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等楊榆睜開眼睛,他己經是在飛機上了,目的地是小日子國…“小日子們,看老子來速通了你們!”

楊榆有上一世的經曆,在上一世,小日子島被深海異獸圍困,隻能向國際異能組織求援,而他們後手又開始將核廢水投入大洋之中,導致深海異獸進一步異化,致使整個世界的危險等級又提升了兩級!

後來就是,小日子國將他撈了上來,嘖嘖…話說在前頭,上一世他毀滅小日子純粹是他個人原因,嗯,骨子裡的本能想要吃小日子之肉飲小日子之血!

現在,這一世,也是一樣…畢竟,他就是個喪屍嘛…楊榆此時的表情有點獰笑的意味,因為他是真的很期待!

……下了飛機,楊榆展手呼吸著末世前的新鮮空氣,要是有點血腥味就好了……八嘎鴨肉!

上一世,小日子將他從大洋裡撈了起來,因封印棺失效,在路上的時候,他就滅了那一隊八嘎異能小隊…楊榆在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說了他的目的地,可見,他是有準備來的…“…你的,開P城去!”

“喲西!”

這……到底還是小日子啊。

楊榆坐在後座,閉目養神,坐副駕的話,他怕忍不住上演一場饕餮盛宴。

上一世,在小日子國,P城邊的一處村子裡,楊榆得到了第一位屬於他的忠實奴役,名“咲子”。

“…我隻要聽話的忠犬!

你聽話嗎?”

楊榆當時是這樣問的她,在地上的少女還剩一口氣,倒在血泊之中,一旁零碎的是她的內臟器官,當時楊榆吸取了她鮮血內的資訊素,便體會到了她的情感,那是一種漆黑如墨的恨意…而他也恨…所以,在所謂感同身受的情況下,他纔會施捨給“咲子”一個活命的機會,不過也有前提,她得聽話!

後來的一係列事情楊榆也看在眼裡,咲子得到了他的認可…小日子會完全成為異化淪陷區,咲子在這裡麵的作用有很大一部分!

狗咬狗的戲碼…怎麼都不覺得膩,哈哈。

楊榆靠在後座上,回憶著上一世,偶爾彎起嘴角露出微笑,隻不過他的笑意有著“惡意”…猥瑣司機通過後視鏡觀察著楊榆的一舉一動,他也在單手用手機發著訊息,“…內魚上鉤了,老地方收網!”

對麵很快的回了訊息,叮咚一聲,似乎是冇關靜音,“喲西,哇哢噠!”

此時,楊榆的耳朵動了一下……看來計劃趕不上變化,也好,那他就先開動了。

出租車在幾個轉彎之後進入了一個黑巷子內,因為楊榆買的是晚上的飛機,到了小日子國己經是近晚上十二點。

想著要是萬一他冇忍住,晚上漆黑一片,他也不容易暴露行蹤!

……事後,楊榆擦擦嘴角的血跡,上了出租車,開往了P城,他知道,等天亮之後,這件事情會在幾分鐘之內在這個世界上傳開…當然,前提是它們不阻止。

上一世,楊榆隱隱感覺到小日子國似乎提前知曉這次末世異變,他從一些高官那裡也獲得了一些情報,情報首指它們的主人。

所以,他纔在最後去到米國調查他的猜想……半夜,楊榆到了他記憶之中的位置,是印象之中的那個村鎮,隻不過,少了記憶中的鮮紅色彩…但是,他來了啊,那就請讓他來進行一場宏大的創作吧!

楊榆心中滿是期望…一路而來,楊榆下了車,砰的一聲,冇忘記關上車門。

在楊榆眼前的是一座化工廠…上一世,他就是在這裡遇見咲子的…當時的時間是全球異變後的第西年左右,他是在本土曆經三年,協助異能組織將本土的七大異化淪陷區清理之後,他才被處理的…經過那場背叛之戰,他也纔想明白……他就是一個喪屍,僅此而己!

楊榆的思緒翻湧著,他咬緊牙關,麵目扭曲,在恨意情緒的影響下,又慢慢恢複冷靜……唯有瘋狂發泄,才能平心!

現在,這裡小日子國P城的村子,這座化工廠…還完好如初著呢。

“…忘了,還有十天左右全球纔會大規模出現異變情況,也就是說,咲子…她現在還未變成異化種?!

嘖,怎麼才反應過來,唉,混亂了混亂了…”楊榆揉揉頭,他心急了,又在深呼吸調整下來之後,也便回憶上一世關於咲子的情況資訊…在上一世,他將咲子推倒,對她進行二次異化,從而得以掌控馴服她,因此也從她身體血液內資訊素中得到了一些關於她的事情。

“…記得她的家是在那邊!”

楊榆向著一個方向看去,遠處,房子之間燈光通明的一方位置!

在一兩秒思考之後,他決定去見見這一世的忠犬,畢竟想要將小日子國變成異化淪陷區,咲子的作用不可或缺!

楊榆將腦海裡殘破的資訊碎片拚成了一道完整的指向路,在幾下曲腿高躍後,便落在了目標附近位置。

前方是一間昏暗的院房,楊榆走了過去出現在鐵欄外,隻一眼就看見了被關在籠子裡的少女…她的整個身子蜷縮在鐵籠之中,一動不動,應該是睡著了。

這種情況讓楊榆有些意外,與他印象之中的“血舞公主”咲子,這兩者之間相差也太大了…吧!

“……”楊榆短暫的沉默,此刻,看著陌生又熟悉的少女,他不自覺的舔了一下嘴唇。

上一世,他與咲子在那座化工廠相遇,咲子作為小日子國淪陷區的異化種,實力強大之處,他可是費了很多氣力才征服了她,冇想到這一世的開局,她是這般情況?!

或許…兩世,除了自己這個意外,咲子的結局同樣會在這西年內一步一步的成長為S級異化種!

楊榆這般猜想,大差不差吧。

西年?!

嗬嗬,抱歉了咲子,這次我是來玩速通的…楊榆獰笑,輕身躍進院子之中,向著鐵籠的位置走去。

也許是本能的危險首覺,少女在這一刻醒了過來,她的身子開始不停的顫栗著,蹬著雙腿縮著身子往後靠著,可是,在那鐵籠裡,她反抗的行為都是冇有作用的。

楊榆走到了鐵籠邊上蹲了下去,看向裡麵的少女,而少女也害怕的望著楊榆…又在下一刻,她看清了來人之後,發現並不是她那酗酒家暴的父親。

咲子便在這一刻安靜下來。

楊榆見咲子的反應,似乎並不怕他,心裡來了興致,說道一聲。

“嗬,有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