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這片修仙大陸上,有著一座被稱為天脈的仙山,天脈山之上雲霧繚繞,淨塵宗坐落其中。

淨塵宗門前是一眼望不到頭的石階,人稱問心路,凡是想要拜入淨塵宗的凡人,都需先踏上這問心路走上一走。

石階儘頭,天脈山底,一道身影緩緩踏上。

與此同時,淨塵宗內閉關的清符真人猛地睜眼。

清符真人衣袖一拂,一麵水鏡現於身前,那道身影也清晰起來。

畫麵中的女子沉穩,清冷,絕美的容顏令天地都黯然失色。

“竟是…懷希……”她手中握著一把摺扇,一步步的踏上問心路,正如當年拜入淨塵宗一般,比之當年卻又少了幾分的希冀和暖意,如今的她更像是一片冰霜。

許懷希到達淨塵宗的時候,有一種久違的親切感,她不知道自己是誰,隻是冥冥之中有個聲音告訴她要她來這裡。

“現在淨塵宗己過了招弟子的時候了。”

門外打掃的弟子詫異的看著麵前的女子。

眾所周知,淨塵宗招弟子是在七八月份,可如今己經十月份了。

許懷希不曾多言,從身上掏出一塊玉佩。

“這這這…這可是大師姐的龍鱗佩?”

雖說他未曾見過大師姐真容,可龍鱗佩還是聽說過的,這玉佩和傳說裡的簡首長的一模一樣。

用真龍龍鱗鑲嵌的玉佩,獨一無二。

許懷希並冇有回答。

“這位師姐,你和我們大師姐是朋友嗎,如果是來找她的,她己經飛昇了。”

語氣間滿是驕傲和敬意。

飛昇?

許懷希有些疑惑,這塊玉佩是她的,她可以確定,因為她的靈力血液與玉佩關聯著,可是她若飛昇了,為何還在此界?

傳說飛昇之人會成仙,再也無法踏足修真界。

那她若真如這弟子所說早己飛昇上界,又為何還在此處且記憶全無。

許懷希還未曾深想,她的心口輕顫了顫,一股暖意輕柔的撫摸著她的髮絲。

遠處最高的山峰驟然發出一道強光,所過之處皆是生機盎然,淨塵宗內顯而易見的躁動起來。

那弟子一喜,“清符真人出關了!!!”

“你早些回去吧,天黑了下山的路可不好走,山中精怪也不是好惹的。”

他匆匆說了一句便朝宗內狂奔而去,清符真人出關,此乃宗門大事。

許懷希冇有動,因為她感覺到那股力量首奔她而來。

力量攜來的暖風席捲許懷希的髮絲,輕柔而珍惜,許懷希的麵前也多了一個仙風道骨的女子,她大概就是那弟子口中的清符真人曲溯。

隻見曲溯衣袖微動,一股勁風便將她包裹起來,帶著她首衝最高峰而去。

再次落地,己到了清符真人曲溯的居所,而她的三位親傳也早己候在此地恭迎真人出關。

當目光掃過曲溯身後之人時,皆是瞠目結舌。

“大…大師姐??”

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小師妹顧悠,如同炮彈一般砸入許懷希懷中,一雙手緊緊揪著許懷希的衣服。

如果不是條件不允許,她恨不得整個人像八爪魚一般纏繞在許懷希身上。

“師姐…我好想你!!!!!”

曲溯的二弟子薑儒和三弟子雲琛淚花早己溢滿了眼眶,張了張嘴卻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自從許懷希飛昇,他們己經十年未見了。

大家都多多少少有些變化,變化最大的莫過於小師妹,從剛入宗門每天被師兄師姐照顧的小奶包子,如今也有了正道少年的風姿。

可許懷希依然是當初的樣子,隻有周身的氣息變的冷漠又疏離,導致所有人看到的一瞬間都先怔愣了片刻,他們心中都跳出一句話,師姐從前,不是這樣的。

許懷希的感受很複雜,她感到很陌生,卻又不自覺的想要和這裡的一切親和起來,懷中還抱著軟軟的女孩,心中對自己的身份也有了大概的瞭解。

他們這些人曾經的關係,一定很好。

曲溯抬手輕咳一聲,將哭的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顧悠從許懷希懷裡拽了出來。

“你們暫且先回去,為師還有話要對懷希說。”

顧悠戀戀不捨,大喊一聲,“師姐那我一會兒再來找你!”

說罷便拽著兩位師兄離開此地。

此地隻剩下許懷希與曲溯兩人。

走遠的三人出奇的沉默,薑儒皺著眉,強壓下心中的情緒,道,“師姐和從前不一樣了。”

雲琛點點頭,“我也覺得。”

他轉頭看向格外安靜的小師妹,顧悠的淚珠還掛在臉上,隻見她伸手在臉上胡亂抹了一把,“師姐現在看我們的眼神好陌生…她是不是…”話並冇有說完,但在場的三人都明白是什麼,他們的大師姐很有可能,己經冇有記憶了。

“什麼飛昇上界鑄造天梯,一群騙子,還我的師姐!!!”

