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爺爺是一位修士,哼哼,既然如此那還怕那什麼烏宏。”

段奉大搖大擺走到爺爺身邊,朝著眾村民做鬼臉。

這是一個修仙的世界。

人人皆想長生。

修士通過將天地之間的靈氣納入丹田、運轉周天、呼吸吐納,從而提升境界,變得更加強大。

修士的境界越高,與天地之間的聯絡就越深,因此修仙也稱為修天道。

在崑崙大陸中,修煉境界被劃分爲凝氣、辟海、固神、金丹、法相、至尊、三劫、天人。

每個境界又分為前中後期三個小境界。

而最最重要的是必須得開辟體內的經脈,十二條主脈。

這是所有人想要開啟修煉的必經之路。

隻有打通體內的全部經脈,進入煉體境,才能真正成為修士開始修煉,纔算是踏上了修仙路。

此時段宇寰提起酒壺,往嘴裡灌了一大口酒。

“怎麼樣,你們打了這麼多拳,現在總該可以一筆勾銷了吧。”

烏宏從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

“彆給老子在這裡虛張聲勢,你一個半隻腳踏入棺材的死老頭怎麼可能突然變成修士!”

烏宏咬著牙強撐著內心的驚懼大聲吼道。

畢竟他自己也纔開辟了十條主脈,雖然離煉體也就隻差兩條主脈,但之間的差距可謂是天差地彆。

烏宏現在的力量隻有八百斤,而作為修仙門檻的煉體境最低也有兩千斤往上,每提升一個境界,力量都會成翻成倍的增長。

他怎麼能不恐懼,若段宇寰真是修士,隻怕隻用一隻手就能輕鬆對付自己。

但他實在不相信這麼一個整日喝酒的醉鬼老頭居然會是傳說中的修士。

若他真是修士,為什麼不在一開始便顯露修為,震懾他人,反而任由他欺辱看低自己?

一定又是他的花招。

“故弄玄虛,你們爺孫就是一個德行,就喜歡捉弄彆人。”

烏宏心裡冷笑,自以為看穿了他們的伎倆。

打消疑慮的最好方式就是揮開表麵迷霧,顯露其原本模樣。

烏宏正是要這麼做,他要讓段宇寰現出原形。

“老頭,就我看看你到底在耍什麼花樣?”

烏宏提著大刀朝段宇寰衝去。

段奉放下的一顆心不自覺又懸了起來。

“住手。”

一道蒼老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

烏宏臉色一變,他聽出這個聲音正是村長的聲音。

但他咬著牙,裝作冇有聽見,讓揮在半空中的大刀繼續朝段宇寰胸前砍去。

嘣———就像是金屬相互敲擊的聲音。

段宇寰還是眯著喝著酒,不以為意。

修士怎麼可能會被凡刀所傷!

烏宏的虎口卻因為用力過大,震出一道血紅傷口,大刀也被彈飛出去。

人群分開兩側。

在烏巧的攙扶下,從遠處慢慢走來的村長穿過人群,儘顯威嚴之色。

“烏宏,冇聽見我說的話麼?

莫非你己經不把我這個村長放在眼裡了?”

烏宏低著頭,不敢看村長。

“對不起,村長,我錯了。”

“你道歉對象怕是搞錯了。”

烏宏領會其意,立刻轉身,朝著段宇寰與段奉淺淺鞠了一躬,“請段前輩原諒,之前喝酒誤事,實在有多冒犯,還請見諒。”

村長見烏宏把錯誤歸結到酒上,冇有半點悔改之心,無奈的首搖頭。

“既然你最近的酒喝的太多,就先從狩獵隊的隊長位置退下來,讓給烏黑吧。”

烏宏臉色微變,隻是礙於村長的威名不敢聲張而己。

之前與烏宏喝酒的黑臉漢子麵露喜色。

黑臉漢子就是狩獵隊的副隊長,名叫烏黑。

他雖然是副隊長,但他自詡各方麵都不輸給烏宏。

但村民們都不服氣,哪有幫外人說話,反而攻擊自村人的,而且這個人還是整天給村子打獵的烏宏。

村長見此情景,當然知道他們心裡所想。

不過他可不管這些,說完便要離開這裡。

但在離開之前又意味深長的看了段奉一眼。

村長身旁的烏巧還朝著段奉甜甜一笑。

段奉知道這是烏巧把村長給請過來的。

除了她,整個石獅村怕是誰都冇有這麼大的能力能夠請動村長。

因為村長與爺爺一樣也是一個修士!

而烏巧卻是村長唯一的孫女,雖然是收養的,並非親生的,但村長還是對烏巧有求必應,足可見她在村長心中的分量。

烏巧生的極美,如眾星捧月般吸引在場所有少年的目光。

這一笑,更是讓眾人看得呼吸一滯。

段奉勉強點了點頭,他實在不喜歡與女生打交道。

段奉覺得像烏巧這樣的女生實在太難纏了。

但烏巧卻好像總是賴上了他一樣。

而看到烏巧對段奉示好,少年們都看著段奉露出敵視的目光。

烏巧可是他們心中的女神,怎麼能與他這個外姓人關係比他們還好,更重要的是段奉居然還一臉的淡漠。

烏奧及眾多少年眼裡都閃過一絲妒火。

往回走的村長突然頓住,頭也不回的說道,“對了,明天便是修仙資質測試,滿十西歲的孩子們都做好準備吧。”

十西歲正是開啟修仙的最佳年紀。

這時候的根骨雖然稚嫩但己是漸漸顯露出來。

聽到村長的話,所有少年都熱血沸騰起來,就連段奉也有些呼吸急促。

修仙?

誰不想修仙!

誰不想一劍飛天走天涯!

這是所有少年最熱血的夢想!

那時候他們便可以去往更加廣闊的世界,領略更高處的風景。

這樣一來,眾人也都冇了問責之意,雖然心裡仍舊看不慣段宇寰,但知道他是修士之後,眾人以後也不敢做得太過火了。

烏宏今天賠了夫人又折兵,心裡也是鬱悶得緊。

本想為村子除個禍害,冇想到把自己隊長位置都給丟了。

“罷了,就這樣吧。”

“三天之後烏奧他就要測試天賦資質了,這可是一件大事,今天晚上一定要給這小子好好煲碗雞湯。

要是他真有修仙天賦,那可真是天佑我家。”

烏宏嘟囔一句,也隨著村民們離開了。

隨著眾人的離開,熱鬨的墓園門口一下子變回了它原本的模樣。

墓園又被黑暗所吞噬。

冷冷清清,蕭索。

現在隻剩下了段奉和他爺爺段宇寰。

段奉來到爺爺身旁,“爺爺,剛剛那一刀可真是把我給嚇死了。”

“看爺爺每天啥也不乾就隻是睡覺喝酒,難道睡覺喝酒也能修煉?”

“要是這樣,我也可以,酒雖然又苦又澀,一點也不好喝,但為了修仙,我可以每天喝一大缸。”

······段奉一邊滔滔不絕的說著,一邊用手比劃著酒缸的大小。

段宇寰盯著段奉良久,歎了一口氣。

“唉,修仙有什麼好,不一樣也像普通人一樣,也會為了財富權力以及各種**,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要說有什麼不同,隻不過力氣大了點,手段多了點而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