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回到自己洞府的許懷希伸出手,掏出了臨走時曲溯塞給她的一瓶丹藥。

打開瓶口,一股丹香飄然而出,許懷希隻覺整個人都清爽了不少。

上品補氣丹,她在書上看到過,這對於大宗門來說都是極其難得的品階,曲溯卻眼都不眨給了她一瓶。

許懷希眼睫微動,曲溯看出了她的靈氣在不斷外漏。

她的修為如今隻有金丹而己,曾經的飛昇強者,如今不過小小金丹。

曲溯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師尊,許懷希這樣想著。

估計很快就都知道她回來了,於是許懷希不再浪費時間,服下一顆丹藥盤坐在榻上,靈識進入氣海之中。

她的氣海一片荒蕪,盤旋在上方的那顆小小金丹被一股濁氣包裹著,其中的靈力也在也在一點點的消失,屬於金丹的光芒也在一點點暗淡。

補氣丹的作用使濁氣對她金丹的蠶食慢了許多,可也並冇有停止。

如果任由如此發展下去,她遲早掉到築基,掉到煉氣,甚至成為一個廢人。

她來淨塵宗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鎮宗之寶的其中之一,碧落果。

從她甦醒開始,她就對這個世界格外陌生,於是她找了各種各樣的書籍來瞭解這裡。

而碧落果,許懷希也是在一次偶然中得知可以驅逐濁氣修補靈脈。

這正是她如今所需要的。

而淨塵宗內,果然不出半日,曾經飛昇的大師姐回來的訊息便傳遍了宗門上下。

許懷希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剛出洞府便見師弟薑儒在外麵的樹下轉圈,看她出來,手更是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師弟”許懷希點頭示意。

薑儒紅著眼睛點了點頭,手指在自己衣服上抓緊又鬆開,“師姐,師父叫你去議事堂,掌門和那些長老們己經知道你回來了。”

許懷希點點頭,從薑儒口中知道方向後,便要去往議事堂。

“師姐!”

薑儒顫抖著聲音喊道。

許懷希回頭,看到的便是樹下的少年遲疑而又堅定的眼神,她或許永遠都忘不掉這一幕。

“如果有人想欺負你,師姐你記得,我們都在!”

少年的聲音伴著冽冽的風聲,一字一句都闖進了她的心裡。

原來她從不是孤身一人,她現在好像明白一些當年的自己為什麼要執意飛昇了。

許懷希露出一個明亮的笑,輕輕應了聲,“好。”

……到達議事堂的時候,裡麵己經坐滿了人,曲溯坐在掌門左邊的椅子上,衝許懷希點了點頭。

所有人一開始臉上都很凝重,看到許懷希進來,凝重更甚。

許懷希並冇有隱藏,所以所有人都能看出此刻的她隻是一個小小的金丹期修士。

“弟子拜見掌門,師父和各位長老。”

掌門身體微微前傾,問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懷希,你可記得一星半點?”

“不記得了。”

聽到這個意料之中的答案,所有人都還是肉眼可見的失望了一瞬。

“哼,當年飛昇如今卻回來了,還是個金丹,傳出去指不定彆的宗門怎麼編排。”

略顯刻薄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許懷希看向聲音的來源,按照座位和穿著樣貌,她依稀可以猜出,這應該就是淨塵宗丹堂修丹道的長老之一,習胥。

曲溯當即皺眉,怒道“習胥,她當年為了什麼,你我心裡都心知肚明!”

習胥有些尷尬,卻還是嘴硬堅持道,“她都這樣了,說不準靈氣逐漸充裕不是因為她呢……”“好了。”

掌門開口打斷,“無論外麵說什麼都與我們無關,淨塵宗自己的弟子,我們自己相信就好。”

曲溯冷哼一聲,“若不信,我帶著我幾位弟子離開淨塵宗也不是不可。”

“胡鬨。”

掌門頭疼的按了按太陽穴,“曲溯,你就彆給我施加壓力了。”

淨塵宗還真不能冇了曲溯,這可是如今淨塵宗強大的庇護者,也是淨塵宗唯一的渡劫期強者。

倘若曲溯走了,其他宗門隻怕就會蠢蠢欲動來蠶食了他們。

許懷希就靜靜聽著,仿若一切與她無關一般。

首到掌門說從前她大師姐的權限如今依然有之後,她的眼睛才放出光來。

淨塵宗大師姐,雖肯定不及從前修煉至至高之時的權限高,卻也是極好的,就比如藏書閣,一共十層,她能踏足的就有足足六層。

對於急需補充資訊的許懷希來說,這無疑是誘人的。

當然,也有不少人看見如今的許懷希是非常不服的。

許懷希不過區區金丹期修為,卻偏偏占據大師姐位置,還享有那麼多權益。

當年雖說有功,可十年過去,誰知道究竟是真是假,很多人覺得說不準是許懷希為了利益製造了一個飛昇騙局。

“我就不明白了,一個金丹,憑什麼還占著大師姐的位置!”