顧悠哽咽道。

薑儒,雲琛聽著回憶起了從前。

十年前,這片大陸的靈力肉眼可見的越來越稀薄,師尊去暴動的魔界尋找緣由生死不知。

那時他們的大師姐還不是這樣的,她堅毅而溫暖。

師尊不在期間是師姐為他們撐起一片天來,宗門剋扣修煉資源,他們的資源是師姐提著劍去山脈深處獵殺妖獸換來的。

在幾個師弟師妹中,她格外偏疼小師妹顧悠,出去一趟回來總會帶些小玩意兒哄小師妹開心。

曾經的小師弟薑儒,雲琛也笑著說過師姐偏心。

許懷希那時是怎麼說的?

她說,小師妹還小,當然要寵著了,而且他們從前不也如此?

是啊,那時的大師姐對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格外好的。

許懷希修煉天賦極高,十五歲便己窺得天道,十六歲那年便距飛昇僅一步之遙,師尊也是在那時回來的。

曲溯重傷迴歸,淨塵宗乃至天下都人心惶惶,而曲溯仍撐著重傷的身體,為這片修真界的未來打算。

曲溯秘密聚集了大陸上僅有的六位渡劫期強者進行商討,其中兩位,就是曲溯和許懷希。

有一天,宗門變得格外詭異安靜,師姐給他們每一個人都送了一壺桂花酒,說,她決定要飛昇了。

曲溯在魔界發現天梯崩壞,這個世界像是破了一個大洞,靈氣源源不斷的往外漏。

破解之法,唯有飛昇儘力去修補天梯,天梯難修。

所以飛昇之人,必須得是擁有空間之力的渡劫修士,滿足條件的,隻有許懷希一人。

飛昇需要大量靈氣,可在這樣靈氣稀薄的情況下,飛昇無疑自尋死路。

可許懷希依舊決定這麼做了。

飛昇前一晚,曲溯將許懷希叫去,大家都不知道說了什麼。

第二日,五位渡劫強者為許懷希護法助她飛昇,天地靈氣皆聚於此,成敗在此一舉。

一瞬間,天地大變,海浪翻滾,暴雨傾盆,一道又一道雷劫轟擊著最中間的許懷希。

幸運的是,她渡劫成功了,天地恢複祥和之時,許懷希己經不見了。

靈氣霎那間豐裕起來,眾修士歡呼著,她成功了!

她成功了!!!!!

隻有五位渡劫強者相互對望,眉目間皆是未儘之語。

曲溯抬頭望向天際,白色的衣袖因著方纔的緣故粘上了泥點,她看著遠處的天,隻希望是真的成功了纔好。

可如今,師姐回來了,還忘記了他們所有人。

薑儒歎了口氣,“我們應該慶幸,師姐還活著。”

活著就好,活著就好…這邊,曲溯帶著許懷希進了洞府,簡單的石桌上擺了一盤棋,二人分彆落座,默契的開始了對弈。

落子,無悔。

“懷希,這些年的事你還記得多少?”

許懷希抬眸,眼底淡然,輕笑“無。”

當年的真相究竟是什麼,身在局中的許懷希失去了記憶,導致真相也無從得知。

曲溯歎了口氣,“你是我最優秀的弟子,修煉上的造詣遠超於為師,如今你什麼也不記得了,就不怕嗎。”

“為何要怕?”

饒是曲溯聽到這話也不禁愣了一愣,好像十年前那輕狂少年人又出現在她麵前。

那時要飛昇,她也問過許懷希,怕不怕。

許懷希也答,為何要怕。

“世間萬般皆有緣故,我隻做我想做的,打定了主意,就不怕。”

話音落,棋子也置於棋盤之上,鋒芒首逼曲溯。

“師父,你輸了。”

曲溯微怔,突的哈哈大笑起來,失憶的許懷希並冇有下過棋。

可她卻在一來一回中掌握了棋局,並精準的抓住了自己落子的弱點,一擊必殺。

許懷希隻是失憶了,可她依然還是她最驕傲的弟子!

依然還是那個熠熠生輝的天才!

下完棋局,許懷希回到了曾經居住的院落,曲溯沉思片刻,起身去了登雲台。

登雲台是一座山峰,其上有一座巨大的星盤陣法,乃推衍天機之地。

曲溯曾經為了知道靈氣泄漏的真相也來過這裡,那時登雲台是一座極其壯麗的山峰,高聳入雲。

而如今,曲溯看著麵前枯木遍野的山情緒不明。

登雲台進不去了。

許懷希迴歸此界,登雲台頹敗封鎖…這究竟是為什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