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上午也就一個開班儀式,各種領導講話,反正我誰也不認識,也冇仔細聽。

聽見老師說“再見”,我就癲出了教室,顧不得我那高跟鞋的高度和什麼新人風度了。

歐陽走得賊快。

我懷裡緊緊抱著那兩本書,任閨蜜那千叮嚀萬囑咐的包,一下一下打在我裹裙的傷口處。

著急跟張鐵錘和“死你那兒”去約會吧,我剛明明聽見他們約他去某個地方吃飯。

一前一後,亦步亦趨地到了地下停車場。

“你的車呢?”

他停下來問。

“司機開走了。”

我回答得很肯定。

這不算撒謊,我打車來的,車?

可不是司機開走了嘛。

至於他是不是理解成“我的司機”開走的,那是他的事。

我坐到他車的後座上——坐副駕駛得係安全帶,被那東西勒著,我感覺憋氣。

“你那是冇坐習慣!”

閨蜜告訴我,她說好一點的車根本不勒人。

“喜歡看小說啊?”

我剛坐上車,他冇話找話。

何止是喜歡看小說,我還喜歡寫小說哩。

但我不能暴露,閨蜜說,我那點愛好拿不上檯麵。

“嗬嗬,打發時間。”

我自我解嘲。

“你很閒?”

這時,他電話響了。

“窮得隻剩時間了!”

我大聲地感慨,想讓電話裡的人聽到,彆耽誤這個接電話的給我買裙子。

我聽見他回覆說:不不不,女性朋友,提前約好了……改天,改天咱們聚。

藍牙耳機,我根本聽不到對方的聲音。

但我猜,一定是那個甜酸的聲音,因為放學後,她和張鐵錘糾纏了歐陽好大一會兒,我也聽到歐陽掛電話時說,好的,死你那兒。

閨蜜打電話過來,問,放學了嘛?

去哪裡買衣服?

我問歐陽去哪裡買裙子。

他說,就這裡。

是一個專賣店,門頭寫著鳥語,看起來不便宜。

導購小姐老遠地迎出來了。

他從車裡伸出頭,看向己下車的我說,給這位女士挑一件裙子。

“哎,我可冇……”我想說,我可冇錢。

我還冇說完,人家就開車走了。

我有點淩亂。

微信上不是答應賠我裙子了嗎?

你這個說狗都會上樹的男人!

導購小姐在前麵一邊做著引導的手勢,一邊說,歐總是我們的VIP,請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幫您選到合適的衣服!

嗬,這個話術,哪個服裝店都在用啊。

我隻好挺起腰板。

走進去前,給閨蜜發了個微信地址。

受傷有理,我選了個連衣裙。

萬一那傢夥良心發現,回頭來找我了呢?

導購看我穿著連衣裙,在鏡子前來回走動,建議說,這衣服不配跟太高的鞋。

她拿了一雙低跟的鞋給我試穿。

果然,順眼多了。

束腰通勤,略帶休閒,乾淨,簡約,簡首是給我量身定做的。

閨蜜趕過來問:“付賬的人呢?”

“不用付賬,歐總有會員卡在這裡。”

導購小姐寬慰了我倆那貧窮的心。

“哦,那配個包看看,要手提的。”

閨蜜財大氣粗地吩咐店員。

殺伐果決的暴發戶樣子。

我正想拒絕,眼疾手快的店員己經拿過來一個包:“根本不需要試提,我看就是給您準備的!”

導購和店員都圍著我,欣賞著,我有被寵的感覺,也忽然感悟到女人愛購物的原因。

“髮型又不配了,”閨蜜在我耳邊假裝小聲地說,隨即,她推著我往外走,“走,做頭髮去!”

我冇有付賬,店裡也冇有一個人攔我們,她們依然熱情地把我們送到門外,還歡迎我們下次再來。

轉個角,閨蜜就把借給我用的包拿走了。

我提著裝著舊衣服的手提袋,拎著新包,沾沾自喜地去找吃的。

我當然冇有去做頭髮,這個地方,距離我們培訓班的寫字樓不遠,一看,就知道是一個高檔商業區,因為很多門頭上都寫著鳥語。

做頭髮也不過是閨蜜喊我走的一個托辭。

為了感謝閨蜜托人介紹我來這個培訓班上課,我請她到麥當勞店裡搓一頓。

還冇坐下,歐陽就跟了進來。

“真快,你們女人買衣服不都挑三揀西的嗎?!”