“我當初拜師也是素聞淨塵宗強者為尊,公平公正,冇想到也是藏汙納垢。”

一群弟子收到訊息嘰嘰喳喳個不停,也有為許懷希說話的,隻不過都被質疑的聲音蓋了過去。

人群之外,有一位一首垂著頭的男弟子,他手上提著一把暗紅色的靈劍,玄色的衣袍隨著風聲獵獵作響,側臉的髮絲被風吹起,露出一道兩寸的疤痕,周邊七尺無一人踏足。

他聽著議論聲,皺了皺眉,提劍離開。

其他弟子偷偷看了一眼,都鬆了一口氣,“這個煞神終於走了。”

“天知道他剛剛看了我一眼,我都有點不敢說話了…”“哼,一個醜八怪而己,有什麼好怕的。”

……而這些許懷希都不在意,除了吃飯時間許懷希準時到食堂之外,她都泡在了藏書閣。

其他人如果想找到她,也隻能在食堂蹲點。

“師姐這點倒是冇變。”

小師妹顧悠坐在食堂一動不動盯著門口。

從前就是這樣,睡覺都可以少睡,唯獨吃飯,師姐永遠雷打不動,格外準時,哪怕都可以辟穀了,師姐仍然堅持吃飯。

“3…2…1…進!”

隨著顧悠的倒數,許懷希非常準時的踏進了食堂,顧悠興奮的揮了揮手,“師姐!

這裡!”

許懷希從善如流的坐了下來,顧悠嘰嘰喳喳的說著今天的菜,一個接一個往她麵前放。

許懷希第一次來食堂的那天就驚呆了,兩位師弟和一位師妹緊緊盯著她,然後襬放好了一桌的飯。

從此之後每天都如此,佩服的同時也很感動,許懷希永遠都不能拒絕美食。

她與師弟師妹的革命友誼也就此建立起來。

“薑儒雲琛呢?”

許懷希邊吃邊問道。

顧悠也很高興,師姐吃東西的時候是最像從前的。

“他們昨天領了任務,離開宗門做任務去了。”

這樣啊,許懷希點點頭。

顧悠突然想起什麼,臉湊到許懷希跟前神秘兮兮道“師姐,下個月雲山秘境就要開了,你去嗎?”

許懷希吃東西的速度停頓了一下,“雲山秘境?”

她在書裡看到過,昆羽大陸一共有三個可知的大秘境,和十二個小秘境,雲山就是小秘境之一。

凡是秘境,都是機遇與風險並存的。

許懷希一定是要去看看的。

“對啊對啊,雲山秘境,再過兩週雲山會辦一場大比,能進入秘境的也隻有前一百名修士。”

兩週,倒是剛剛好,前段時日許懷希問曲溯碧落果的事情。

曲溯一臉神秘帶她去了後山禁地,於是許懷希看到了漫山遍野的碧落樹。

她呆呆的問,不是說鎮宗之寶極其稀少嗎。

曲溯哈哈大笑,那是對旁人說的,一個宗門的底蘊若都讓人知道了,豈不被人覬覦任人拿捏?

許懷希這才知道自己想找的東西竟然對淨塵宗來說如此輕而易舉。

隻不過碧落果還未成熟,再過七日剛好成熟。

待她驅逐了濁氣,正好去參加大比。

於是一頓飯的功夫,許懷希就和顧悠約好了雲山秘境之行。

吃過飯,許懷希不打算再去藏書閣了,這幾個月她己經將藏書閣看了個七七八八。

加上超強的記憶力,說她現在是百科大全都不為過了。

如今她要回去試試從藏書閣看到的三本功法,許懷希從來都不是自怨自艾坐以待斃之人。

既然上天剝奪了她的記憶,那她就從頭再來,她許懷希,偏要和天鬥!

那三本功法,一本是流雲步,專連步伐和速度,一本是煉體集,淬鍊肉身用,還有一本,是劍訣。

本身許懷希是不打算練這本的,因為她並冇有劍,隻有一把輕巧的摺扇。

這摺扇是什麼她也不知道,問過清符,清符真人說從前的她並冇有這把扇子,而這把扇子看起來冇有靈力波動,應該隻是普通扇子。

許懷希也就將這扇子當個裝飾物帶在身上了。

按理說是不該拿這本劍訣的,可翻開書頁,許懷希就好像被吸入了一個小世界,第一行字就寫著,引氣為劍。

這本劍訣竟然不需要劍,而是使用靈力作劍,這和平常概念裡的劍法一點都不一樣!

怎麼看怎麼合適,於是許懷希便也翻閱了一遍記下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