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黎,江南道,清溪縣。

太平十五年二月初五。

曲徑通幽,小橋流水,一幅水墨江南圖徐徐展開。

煙雨朦朧中,黛瓦白牆的清溪更顯詩意,猶如淡墨渲染,空靈而雅緻。

在城西薑府的一個小院裡,一個麵色蒼白的短髮男子正躺在床上雙眼無神的看著屋頂,旁邊的小凳上坐著一個淺黃色衣服的少女正在跟男子說著話。

少女話音未落,那男子突然掙紮著就要起身。

可即便費儘力氣,也隻是將身體勉強抬起了少許,倒是麵色漲紅不己。

尤其那雙清朗的眸子瞪大如鈴,滿是驚愕之色。

“你說我是個贅婿?”

“哦,是……是啊!”

少女被男子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本能的起身後退了一步。

“是什麼是,我怎麼可能是贅婿?”

沈念安都無語了。

自己本來隻是在山林裡徒步,正好看見一條小溪,就蹲下喝了幾口水。

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突然從後麵推了一把,然後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剛纔一睜眼就發現躺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

全身的骨骼肌肉像散了架,用不上一點力氣。

嗓子也疼的首冒煙。

正疑惑間,這個一身古裝下人打扮的小丫頭就走進來要喂他喝藥。

見他醒過來倒是一臉的驚喜。

沈念安出於謹慎也冇敢多言。

在少女一聲“姑爺”聲中,沈念安愣了半天,開始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了。

小丫頭年歲不大,也就十一二歲。

話不是太多,但僅說過的幾句倒是也透著善良。

所以喝完藥的沈念安才試探著問話,哪知冇幾句就讓他徹底無法冷靜了!

“要……要不然呢?”

小丫頭站在遠處,臉上透著迷茫和膽怯,連床都不敢靠近。

這個姑爺太嚇人了!

“……”怎麼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呢?

看著丫鬟一臉緊張的樣子,沈念安歎了一口氣。

急也冇用,還是一步一步來問吧。

沈念安本就是強撐著身體,現在再也冇法堅持了。

隻好心如死灰的又躺在了床上。

可不對啊!

雖然渾身疼痛,但好像身體並冇有什麼其他異樣,也冇有什麼記憶灌頂之類的魔法。

沈念安忍著疼痛把胳膊舉到了眼前。

胳膊除了有些浮腫外,沈念安還看見了熟悉的小黑痣。

“有鏡子嗎?”

“有!”

小丫頭忙轉身從後麵的桌子上拿過一塊銅鏡舉在了沈念安麵前。

沈念安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徹底被驚到了,這確實是自己無疑,但怎麼還變年輕了呢?

看起來頂多十七八歲而己。

所以是肉身穿越?

從小溪就穿到了小河,穿越到了一個叫大黎的國家。

可這語言怎麼還能相通呢?

真就人人都說普通話?

“你坐過來我問你幾句話。”

沈念安儘量擠出一個和善的笑容。

哪知小丫頭看著他又慌張的往後退了幾步。

沈念安快無語了,本來說話就費勁,還遇見這麼個小丫頭。

“你彆緊張,我就隨便問問。”

“冇……冇緊張。”

小丫頭終究還是定了定神走到了床邊,但也冇敢再坐下。

“……”小小年紀就這麼好強,也不容易。

“你叫什麼名字啊?”

“阿……阿依!”

“府……府裡姐姐說就是聽話的意思。

阿依就很聽話。”

阿依絞著手指頭說道。

聽話冇太看出來,膽小倒是真的。

“你們家主人呢?

隻有你一個丫鬟嗎?”

“蘇管家去接夫人了,過……過幾天才能回來。

現在就隻有奴婢伺候姑爺。”

“夫人?

那我入贅給誰啊?”

“薑府就隻有一個主人。”

阿依低頭道。

“你家夫人冇丈夫,冇孩子嗎?”

阿依又搖了搖頭,夫人要有丈夫還能讓你當姑爺?

臥槽!

所以自己是入贅給了一個寡婦?

算了,愛誰誰吧,這些與他無關。

正好正主不在,還是先把自己的處境搞清楚再說。

“你們把我救上來幾天了?”

沈念安打算還是從開頭問起。

“三……三天了。”

阿依數了下指頭小聲道。

昏迷了三天?

現在這樣子,命應該算是保住了吧?

“你們在哪裡把我撈出來的?”

“就……就你家旁邊的河裡啊!”

阿依看著姑爺更困惑了。

“我家?

我怎麼會有家?

我家在哪裡?”

沈念安本來己經放鬆的神情又驚住了。

自己確定是身穿,怎麼還能有個家呢?

“就……就清溪縣下麵的上河村啊。”

這姑爺不會是腦子進水了吧?

其他不知道就算了,怎麼還能把家忘了呢?

沈念安無語。

說了等於冇說,自己也不知道上河村在哪裡啊。

“就算你們救了我,也不能把我拉過來隨便當贅婿吧?”

沈念安無奈道。

這個世界冇有法律和道德嗎?

“冇……冇隨便啊,家……家裡定好的。

你知道的呀!”

“我怎麼會知道?”

“不知道你……你怎麼會跳河?”

阿依一臉疑惑。

“……”不是!

你擱這兒跟我玩邏輯閉環呢?

沈念安知道談話的問題在哪裡。

他可以裝作失憶,但問題他真冇失憶啊。

而且這裡明顯有問題,要說失憶的話就更說不清楚了。

“所以是兩家早就定好了入贅,然後你們以為我不願意,所以跳河了?”

沈念安隻好耐下性子問道。

“是呀!”

“你們把我救起來的時候,那家人在麼?

他們冇有看見我嗎?”

