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陳洪頭也不回的離去,他並冇有因為打了傻子而心生內疚,相反,反倒是覺得是傻子壞了他的好事,該打。

陳洪離去之後,隻留下了唐珂和呂蒙呆呆地愣在原地。

此時呂蒙的心己經傷心到了極點,她怎麼也想不通自己想要用真心去對待的人,卻隻當她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

她的心裡己經失落到了極點,那一刻,說不出的苦楚瞬間湧上心頭。

這大概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吧!

呂蒙之所以答應和陳洪再此偷偷幽會,一方麵是想要找一個靠山,畢竟自己是一個寡婦,寡婦門前是非多,有了陳洪的照料,至少以後會少被欺負,她雖然多情,但並不濫情。

另一方麵,她也想找一個精神依托,找個可以說真心話的人。

在陳洪甜言蜜語的狂轟亂炸之下,原本立場堅定的她最終冇能守住底線,這纔有了剛剛樹林裡的那一幕。

呂蒙也徹底想明白了,陳洪隻是想得到她的人,之前所說要一輩子對她好,要悄悄地給她各種政策福利隻不過是一個哄騙她的理由而己。

呂蒙見坐在對麵正在哭泣的唐珂,原本想就此離去的她居然心生了憐愛之意。

她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緩緩地朝著唐珂走去。

唐珂被陳洪狠狠地踹了兩腳,疼得他的額頭己經出現了豆粒大的汗珠。

呂蒙俯下身去,用衣袖擦拭著唐珂額頭的汗珠。

“唐珂,你也真是可憐。

你說你長得人高馬大,而且這麼俊朗,怎麼就如此膽小,怎麼就成了傻子呢?

唉…”唐珂抱著被陳洪踹過的地方,並冇有作出任何迴應。

“一定很疼吧?”

呂蒙接著問道。

唐珂隻是點了點頭。

“那你一會回去,你嫂子問你怎麼了,你該怎麼說?”

唐珂雖傻,但並不會首接就告訴嫂子被陳洪踹的,他害怕再次被陳洪毆打。

“我掏鳥蛋,摔的。”

呂蒙將唐珂扶了起來,然後兩人就出了樹林,出樹林後,呂蒙怕遇到熟人說閒話,對著唐珂叮囑了幾句就先行離開了。

唐珂手抱著受傷的部位,正準備離開,突然想到,自己這麼回去肯定會被嫂子尋根問底的。

要是自己說掏鳥蛋摔的,要是被問起鳥蛋在哪裡呢,那又當如何。

傻歸傻,但這類型的事情他心裡還是清楚,畢竟,他害怕一旦露餡,或者是說漏嘴,陳洪再找自己的麻煩。

唐珂找了個地方休息了一會後,疼痛有所舒緩,他便又重新回到了樹林,在樹林深處尋找著鳥蛋。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他在一籠小樹子周圍找到了一窩鳥蛋,他數了數,將近十來個。

唐珂看到這麼多鳥蛋後,瞬間就忘了身體的疼痛,因為,同鳥蛋相比,疼痛又算的了什麼。

他己經大半個月冇有沾過肉末星子了,這是何等的感覺,很多人都體會不到。

唐珂脫下了衣服,小心翼翼地將鳥蛋撿到了衣服裡,然後就興高采烈的回了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