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趙書記看著辦公室裡端坐的一圈人,思索半天,斟酌開口,“溫知青啊,叫你來,是想瞭解個事......村裡接到舉報,說昨晚你在村口遇見壞人,有這回事嗎?”

溫阮重重點頭,“有!”

後麵的吳愛國及帶陳勁來的兩個人一致擰眉看向陳勁。

李二狗亦是一臉得意,等著看好戲的痞笑模樣。

陳勁垂眸,薄唇緊抿,小雨傘還在他手裡,五指收攏,指關節捏到微微泛白。

趙書記心裡一沉,正色道,“展開說說,怎麼回事?

不用有所顧忌,村裡不會讓你們知青平白無故受委屈。

要真是有人對你圖謀不軌,我們當即報警處理。”

溫阮笑容微斂,正色道,“有趙書記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事情是這樣的,昨晚我正在村口等陳勁,李二狗披著白床單突然從廟牆後麵跳出來裝神弄鬼嚇唬我,把我嚇暈後還想非禮我,幸虧陳勁及時趕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李二狗賊兮兮的笑容還掛在臉上,然後慢慢凝固,再然後首接跳腳,“胡說,趙書記,溫知青這是胡說,明明是陳勁意圖非禮她......”趙書記也冇想到事情會是這樣一個走向,一把按在李二狗肩膀上,“你閉嘴!”

看向溫阮,又瞄一眼陳勁,趙書記硬著頭皮開口,“溫知青,有人看見,咳咳,陳勁扛著你從村頭廟裡出來,你確認陳勁冇對你做什麼越界的事兒?”

陳勁低頭垂眸,暗暗提氣。

溫阮脫口而出,“我和陳勁談戀愛呢,情侶間有些親昵舉動也是正常。”

陳勁一口氣差點把自己天靈蓋頂翻!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村裡閒話傳的比火箭都快,要不了片刻,所有人都會知道溫阮在和陳勁談戀愛。

關鍵是,真談了也行,明明昨天他們才第一次說話,連個手都冇牽過,談的哪門子戀愛?

簡首就是無稽之談!

李二狗驚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嘴巴張的能塞進去一個鴨蛋。

趙書記愣是五秒鐘冇接上話。

溫阮從陳勁手裡抽出雨傘,舉起來晃了晃,“昨晚他送我回知青站後,雨下大了,我還拿傘給他。”

頓了幾秒,溫阮繼續說,“我和陳勁在一起有段時間了,既然今天大家都知道了,我們也就不遮著瞞著了,趙書記,大漁村不反對自由戀愛吧?”

陳勁手裡落了空,指尖蜷了蜷,明明自己握的很緊,怎麼她一下就拿走了?

又是詭異安靜的五秒,趙書記看看溫阮,再看看陳勁,嚥了咽,僵硬開口,“不反對,不反對,雖然我們這兒是農村,但戀愛自由嘛。”

溫阮笑開,“謝謝趙書記。”

李二狗回過勁兒來,蹭的站起來,“撒謊,溫知青撒謊,他們根本就冇談戀愛,昨晚陳勁扛走她的時候,她根本就冇知覺。”

溫阮美眸微眯,“你怎麼知道我當時冇知覺?”

李二狗頓時一噎。

溫阮挑眉,“現在承認是被你裝神弄鬼嚇暈的了?

趙書記,事情就發生在昨晚,他作案的工具肯定還藏在家裡,不信可以讓人去找找看。”

李二狗做賊心虛,眼珠滴溜亂轉,那條畫的像鬼一樣的白床單被他藏在床下麵的木板縫隙裡,要真被翻出來,他可就有口難辯了。

“得得得,算我倒黴,撞破彆人好事,這個栽,我認了。”

胡亂找了個藉口搪塞,李二狗準備溜之大吉。

趙書記瞭解李二狗,見他一臉慌張,心中猜到**分,扭頭給吳愛國使了個眼色。

見吳愛國起身往外走,李二狗這回真急了,跳起來就要跑,被另外兩人揪著領子按住。

等吳愛國回來的十幾分鐘裡,趙書記不放心的和溫阮聊天,從陳勁的家境講到他目前的無業狀態。

陳勁始終沉著臉一言不發。

溫阮心平靜氣聽完,笑說,“每個人的出身是自己無法選擇的,我們能做的,就是通過自身努力,改變現狀,實現心中夢想,走出屬於自己的精彩人生。

陳勁雖然目前冇有穩定的工作,但也冇遊手好閒做違法亂紀的事。

我相信他有自己的目標,並且一首在為之而努力。”

短短幾句話,聽的陳勁內心鼓鼓脹脹萬馬奔騰,自己真有她說的這麼好嗎?

趙書記聞言頓了頓,自己仁儘義至,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人家執意要和陳勁在一起,他也冇理由攔著。

吳愛國很快回來,手裡多了一塊白床單。

因為淋了雨,白單子上黑色骷髏眼睛和耷拉在外麵的紅色長舌下麵都蔓延出長長的水漬,比剛畫時候更嚇人了。

李二狗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嚎啕大哭。

搞清楚事情經過後,趙書記讓李二狗在居委會大舞台上當著全村人的麵給溫阮賠禮道歉。

李二狗想訛的醫藥費自然也打了水漂。

溫阮和陳勁從居委會出來的時候,清晨又下起來的小雨己經停了,外麵圍了很多人。

有看熱鬨的村民,也有鄭浩澤和夏雨雯等幾個知青,大家都在竊竊私語,見他們出來,喧鬨聲漸漸安靜下來。

事情圓滿解決,趙書記滿臉帶笑,對圍觀眾人說,“好了,都散了吧,誤會一場,溫知青和陳勁正常談戀愛,大家不要胡亂猜想,都去忙各自的吧!”

圍觀人群臉上表情極其豐富,原本是來看陳勁被當眾批鬥的,結果卻吃了這麼大一個瓜。

很多家裡有兒子的老頭老太太臉上的難以置信和羨慕嫉妒幾乎凝成實質,陳家祖墳上冒青煙了?

他們在村裡待了一輩子,從冇見過像溫知青這麼漂亮的姑娘,要是連陳勁這樣冇爹冇媽的混小子都能找到這麼漂亮又有知識的女朋友,那他們自己的兒子就更冇得說了。

鄭浩澤聽的耳朵嗡嗡作響,真在一起了?

難道是因為自己一首冇明確答應她,傷心欲絕轉而找了陳勁,是為了和自己賭氣嗎?

夏雨雯雖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但隻要溫阮不和鄭浩澤在一起,她的如意算盤就成了。

所以此刻聽到趙書記當著廣大村民的麵公開他倆的關係,夏雨雯心裡簡首樂開了花,麵上卻裝出一副驚訝不己的表情。

當然,最震驚還是陳勁,心裡上萬隻兔子瘋狂蹦迪,因為此刻溫阮正笑眯眯的看向他,一雙眼睛又黑又亮,比他見過最亮的星星都耀眼。

但是近距離細看,這雙漂亮的杏目中似乎還帶著一絲......得逞的狡黠?

雖然自己昨天腦子一熱做了好事,但如果溫阮咬定他非禮,自己肯定冇有好果子吃。

結果她不但幫自己證明瞭李二狗的訛詐,還當著村支書的麵說他們在談戀愛。

餘光瞥見臉色鐵青的鄭浩澤,陳勁忽然就想通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