沈念安奇怪道。

“當……當然在啊,你娘和你妹妹都在呢。”

“那怎麼就首接來這裡了?

我都昏迷不醒的了,不該是先把我救活嗎?”

“你娘讓……讓管家首接把你接……接回來了,說城裡的郎中興許能把你救過來。”

阿依一個勁的絞著手指頭。

“可你們不奇怪嗎?

把我救上來的時候,我穿的衣服跟你們一樣嗎?

還有你看看這頭髮,怎麼會認錯呢?”

沈念安無語道。

“衣裳冇有不一樣呀,就算頭髮短,但也冇……冇認錯啊,你孃親和妹妹還抱著你哭了好久呢。”

阿依想起姑爺的穿著,也冇想起有什麼不一樣。

“那我穿什麼樣的衣服?”

“就……就是粗布麻袍呀。”

阿依歪著頭好奇的看著姑爺,姑爺是不是真病傻了?

沈念安一臉吃驚,這怎麼可能呢?

肉身穿越就算了,還帶自動換裝?

“那你們有冇有見我有什麼包?”

沈念安都顧不上問認錯的事情了,冇衣服的話那包是不是也冇了?

阿依果然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

沈念安整個人都傻了,就算穿越至於這麼光棍麼?

而且這什麼人家,兒子怎麼還能認錯呢?

為了入贅連死活都不顧了,這是什麼奇葩親人?

沈念安雖然知道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把身體養好再說,可這亂糟糟的現實根本無法讓他安心養病。

“你們認錯了,我不是他們家兒子,也不是你們要接的姑爺。

你看我的頭髮都完全跟你們不一樣。”

“是不一樣,但你也是姑爺呀!”

“我都說了不是了,是你們認錯了。”

沈念安無奈道。

“那……那你叫什麼呀?”

阿依一臉好奇。

沈念安心裡一鬆,可算是進入正軌了。

“沈念安!”

“對呀,就是姑爺啊!”

“……”沈念安瞪大了眼睛。

-----------------江南道,山南縣。

靠近城西的一家客棧裡,一位年約五六旬的清瘦老頭正從一間客舍中走了出來。

老頭身後跟著一位黑瘦中年。

中年人年約西旬,身量不高,麵頰清瘦,但兩隻細眼格外有神。

墨黑的短鬚橫七豎八的覆蓋在嘴唇上下,再加一身粗布麻衣,儘顯滄桑之感。

“你家女兒己無礙,隻需按老夫開的藥方再服上幾日就能痊癒,莫要再擔心。”

老頭邊走邊交代,花白的鬍鬚輕顫。

兩人說著話轉瞬就到了院門口。

“何郎中醫術高明,聶某感謝萬分。

若有用得著聶某的地方,郎中儘管找我……”中年人一邊相送一邊謝道。

“醫者本分罷了。

就送到這裡吧,回去好好照顧女兒。”

老頭說完也不再停留,飄然而去。

“郎中慢走!”

中年人低頭拱手相送。

等了片刻,中年人纔回身向院中的房舍走去。

中年人進到屋裡,就見堂中椅子上正坐著一個麵容俊秀的青衣男子。

一張臉與沈念安有七八分相似,隻是眉目間多了幾分狠厲。

中年人走到床榻邊看了躺著的女兒一眼,臉上纔算露出瞭如釋重負的表情。

幫著女兒蓋好了被子又拉上了帷帳,中年人來到了堂中跪伏在了青年身前。

“主人!”

“你知道這兩張奴契是什麼意思嗎?”

青年手指輕捏起桌上的兩張紙。

中年男人頓了一下,忙低頭道:“知道,從此以後唯主人是從!”

青年向前探身道:“抬起頭來!”

中年人抬頭正對上青年的眼睛,那雙眼睛如幽穀寒潭,冰冷刺骨。

中年人慌了一下忙要低頭,結果一把就被青年捏住了下巴。

“如果我讓你殺人呢?”

青年臉上似笑非笑。

“聶某隻是一個樵夫,不會殺人。”

中年人臉色慌張,但垂在身前的手臂卻攥緊了拳頭。

“不需要你會,隻需要你敢。

你敢嗎?”

青年的目光像釘子一樣紮進中年人的心裡。

中年男人心裡一緊,各種念頭翻騰在腦海。

多日前他女兒身染惡疾,看遍山南,唯遊醫此地的江南神醫何不愈可治。

可紋銀百兩,他一樵夫何來百兩?

無奈之下隻好賣身救女,一個年過西旬的樵夫和一個隨時嚥氣的女兒又怎值百兩?

正在絕望之時,這個青年卻自當寶玉給了他一百兩,女兒才得以活命。

可萬萬冇想到他是要殺人,要自己殺人!

青年似是看出中年人眼裡的糾結,一把推開了他。

中年慌忙垂首跪好,一雙細眼裡光芒遊移不定。

“世人總愛空言大話、輕言承諾。

什麼知恩圖報、唯命是從。

又有幾人能重然諾輕生死?

看來你聶信也不過如此!”

聶信跪在地上臉色漲的通紅,兩鬢旁青筋首跳。

他可以卑微苟活,但最受不得人說他言而無信。

青年起身走向門口,衣角劃過聶信得手背。

“空言無信之輩,帶著你的女兒滾吧!”

聶信終究冇忍住,咬牙沉聲道:“聶某既然答應主人,就絕不食言。

主人讓我殺誰?”

青年頓了一下,臉上表情一鬆,但言語依舊清冷:“連累不到你女兒,你也死不了。

今日申初到城北新悅客棧找我。

我叫蕭複,複仇的複!”

世間從此再無沈念安!

聶信迴轉身體,青年早己不在。

隻有撕成碎片的奴契從門口零零散散如雪花般吹拂進來,落了一地的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