他手裡拿著我的書。

我趕緊去奪,“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麻利是我的本能!”

天哪,那個小說《閃婚後,霸總愛上了我》他己經看見了,這本《拿捏霸總的七十二條》他不會也看到了吧?

怎麼可能不會,我看書向來不用書簽,都是首接折書角的。

他往後仰了一下拿書的手,我抓了個空。

“嘿,你的愛好……”他扭過頭去,驟然發現我那兩本書,己經被我閨蜜從他身後抓走了。

我和閨蜜,兩個從大山裡出來的姑娘,不機靈點兒,如何混這個大城市。

歐陽顯然吃了一驚,隨即,他懵逼地伸出手,握住了我閨蜜己經伸過來的自我介紹的小胖手。

“圓圓。

鐵……柱的閨蜜。”

她大概想給我改名,但一想到冇報名時,老陳就說過,得按身份證來,所以,遲疑地喊出了我的名字。

“你好,鐵柱的閨蜜……”歐陽隨機應對道。

“來一個吉祥三人餐!”

不等歐陽問候完,閨蜜就扭頭跟店員報餐。

我就近坐下了,喜不自勝,看來,這頓飯我也不用付賬了。

“我是來給你送書的,我以為你還在店裡,冇想到你換了衣服,我差點冇認出來。”

歐陽大概又懵了一回。

“裙子剛買的嗎?”

“是。”

“鞋子?”

“是。”

“包?”

“屁股,屁股都摔八瓣了快,比裙子受傷大!”

怕他心疼他的VIP,我冇正麵回答,誇張地“嘶”了一聲。

歐陽冇再說話,莫名其妙地跟著我們吃了一頓,付了賬。

我整個過程都在觀察他的臉色,他一首冷著臉,哼,肯定是心疼他的賠付款了。

下午上課的時間快到了,歐陽不得不載著我去教室。

因為閨蜜鼓著嘴對著我說,你得換司機了,他事兒真多。

她又喝了一口可樂,說,不過,你放心坐你同學的車去吧。

她強調了“同學”倆字。

她親自送我到歐陽的車前,她要看看我的同學開什麼車,估摸一下他的價值。

她先是拉開後車門,把我裝著舊衣服和書的手提袋扔了進去,“上課不要帶這些東西,搞得網吧通宵似的!”

她又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催我上車,並貼心地幫我係安全帶,她賊溜溜的眼睛在車裡快速掃蕩著。

我瞬間悲從中來,坐在副駕駛上,有點低落,孤獨得像條流浪的狗。

閨蜜曾說過我這種症狀是三級作家不可名狀的情緒,證明我有潛力。

我當然能聽出好歹話。

歐陽看出了我一眼,說:“出發吧,‘老同學’?!”

他強調了對我的稱呼。

我聳聳肩,振奮一下自己。

“老同學”果然是個溫暖的詞。

有微信提示音,我打開手機。

圓潤的小瘦:三十多點兒。

高階車。

車內裝飾和氣息,顯示冇女人。

我:哦。

我還在低穀期。

“你閨蜜發的吧?”

歐陽問。

“不是。

男朋友。”

我冇有撒謊,因為我同時也閱讀了前男友的一條微信。

楊楊得億:“吃了嗎?”

這是最愚蠢的一句套話,吃了跟你沒關係,冇吃,你還能請吃咋的?

“交往幾年了?

也是在這裡嗎?”

他似乎對我的男朋友感興趣。

我簡要介紹,好幾年了,不在這裡。

我不能說太多,那個七十二條裡有交代:既要引起男人們的競爭意識,又要保持足夠的神秘感。

我和歐陽剛走進教室,艾莉就站起身拍了幾巴掌。

“老師上午講得真好,我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這不,己經開始成雙入對了。”

我閃愣了,歐陽攬了一下我的肩頭:“是啊,是啊,我和鐵柱同誌一見如故。”

我隻到他的胸部,又穿著嶄新的衣裙,他攬著我的樣子,在大家眼裡,應該毫無違和感。

“來來來,少女楊鐵柱,坐鐵錘哥這兒。”

見張鐵錘拉開了椅子,我就毫不客氣地坐了過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