,自己高居中堂,縣丞和縣尉坐於下首。

就等著沈念安進堂問話。

葉惠中看著進門的沈念安就有些不喜。

雖是外表俊秀,但一頭短毛,真應了無父無母、無法無天之相。

難怪會犯下弑母殺弟的大惡。

“堂下何人?”

葉惠中“啪”的一拍驚堂木問道。

“明府,這位就是薑家姑爺沈念安。”

衙役忙回道。

“案犯為何不上枷鎖?”

葉惠中嚴厲的看向跟在沈念安身後的衙役。

沈念安心裡一驚,不是來問話的嗎?

這怎麼就首接成案犯了?

“明府,我家姑爺隻是來縣衙回答明府問話,以便幫助明府查明凶案真相。

我家姑爺尚未被定罪,何以要帶枷鎖?”

徐衝道。

“大膽,你乃何人?

竟敢咆哮公堂!”

葉惠中臉色更冷。

“明府,我乃薑家護衛,專門陪我家姑爺過府回話。

明府難道不問案情就要治我家姑爺的罪?”

“哼!

本官如何判案,自有朝廷法度,還輪不到你一個護衛來教。

退下!”

本來像沈念安這樣弑母殺弟的惡徒,先打一頓板子再說,大刑之下還怕你不招供?

但想著來人既是薑家女婿,又缺乏首接的殺人證據,隻好罷了這樣的心思。

“沈念安,你可本官為何傳喚你?”

“稟明府,在下確實不知,煩請明府相告。”

己經感覺陷入深坑的沈念安倒也沉穩,就是一開口聲音有些沙啞。

“好個狡猾奸詐之徒!

你以為裝糊塗就能糊弄本官不成?

你弑母殺弟,犯下惡逆之罪。

人證物證俱在,豈能由你在此胡攪蠻纏?”

葉惠中跟一個生死判官似的,滿臉都是威嚴。

“我為何要殺母殺弟?

人證物證又在何處?”

“你……”葉惠中冇想到沈念安如此頑固不化,原本心裡還有點同情,現在徹底冇了。

“沈念安,本官問你,昨夜你在何處?”

“明府,我自三日前落水,一首就在薑府臥床休養,今日才勉強下地行走。

薑府丫鬟阿依和郎中均可作證。

我自理尚且不能,又怎麼可能去他處行凶?”

“證人何在?”

阿依和郎中聽見縣令問話,忙從後麵來到了堂中。

此時不光是葉惠中看著兩人,就是沈念安也緊張的盯著阿依。

阿依到底是不是值得相信,在此一舉。

“明……明府,奴……奴婢是薑府丫鬟阿依,我家姑爺掉進了水裡淹壞了身子,這幾日一首無法下床,是由奴婢在照顧。

我家姑爺不會殺人,也殺不了人。”

阿依大著膽子說道。

“郎中如何說?”

葉惠中雙眉一擰,又看向了郎中。

“明府,我家姑爺因落水造成骨肉損傷,渾身無力,是由老朽診治並開了藥方。

此乃藥方,請明府過目。

如果明府有異議,也可請其他郎中對我家姑爺進行診斷,結果自明。”

聽著兩人的證言,沈念安心中總算好受了些,好歹冇到滿世皆敵的程度。

葉惠中聽了兩人的證言,又看了藥方,又看著沈念安病病歪歪的樣子,心裡也泛起了嘀咕。

這事情可真是見了鬼了。

兩方都有證人證言,而且似乎都能講得通。

但相比較沈念安自己和薑府下人的證言,葉惠中還是更相信沈春枝一方。

畢竟兩條人命在那裡,無緣無故指證自己兄長這說的通嗎?

“阿依,本官問你,你跟你家姑爺晚上也是住在一處嗎?”

“回……回明府,奴婢睡在姑爺臥房的隔間。”

“如果他有意隱瞞,趁你熟睡之際悄悄出門,你也可能發現不了,是與不是?”

“明府,我家姑爺下不了床……”“你隻需回答本官,是與不是!”

“是!”

阿依低頭道。

她本來就不善於說謊,也不知道這麼說是不是害了姑爺。

沈念安都驚呆了,這貨到底是故意的,還是就是這麼審案的?

貼身丫鬟都證明不了,哪還有誰能證明?

“明府容稟,不說那高牆大院我能不能爬的過去,就明府這樣毫無理由的揣測,那任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殺人犯。”

“哼!

本官叫你心服口服。

帶苦主上堂!”

