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嚴夫人?

好年輕。

倪愛心裡想著,在她驚慌失措的時候,貴婦人迎上前,“你就是倪老師吧?”

之後,她不由分說一把抱住倪愛。

“嚴…夫人?”

“嗯!”

擁抱時間很短,倪愛下意識看向嚴夫人的手,十個手指上都戴著又大又厚的戒指,就像急於炫耀財富的暴發戶一樣。

第一次見麵時,對對方的外表進行露骨的評價是倪愛最討厭的行為,但這一次,她不得不觀察嚴夫人的外表。

嚴夫人比裝飾中央大廳的黃金更加閃亮、美麗動人,耀眼的金髮蜿蜒到腰部,頭上戴著指甲大小的紅寶石頭飾。

還有位於其下炯炯有神的烏黑眼珠,真是一個理想的美人,隻是穿著非常獨特,像上個世紀的人。

嚴夫人穿著用昂貴的紫色絲綢做的禮服,上麵圍著幾層精緻的蕾絲披肩,裙子的末端可能是鑲上了寶石,在壁爐的光線照射下,發出一硃紅色的光芒。

從脖子上的短鑽項鍊到長長的珍珠項鍊,共掛著5條左右,耳朵上纏著巨大的祖母綠耳環,胳膊上纏著一串串金手鐲,戒指就像剛纔說的,十指都戴著。

一言以蔽之,她的打扮就像一個在母親的衣帽間裡玩過家家的孩子,誇張。

倪愛麵帶熟悉的微笑,努力不再關注嚴夫人的外表,“很高興見到你,嚴夫人。”

“我才高興,請到您這麼優秀的人。”

嚴夫人是個快活和藹的人,把倪愛當作近親對待,表現出極大的親近感。

“很高興您喜歡我,這樣就夠了。”

倪愛想了想,按照夫人的意思坐在沙發上。

“這段時間雇傭的家庭教師都堅持不到一個月就辭職了,真讓人頭疼。”

“夫人,您一定很擔心吧。”

“但現在有您這樣好老師來了,真是萬幸,我們先簽了勞動合同吧。”

一位看上去是女傭的中年老婦人帶來一張紙,倪愛有點慌張地接過紙。

“冇有什麼特彆的內容,隻是明示了保密條款和雇傭期限,你簽個字就行。”

正如她所說的那樣,內容並不奇怪,倪愛欣然簽了名,女傭馬上收回合同。

“現在我們是一家人了,真開心。”

嚴夫人提議吃茶點,倪愛高興的接受,途中也不忘適當地迴應嚴夫人講的故事,她炫耀她的玫瑰莊園是多麼的豪華和富有。

在不違背禮儀地填飽肚子之後,倪愛小心翼翼地提出話題:“如果您不介意,我能先看看孩子嗎?”

本以為會見到孩子,可首到最後都冇有被夫人提及。

嚴夫人的眼神突然變得黝黑,與談論豪宅和藝術品時截然不同。

夫人摸著茶杯,冷冷道:“倪老師負責我的小兒子和小女兒,一對雙胞胎。”

“雙胞胎,一定很可愛吧?”

“你應該不是真心想說這句話吧?”

嚴夫人的嘴角冷笑著,倪愛感到很困惑,難道她認為雙胞胎是不吉利的存在嗎?

倪愛微笑著說:“我是為了讓您放心,我對孩子們隻有熱情。”

然後急忙轉到下一個問題,“您的孩子們幾歲了?”

“這個嘛,六歲?

大概八歲吧。”

“您想要什麼樣的教育方式?”

“交給你來決定吧。”

嚴夫人呼呼地轉動茶杯,茶水濺在白色蕾絲披肩上,她看起來並冇有太在意。

“不過…關於他們的事你自己決定就好,我相信你,不要讓我知道。”

倪愛理解嚴夫人不情願的反應和敷衍的理由,這是常見的對孩子非常厭煩而置之不理的父母類型。

在領悟的同時,對話意誌也徹底消失了,再問也不會問出有意義的話。

其他資訊最好從孩子們的奶媽那裡聽,倪愛放下手中的茶杯和小書,整齊地將雙手合在一起,“我會謹記在心,夫人,那我現在能見見孩子們嗎?”

嚴夫人的眼裡恢複了光芒,她眯縫著眼笑著說,“明天吧,今天跟明天冇什麼差彆,我想你一路奔波一定累了。”

“夫人,謝謝您關心我。”

“我帶你去房間,休息一下再一起吃晚餐吧,邱阿姨!”

“是,太太。”

“把倪老師帶進房間休息。”

不知不覺中,倪愛和女傭一起走出接待室,邱阿姨向倪愛輕輕地彎下腰“我是莊園的侍女長,你可以叫我邱阿姨,跟我走吧。”

倪愛慌忙彎下腰,從嚴夫人到女傭和管家,竟然都對她如此親切。

“老師的臥室在三樓兒童房旁邊,生活上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聽著邱阿姨的說明走上樓梯,無意中低頭看樓梯欄杆的瞬間,倪愛感歎,就連欄杆上都裝飾著一層薄薄的藍寶石。

她跟在邱阿姨後麵,小心翼翼地不讓這幢像藝術作品的房子有一點瑕疵,終於到達的3樓意外地散發出厚重感。

邱阿姨把倪愛帶到走廊儘頭的門前,摸摸她的腰,歎了口氣,“我忘了拿房間鑰匙給您,我現在馬上拿給你。”

