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跑的方向正是村長的家。

少女連忙推開村長家的房門,急切說道,“爺爺,不好了,烏宏他領著一大幫人朝著段哥哥家裡去了。”

房中各處放著各種不知名的藥草,牆上掛著各種神秘的獸骨。

因此房內始終有一股藥香味道,散發著一種獨特的韻味。

一位白衣白髮白鬚的老者坐在堂中的蒲團上,慢悠悠說道,“烏巧,彆急。

讓烏宏他們吃點虧也未嘗不是壞事。

不然三天兩頭來找我訴苦,我可受不了。”

說罷,村長搖搖頭露出無奈之色。

原來這名美麗少女叫做烏巧。

烏巧皺著一雙好看的柳眉,道,“可是段爺爺他怎麼可能是那麼一大群人的對手?

他可是奉哥哥唯一的親人了!”

說著,烏巧眼中蓄滿淚水,讓人看了楚楚可憐!

“唉,好吧好吧,我真是倒了大黴了,我有你這孫女,總有一天身體是要累散架的。”

村長雖然是這麼說著,可眼中的溺愛可是絲毫不減。

烏巧撅著嘴說道,“哼,大不了我等下再幫爺爺捶捶腿揉揉肩就是了。”

村長苦笑著,“唉,女大不中留哦!”

村長從蒲團上站起,在烏巧的攙扶下朝著後山墓園走去。

······這邊烏宏一大幫人己經來到墓園門口了。

“段宇寰,給老子出來。”

段宏扯著嗓子大喊。

“出來。”

“出來。”

“出來。”

不少村民附和叫著。

不一會兒,從黑暗深處慢慢走出來一個搖搖晃晃的高大老頭。

這個老頭便是段宇寰,段奉的爺爺,此刻他的頭髮亂糟糟,一股混合著汗臭味和酒臭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令人奇怪作嘔的味道。

這股味道觸動著這裡每個人的神經。

這老頭到底是有多久冇洗澡了?!

烏宏厭惡的捂著鼻子道,“臭老頭,你給我站住,不準過來。”

段宇寰醉醺醺笑道,“哈哈,小子,不是你讓我出來的嗎?

現在我出來了,你又讓我站住,你說你這人奇怪不奇怪。”

烏宏道,“老頭,我們今天來這裡可不是跟你說這些無聊的話的。

我們今天是來·····”這時段宇寰舉起酒壺,又悶了一大口酒,咕嚕咕嚕灌進喉嚨裡。

“啊,爽快!”

段宇寰摸了摸嘴,笑著大喝了一聲。

站在烏宏旁邊的烏奧不爽叫道,“喂,老頭,你到底有冇有在聽我父親說話?”

“哦,你們還在這裡啊,你們一大幫人來這裡有何貴乾,是來送下酒菜的麼?”

段宇寰的身子搖晃的更加厲害,似乎下一秒就要醉倒下去。

搞半天剛剛自己說了那麼多,都是在對牛彈琴。

烏宏見老頭無視自己,眼中頓時陰沉幾分。

跟過來的黑臉漢子看著老頭手中的酒壺嚥了咽口水,心裡想到,“這老頭的酒聞起來還不錯,不知道比村裡釀的如何。”

烏宏聽到段宇寰說的話,青筋暴起。

下一秒,他眉毛倒豎,氣勢逼人,吼道:“老頭,簡單說,我們這次來是讓你們爺孫倆滾出村子的。”

“哦哦,這會兒倒是聽清楚了。”

段宇寰含糊點頭。

“你早說不就行了嘛,這事簡單。”

烏宏眼中亮起逼人的精光,“這麼說你們爺倆願意走了?”

“不願意。”

“你敢耍我?”

烏宏亮出刀來。

殺滅無數蠻獸的大刀此刻在月色之下散發著攝人的寒氣。

“如果我就站著讓你們打,一人一下,絕不還手,此事便作罷如何?”

剛想帶領村民衝過去的烏宏聽聞此話,暴動的身形立刻停下。

“講真?”

烏宏半信半疑,他可不信這老頭那搖晃的身板能承受得住自己一拳。

“自然是真的。”

烏宏思慮了一下便爽快答應。

畢竟若是一拳打死了這個老頭,也就不用在聒噪了,正好這裡是墓園,蓋張草蓆就地掩埋就行了。

一切問題都能完美解決。

“好,如果能承受得住我們的拳打腳踢的話,我們就原諒那個小魔頭。”

烏宏剛說完,段宇寰便展開雙臂,擺出一副任由他們隨意打的架勢。

“這樣,我們可就不客氣了,咱們一起上。

反正打死了可不關咱們的事。”

烏宏轉頭朝村民們招呼了一聲,便一拳率先朝段宇寰身上打去。

烏奧等其他少年也不甘示弱,用儘全身力氣,緊握拳頭朝著段宇寰身上打去。

段奉躲在樹上將所有的一切都儘收眼底。

此刻他隻感到好笑,烏宏他們冇對爺爺出過手,自然不知道爺爺的身子猶如鋼鐵一般堅硬。

他可不止一次與爺爺打過架,但每一次都被爺爺按在地上打。

每次晚上在外麵貪玩的段奉不管躲到哪裡總會被爺爺找到,不服的段奉就與爺爺打架。

結果自然是被爺爺輕鬆打暈拖了回去。

想起爺爺的拳頭,段奉後背都有些發涼。

深知爺爺的厲害的段奉,知道村民們馬上就會後悔他們的所作所為。

段奉和他爺爺可都是不會吃虧的主!

下一秒,拳腳重重砸在段宇寰身上,慘叫聲應接響起。

但慘叫聲卻不是從段宇寰口中發出。

果不其然是烏宏他們發出的。

烏宏睜大雙眼,他就算再笨此刻也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隻有兩個字才能解釋這一切。

修士!

段奉的爺爺段宇寰居然是一位真正的修士!

烏宏他們有的捂著腳,有的抱著手,有的跌坐在地上呆呆看著眼前這個老頭。

好像變得完全陌生。

段宇寰還是那般醉醺,但此刻在他們眼裡就像是神祇一般無比偉岸高大。

因為修士在這個世界就代表名望權力富貴 ,代表著一切。

一旦踏上了修仙之路,就與他們這些普通武夫完全成了兩個世界的人了。

這也是為什麼村民們如震驚的原因。

烏宏打了個寒顫,畢竟是自己率領村民們前來興師問罪,逼迫他們滾出石獅村。

段宇寰要是找自己麻煩,怕是村長都攔不住。

段奉看著他們吃癟的模樣,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在與爺爺第一次打架的時候他就知道爺爺是一位修士。

畢竟他知道村長就是一位修士,而且從村長口中聽過他年輕時候外麵闖蕩的故事,或多或少也知道些修士意味著什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