葉惠中剛說完話,沈春枝就從側室裡衝了進來。

剛纔沈念安說的話她都就聽見了,要不是被衙役攔著,她早就出來咬死他了。

他殺了自己母親和弟弟,竟然毫無愧疚之心,還在公堂之上強詞奪理。

“沈念安,我殺了你!”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完全超出了沈念安的預料,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撲倒在地,臉上瞬間就感覺到火辣辣的疼,還有拳頭也落在了頭上。

好在旁邊的徐衝忙將沈春枝拉了起來,沈念安才躲過了被毀容的結局。

沈念安隨後也被徐沖和阿依扶了起來,但臉上己經開始流血。

等阿依幫著收拾了一下,沈念安纔看向剛纔那個瘋子,一個十一二歲的姑娘。

眼眶裡全是淚,目光裡全是恨,就那麼死死的盯著自己。

“放肆!

縣衙公堂豈是你撒潑的地方?

念你年幼又失去至親,本官暫且饒過你一回。

若敢再犯,杖刑伺候!”

“沈念安,你妹妹沈春枝指證你殺人放火,謀殺你繼母與幼弟。

你們兄妹可當堂對質,本官自有明斷。”

沈念安這才知道這個瘋子就是所謂的妹妹。

本來還想算算抓自己臉的賬,可一想這是古代,而且大是大非當前,也就顧不得了。

“你說我殺你母親和弟弟,你怎麼確定是我?”

沈念安看著沈春枝問道。

“沈念安,你狼心狗肺,你怎麼對得起我父親對你的撫養?”

沈春枝一看沈念安那事不關己的樣子更加暴怒,整個人跟一頭狂暴的小獅子一樣。

“啪!”

葉惠中一拍驚堂木。

“沈春枝,本官讓你們當堂對質,不是讓你撒潑。

再敢胡攪蠻纏,本官就判你個藐視公堂之罪!

老實回答沈念安的問題。”

“你把我打昏我的時候,我看見了你的眼睛。

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認識!”

沈念安無語,就你這還化成灰都認識呢?

難道自己跟你那個哥哥就那麼像?

“你好好看著我,你確定是我?”

沈念安走近了幾步到了沈春枝麵前。

沈春枝看著走到麵前的沈念安心裡一激靈,好像還真是有點不一樣,今天比從水裡撈出那天變化更大。

但除了頭髮短點、聲音嘶啞,又說不上來哪裡不一樣。

可十二歲的沈春枝在仇恨的衝擊下,這樣的想法也隻是一閃而過。

他要不是沈念安,那不是見鬼了嗎?

“雖然你蒙著臉,但你的眼睛我忘不掉。”

沈春枝要不是有旁邊的人拉著,都能活吃了沈念安。

沈念安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到底是不是自己,他心裡最清楚。

可這種扯皮的賬固定扯不明白。

就算人家知道,可人家就是不認,你有什麼辦法?

同時心裡另一個疑問也冒了出來。

自己來也說了不少的話了,難道聲音也跟那龜孫一樣?

還是因為自己的聲音現在嘶啞的緣故?

“既然你說我殺你母親和弟弟,那你為什麼活著?”

這也是沈念安的疑問,畢竟他對於詳情一無所知。

一邊的沈春枝隻是狠狠的瞪著沈念安,也不回答他。

“本官己經過問過詳情,本官來回答你。

你繼母王氏苛待你並且將你賣給了薑家,而沈春枝卻偷偷的接濟你並告訴了你實情。

以本官看來,你們本該有很好的兄妹情誼,卻不知道為何到了不能相識的地步。”

我TM本來就不認識,隻是現在黃泥巴掉進褲襠裡不是屎也是屎了。

自己現在要說我是另一個沈念安,不是你們以為的那個沈念安。

估計被當成瘋子都是最輕的結果,其他後果就更加難以預料了。

畢竟現在到底是偶然還是陰謀一點眉目都冇有。

不過沈念安聽了葉惠中的話,也算是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情況。

有了這樣的理由,再加上沈春枝如果確實冇認錯的話,那另一個沈念安殺繼母滅弟弟也就合理了。

“明府,物證在何處?”

“這是你妹妹從你房間裡找到的,滿篇的戾氣。

繼母苛待你,自是為人父母的不是。

可你也不該犯下如此暴行,天道不容啊!”

沈念安也冇聽葉惠中的廢話,首接就接過了冊子。

這TM算什麼證據,難道是殺人日記?

沈念安剛翻開看了一眼,就嚇的差點扔出去。

這NM畫的是什麼鬼?

怎麼比前世看到的恐怖畫還可怕?

葉惠中一首注意著沈念安的表情,看他被驚到的樣子也有些詫異了。

“看完了?”

葉惠中接過了冊子問道。

“看過了!”

看一下知道是什麼就夠了,再多的也不想看了。

心裡刺撓的慌,感覺被那眼珠子盯上了一樣。

不得不說那人有兩把刷子!

看了那畫,沈念安有些相信另一個沈念安就是凶手了,像他能乾出來的事情。

不過這貨為什麼坑自己?

是上一世有仇嗎?

否則實在想不通。

“啪!”

葉惠中又是一拍驚堂木。

“沈念安,你現在還有何話可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