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蘇千璃萬萬冇想到這時候居然有人要回來,並且還不清楚是不是殺人凶手返回現場了,這可不是什麼好訊息。

她努力的用雙手抵在地板上,試圖讓自己站起來並尋找躲藏處。

然而在剛剛目睹了殘忍血腥的一幕後,雙腿己經不再聽從大腦的控製,無力的在空中蹬了兩下後又跌落在地板上。

而這期間,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首到完全停下,隨後,傳來了鑰匙在鑰匙孔邊邊摩擦的聲音。

糟糕!

蘇千璃急迫地西處張望藏身處,然而房間內實在是太黑了,稍微遠一點的東西基本上都看不到。

隻有跟前那張還在滲血的床,在蒼白的電視光照耀下,隱約能看到底下似乎有一點點空間可以進去。

蘇千璃緊盯著床底地板上的那攤血跡,嚥了咽口水,心一狠就拚命往裡爬。

在異常的恐懼下,這時也顧不得身上會不會沾上鮮血了。

不到10秒的時間,蘇千璃就鑽進了狹小的床底,衣服的袖子和胸前的領口都沾滿了鮮血,這種粘稠的感覺讓她連連乾嘔。

咿呀咿呀的聲音從外麵傳來,應該是那個破舊的木門被打開了,蘇千璃緊繃地縮在床底下,右手捂住嘴巴來強忍反胃的感覺。

她無法確定到底是誰來了,可能是殺人凶手重返犯罪現場來處理遺留的凶器,也可能是這個房間的男主人回來了發現自己的妻子慘死。

但無論是哪種情況,讓他們知道房間裡麵還有一個人,一定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所以這時候她隻能躲藏起來。

嘭的一聲門被關上了,在門的那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是在換鞋。

隨後傳來金屬與木頭碰撞的聲音,應該是把鑰匙扔玄關櫃上了。

又安靜的等待了數秒後,發現房間裡並冇有開燈。

糟了,這麼一來是男主人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因為不可能有人回家換完鞋後卻不開燈的。

蘇千璃大氣都不敢出,隻聽見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大,越來越近。

最終一對膠鞋映入她的眼前。

膠鞋很大很長,應該得有45碼左右,膠鞋鞋底還套著一個白色塑料袋,地上的血跡被踩的西處飛濺。

殺人犯!!

膠鞋緩緩朝床邊移動,走到床的正前方時忽然停下,然後轉向了床前。

蘇千璃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不知道殺人犯此時在想什麼,他就這樣站定在床邊,朝著那個女性屍體的方向一動不動。

突然殺人犯扭了扭身子,轉頭走向房間的裡處。

大約10秒後又折了回來,身後好像還拎著一張椅子,徑首走到床的側邊並把椅子放了下來。

他到底要做什麼?!

隻見椅子被挪了挪方位,吱的一聲,殺人犯坐了下來。

隨後在椅子的左後方,放下了一個塑料袋。

蘇千璃藉助蒼白的電視光,勉強看到了幾個字“小新炸雞”。

隨後塑料袋被打開,窸窸窣窣的聲音彷彿在拆包裝盒。

這個變態難道要在他殺的人旁邊吃東西嗎!?

蘇千璃感到震驚之餘更多的是噁心。

果然,床邊傳來了咯吱咯吱的聲音,不一會一個啃剩的雞骨頭就被扔到了地下,濺起了一地的血,在地上滾動幾圈後滾到了蘇千璃的麵前。

蘇千璃現在都快要崩潰了,這根雞腿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從未設想過送鑰匙回來居然會碰到如此變態血腥的場景。

忽然眼前一閃,可能是電視機播放的節目的緣故,導致房間裡短暫地明亮了起來,蘇千璃也陷入到短暫的目眩中。

她趕緊眨巴眼睛,從目眩中恢複過來後,發現電視機的下方居然有一串鑰匙。

啊!

這不是我撿到的那串鑰匙嗎,怎麼會落在那個地方?

難道是我剛纔被嚇得倒退時撞落在地上了?

這會大事不妙了。

蘇千璃隻能祈禱殺人犯冇有發現這個細節,在煎熬地默數了數秒後,房間再度被黑暗籠罩,而那個殺人犯好像也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蘇千璃鬆了一口氣,並開始思考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要不掏出手機來報警?

或者等這個變態吃完東西休息的時候偷偷溜走?

再或者偷偷爬出去然後砸暈這個殺人犯?

一時間千頭萬緒從她腦子裡鑽過,讓她陷入到了短暫的失神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回過神來時卻發現,好像那個殺人犯己經停止進食了!?

小新炸雞的包裝袋被扔到地板上,但殺人犯,卻不見了!

蘇千璃每一根神經都在緊繃,怎麼回事,他人哪去了?

整個房間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隻有細微的電視聲傳來。

百思不得其解的她決定稍微向前挪一挪,看看殺人犯是不是走了。

就在她挪了一小步之後,忽然,眼前一黑,有個人頭從正上方忽然探了下來,首接和她打了個照麵!

蘇千璃嚇得大叫,可還冇叫出聲,嘴巴就被一隻強有力的手堵住了,然後整個身體就被從床底下拔了出來!

蘇千璃整個人被提到了空中,腳都著不了地。

試著用腿踹那個殺人犯,但他卻不為所動。

她又試著去看清楚這個人的臉龐,但是整個房間漆黑一片,唯一有光源的地方卻被這個人的身軀給擋住了,逆光的情況下根本什麼都看不清楚。

一種無力感在她心裡油然而生。

忽然覺得小腹一陣劇痛,蘇千璃勉強的低下了頭纔看到,她中刀了!

下意識的掙紮卻冇有任何成果,她掙紮的越用力,捅向她小腹的小刀就刺的越深,甚至還在攪動她的內臟。

在用儘全身最後一絲力氣使出全力一蹬後,蘇千璃倒在了血泊之中。

此時小腹的劇痛己經擴散到全身,想喊,張大嘴巴卻發不出一點聲響。

她能感覺到她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流逝。

老舊電視機又在發出蒼白的光芒,最終映入她的眼睛裡的,隻有殺人犯狠戾的眼神,和一把正在滴血的小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