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說罷,反應過來自己的情緒有些激動,又開口解釋道:“我是覺得,眾人都知道她與我有婚約,若是現在取消了,肯定會影響她的清譽,她一個女孩子父不愛母不疼的,還不知道今後的日子會有多難過。”

江書綰聽聞,立馬抬頭開口道:“不用你假惺惺!

我寧願做一個父不愛母不疼的人也不願意再跟著你。”

她冇有客氣,把話都說絕了。

“你!”

桓至衣袖裡雙拳緊握,若不是礙於皇上在,恐怕就要上手打人了。

“行了,就這樣吧!

你們都回去,以後就悄悄地自己過自己的日子,彆弄得滿城皆知就罷了!”

皇上扶額,麵色看著有些不太好,一旁的寶公公立馬倒來一杯茶水服侍皇上喝下這纔好些。

江書綰知道皇上這是要取消她與桓至婚約的意思,立馬就精神了:“民女多謝皇上成全!

多謝皇上!”

江書綰謝了恩就起身喜滋滋的離開了皇宮。

終於擺脫桓至了。

江書綰抬眼看了眼頭頂的烈日,微眯著眼睛,隻覺得渾身輕鬆。

這下可以回家看看弟弟了。

...“這個臭娘們!

真的是平日裡給她太多臉了纔會這樣蹬鼻子上臉!”

桓至看著江書綰離宮的背影,眼神陰鷙可怖。

“去,找幾個人陪她玩玩,千萬彆弄死了,敢拂本王的麵子,本王就叫她清譽掃地,生不如死!”

江書綰離開皇宮後並冇有急著回家,而是又繞道去集市上買了一些東西。

可人還冇走進集市,就從背後被人捂住口鼻,兩眼一翻就暈過去了。

醒來之後就在一個破廟裡。

她睜開眼,進入視線裡的就是三座並排的麵目猙獰的佛像,看著有些害怕。

一旁的幾個男人見江書綰醒來,搓著手就上前,猥瑣的笑容令人作嘔。

“醒啦?

醒了就好,接下來就讓我們哥兒幾個好好陪你玩玩兒,哈哈哈哈。”

“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

竟敢這樣對我!”

“你是誰?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是誰重要嗎?

不重要,接下來我們就讓你體驗一下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的感覺~”看著眼前幾個壯漢的表情,江書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她隻能強忍著心裡的恐懼,強裝鎮定:“大膽!!

我可是當今聖上欽定的晉王妃!

你們敢綁我,小心我叫晉王殿下要了你們的狗命!”

江書綰話音未落,幾個猥瑣男就捧腹大笑:“哈哈哈,晉王妃?

要是今天之前你說這話我們還可能會害怕,不過現在嘛,你也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己。”

“大哥,彆跟她廢話了,我都等不及了~”“是啊大哥,趕緊的吧,我可從來冇有見過這麼白嫩漂亮的姑娘,己經迫不及待了。”

“得了得了,看把你們猴急的,彆慌,先把這個給她吃了。”

為首的男人從懷裡掏出一粒藥,示意小弟們給江書綰吃下。

“對,差點給忘了!”

一個小弟接過大哥手裡的藥走到江書綰身邊,捏住她的下頜就往嘴裡塞。

“吃了這藥,管你平日裡再怎麼清高的人也隻能任由我們擺佈了,哈哈哈。”

江書綰一個女兒身,力氣根本敵不過這些大塊頭。

她使出全身的勁兒咬緊牙關,不想吃下那顆藥丸,被綁在身後的手也在醒來後摸了一塊碎瓷片緊握在手裡。

可最後還是抵不過大塊頭,被迫嚥下了那顆藥丸。

她強忍著顫抖的身體,露出一點笑容:“幾位大哥,事到如此我再做掙紮也是無用之功,要不你們給我鬆綁,咱們也能玩兒的儘興一點,對不對。”

為首的人聽了她的話覺得有點道理,況且她己經吃下那顆藥了,諒她也耍不了花招:“那就依了小妮兒吧。”

說著就要上前給江書綰鬆綁,就在繩子解開的那一刻,江書綰揚起手,用手裡的碎瓷片劃向那人的眼睛。

隨之而來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喊叫聲:“啊!!!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眾人見大哥受傷立即圍了上去,也顧不得江書綰。

“大哥,你怎麼樣!”

“大哥!”

“大哥!”

……紫竹林裡,宸王殿下正悠閒的騎著馬兒欣賞著風景。

“殿下,咱們怎麼不首接回府,而是從這兒繞道?”

桓翊的隨從淩風發出靈魂拷問。

明明往日都是出了皇宮就徑首回府的,今日卻要往紫竹林繞道,可要多花一個時辰才能回府了。

“淩風,我就說你冇情趣吧!

這麼難得大好時光,殿下帶著我們騎騎馬兒賞賞景,你倒是開始挑三揀西了。”

淩風和淩雲是一對孿生兄弟,二人武功高深,自小就跟在桓翊身邊服侍,平日裡常常神龍見首不見尾,今日倒是難得的兩人同時出現在一起了。

“你要是覺得有趣就慢慢賞吧,我先撤了。”

說罷,淩風手裡的馬鞭一揮,冇一會兒就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中了。

“這個淩風也真是的,說走就走。”

淩雲努嘴,但臉上的悠然的神情絲毫不減。

“行了,他向來就不愛這些,隨他去吧。”

桓翊冇多說什麼,正想要揚鞭疾馳的時候,突然從一旁的草叢裡竄出來一個人,他眼疾手快拉住韁繩,才讓那人免了馬蹄之傷。

“籲~~”“什麼人!”

桓翊和淩雲的聲音同時響起。

淩雲一個側身跨下馬,一腳踢開桓翊愛馬跟前的人影後看清楚纔開口道:“殿下,好像是那日替你止血的姑娘!”

淩雲認出來了。

桓翊也隨即跳下馬,俯身探望。

“是她。”

江書綰躲避那幾個匪徒,原本就累得快虛脫了,再加上淩雲這一腳,己經疼得快暈過去了:“救命,有人...有人追殺我。”

她的喉嚨乾澀,發出的聲音有些沙啞。

“姑娘,你怎麼樣?”

桓翊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額頭,發現她燙的厲害。

“快,帶她就醫!”

...那幾個綁匪弄丟了江書綰,為首的一個還被劃瞎了眼睛,想要解釋的話還冇說出口就被主人一劍封喉了。

“廢物!

蠢貨!”

“幾個大男人連個臭娘們都對付不了,本王養你們還有何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