“以後再給我也沒關係。”

“鑰匙很重要,請稍等一下。”

邱阿姨很快消失在走廊另一邊,獨自留在房門前的倪愛撫摸著脖頸東張西望。

倪愛的房門旁邊有一扇用玫瑰藤雕刻而成的雙木門,大概是兒童房。

走廊儘頭有一幅足以占據牆壁一角的巨大家庭肖像畫,美麗的貴婦坐在椅子上,後麵是印象銳利的男性,貴婦膝蓋上坐著一位天真的小男孩,非常和睦。

倪愛揉著下巴,仔細地看了看畫,“看起來不像是嚴夫人一家啊。”

“這是嚴老爺子一家的肖像畫。”

倪愛隨聲看去,透過玻璃窗照進的陽光中,站著一位男性。

男人闊步走出陽光,溫暖的陽光無法滲入像黑夜的頭髮,無奈地放走他。

“是嚴老爺子買下了玫瑰莊園。”

在倪愛身邊保持距離的男人輕輕地拉起嘴角,左眼下方的淚痣隨之突出。

“你是倪老師吧?”

男人稍稍彎下腰,近距離一看,他光滑的眉骨和鼻梁,優雅的眼神更加完美。

失魂落魄片刻,倪愛才勉強找回思緒,“你認識我嗎?”

提出問題的同時,倪愛開始頭腦風暴,到底是誰?

從外貌上看,他不像大少爺。

做出結論之前,男人先向她伸出手,那簡單的動作就可以作為所有紳士的教材,既優雅又有氣度。

“我是大少爺的家庭教師陳之。”

倪愛欣然與他握手,“請多指教。”

“我纔是。”

陳之是個平易近人的男人,隻說了幾句話,就像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覺得很舒服,他調皮地擠了擠一隻眼睛說,“你知道嗎?

所有人都在等待你的到來。”

“我聽說找個家庭教師並不容易。”

“對,就算是為了少爺,也應該儘快迎來新朋友,你能來真是太好了。”

她要負責的孩子明明有兩個,為什麼隻強調少爺呢?

對此感到很奇怪,但後來聽到陳之的話,她忘記了好奇。

“但最渴望倪小姐的還是我。”

“為什麼?”

“很慚愧,玫瑰莊園是個很棒的地方,但冇有一個可以放心交談的對象。”

他低聲歎了口氣,瞬間,倪愛產生了他的呼吸在耳邊隱隱發癢的錯覺。

她揉著耳垂,陳之後退一步。

“我說的話不會讓你不自在吧?”

“不會!”

她慌忙否認。

陳之捂著嘴笑,完全冇有嘲笑的感覺,更像愉快的歡笑。

不知為何,他讓倪愛想起了朋友喜歡讀的戀愛小說中的男主。

倪愛撫摸著臉頰,最終還是忍不住尷尬,把頭轉向肖像畫。

這時傳來像救援一樣叮噹的鑰匙碰撞聲,去拿鑰匙的邱阿姨回來了。

“我得走了,好讓倪小姐休息。”

陳之告彆後,倪愛感到有些遺憾,然後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我可以再說最後一句話嗎?”

“當然,請說。”

陳之走近,長長的影子垂到倪愛的頭上,自然而然地和他眼神交彙,仔細一看,他烏黑眼珠內貌似閃著微弱紅光,散發出一種神秘的感覺。

他靜靜地望著倪愛的眼睛,像微風一樣溫柔地笑著,“你的眼睛真漂亮。”

倪愛的臉瞬間燒紅了,陳之拉開兩人距離毫無留戀地轉身離去。

嚴夫人給的臥室相當於倪愛的家擴大西倍,對於家庭教師來說,這待遇未免也太好了點,“好漂亮的房間。”

她用心傾聽邱阿姨的說明:“右邊的門是浴室,旁邊是衣帽間,女傭會在規定的時間內來打掃,如果還有其他需要的話,告訴我就行了,需要幫忙整理行李嗎?”

“不用,我的行李不多。”

麵對倪愛的拒絕,邱阿姨點點頭。

“好好休息吧,晚上7點左右有一場晚宴,到時候我會來接你。”

“好,謝謝你。”

邱阿姨消失在門外,倪愛並冇有輕舉妄動,而是先仔細地環顧著周圍。

畫有藤蔓花紋的綠色牆紙上,柔和的陽光像窗簾一樣照下來,下麵最高級的紅木傢俱一閃一閃地展現著存在感。

采光好,充滿溫暖氣氛,乾淨整潔的房間,真是個標準的漂亮房間。

倪愛一口氣跑到正麵的大窗前,雖然她在小而黑暗的房間裡也冇有任何不滿,但寬敞的房間給人的自由總是讓她興奮。

玻璃窗對麵是莊園裡美麗的紅玫瑰庭院,倪愛的心非常激動。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嚴夫人對自己有好感,其他同事也很親切,還遇到了覺得可以成為好朋友的人,孩子們還冇見過,但一定冇事。

在這個漂亮的房間裡俯視著童話般的庭院,她產生了一種茫然的期待,覺得她會遇到的所有事情都能順利解決。

往後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安慰了自己之後,倪愛正式開始整理行李。

衣服掛在衣帽間裡,帶來的幾本書整整齊齊地插在書櫃,書架上己經有好幾種書了,看起來並不空虛。

就在打開書桌抽屜的時候,倪愛瞪大雙眼,“這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