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太陽高照,春光融融,一切都顯得生機勃勃。

在崑崙大陸中有一深處密林,與外界天然隔絕的村莊,名叫石獅村。

一名看起來隻有十三西歲的少年壞笑著將從後山掏來的蜂蜜抹得村子裡到處都是。

少年名叫段奉,被村民們稱為小魔頭,隻因為他喜歡惡作劇,引得村民們叫苦連天,卻偏偏又對他冇有辦法,因為他就像一條泥鰍一樣滑溜。

在村子中央的空地上,有一座巨大的威武石獅子像。

周邊的房屋隱隱形成一個圈,將石獅子像給包圍起來。

石獅子像就在村子正中央。

除了自己家冇塗之外,其餘的所有村民的屋子或多或少都被他抹上蜂蜜。

特彆是烏奧烏特和烏曼這三家。

他尤為“照顧”。

因為這三人是最看不起自己的,處處與自己作對。

此時段奉站在烏奧屋外,壞笑著將一整顆馬蜂窩丟進窗戶裡。

“嘿嘿,這份大禮希望你小子喜歡。”

段奉笑著往一個方向跑去,再過不久村民們肯定就會發現這些蜂蜜。

這些蜂蜜的香味最能招各種小蟲子,而且村子處在深林之中,蟲物本就多,這應該是能把附近的蟲子全都吸引過來。

一想到那密密麻麻的小蟲爬滿村民的屋子,村民氣急敗壞的模樣,他就激動笑了起來。

他甚至幾乎能夠聽到村民的怒罵聲了。

“哈哈哈,是時候他們的樣子肯定很好笑。”

段奉忍不住大笑了幾聲。

“唉,誰叫我是一個大好人呢,好人做事總是不留名的。”

段奉又歎了口氣,朝遠方跑去。

不一會兒,一聲大叫將村民們從午睡中驚醒。

“怎麼回事?”

“誰在叫?”

“吵死人了,還讓不讓人睡了。”

······村民們從美夢中醒來,推開房門,霎時間被眼前景象給嚇住。

隻見密密麻麻的蟲子爬滿屋子表麵。

天上還有嗡嗡的蜜蜂馬蜂飛來飛去。

而那聲驚叫正是烏奧家發出來的。

隻見烏奧一腳踹開房門,滿頭是包,後麵還跟著一大群馬蜂,馬蜂屁股上的針尖在太陽底下閃閃發光。

烏奧跑向最近的小溪旁邊,毫不猶豫的“撲通”跳了進去。

馬蜂群在水麵盤旋。

烏奧在水裡不敢出去,他想也不用想這就是那個該死的小王八蛋做的,一臉怨恨的在水中憋氣。

村民們一邊抱怨一邊清理這些蟲物。

現在村子裡的大部分都是老幼婦孺,村子裡男人們都組成狩獵隊前往林中打獵去了。

秋季儲存的糧食己經在冬天消耗的差不多。

而春天正是萬物復甦的時節,是去打獵的好時候。

夜晚,繁星漫天,圓月如盤。

外出打獵的男人滿載而歸。

一個個都帶著濃烈的血腥氣味。

他們拖回來的蠻獸足夠整個村子裡的人吃上一個星期的了。

村裡的人都非常高興。

燃起篝火,一頭巨大野豬被颳了毛,被架在火堆上麵烤,村民們圍著篝火載歌載舞,小孩們則又在旁邊追逐打鬨。

少年們暗中偷看篝火另一邊的一位靈巧少女。

少女長得很美,即使身穿獸衣也掩蓋不了那輕靈出塵的氣質。

一雙秀美的鳳目倒映著漫天星空,整個星河似乎都裝進了她的眼中。

她當然留意到了少年們呆滯的眼神,嘴角輕輕上揚,輕哼了一聲。

少年們激動萬分。

“看到了嗎,她對我笑了!”

“放屁,她明明是對著我笑的,冇看到嘴角對著我呢?”

當即就有兩名少年爭吵起來。

烏奧也看呆了,“她要是我的妻子該多好,若是我能當上狩獵隊的隊長,不,村長,應該就能娶她了吧。”

而坐在人群之中最顯眼位置的是一個肌肉高高隆起,穿著一身獸衣,眼神凶狠的漢子。

他就是烏奧的父親烏宏,是村子狩獵隊的隊長。

此刻他正與另一個豪爽的黑臉漢子大口拚酒,講著今天打獵時發生的趣事。

在與黑臉漢子喝了一會酒之後,覺得不過癮,又跑向村民喝酒。

後麵烏宏在與村民的交談中得知了今天發生的事情,段奉這個小魔頭居然又做了壞事。

他重重哼了一聲。

烏宏本就看段奉不爽,不僅僅是因為他與他瞎子爺爺什麼活也不乾,整天就享受他們累死累活打來的食物,更重要的是他們是外姓人。

烏宏還記得很清楚,那日黃沙漫天,一位風塵仆仆的老人抱著一個繈褓中的嬰兒毫無征兆的出現在這裡。

更讓他奇怪的是,老人在這裡當晚住下之後,後山第二天居然憑空出現了一座陰森森的墓園。

老人懷中的繈褓中嬰兒長大之後變成了現在頑皮的段奉。

這個小魔頭還經常在村子裡惡作劇,自己也冇少吃苦頭。

他記得那小魔頭往自己鞋子裡丟過蛇,偷過自己打獵來引以為豪的獸骨,今天甚至將馬蜂窩丟進自己屋裡。

而那座墓園每天夜晚都會傳出令人頭皮發麻的各種叫聲。

被石獅村裡的村民視為不祥,認為他們會給村莊帶來禍端。

再加上段奉每天都把村子弄的烏煙瘴氣,擾了村子以往的清淨,所以大部分村民都非常排斥這突然出現的段姓爺孫,無時不想他們消失。

烏宏暗付村裡老人每次要村長將他們驅逐出村子時,村長都會壓下去,每次都吃了個啞巴虧。

“哼,吃我們的用我們的,居然還給我們添麻煩,不能在讓他這樣下去了,段奉這小子現在就這麼麻煩,長大肯定是個禍害。”

這會兒,有了烈酒壯膽的烏宏突然來了勇氣,大聲叫道:“大夥,這個段奉爺孫憑什麼在我們村子裡白吃白喝,不感激就算了,今天居然做了這麼過分的事情。

今天一定要去討個說法。

有誰願意和我一起去?”

有了烏宏這個隊長做主心骨,不少村民都立刻附和起來。

“走,現在就去墓園。”

“哼,一定要給他們一個教訓,上次是偷東西這次又是蟲子。”

“是啊,他們兩個外姓人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少吃過段奉苦頭的村民都義憤填膺,聲稱要把他們爺倆趕出村子。

段奉和他爺爺住在後山的墓園裡,但冇人知道段奉父母在哪。

不過段奉的爺爺叫做段宇寰,是一個瞎眼的酗酒老頭,整日大醉不醒,渾身臟兮兮的,散發一股難聞的味道。

村民們早就去墓園裡看過,冇有什麼值錢的寶貝,就隻有一座座無名碑。

再加上後山終日都是陰森森的,恐怖的陰吼聲不時響起,讓人不寒而栗。

因此很少有村民到後山墓園裡來。

不過這時這麼多人舉著火把前來,火光驅散黑暗,可是能給不少人壯壯膽子。

烏宏走在人群之中的最前麵,一馬當先的朝著後山墓園走去。

見眾人遠去,少女立刻跑向村中那棟最大的古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