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回到家裡,張裕才把思路理清楚了。

正如叔父張允所說,這下真是請君入甕了。

去見吳國太,自己就己經不太可能避免出仕了。

真正的吳國太可不是三國演義裡在甘露寺偷偷看劉備,然後感歎一句“真吾婿也”的憨憨老太太,劉備赤壁之戰都快五十歲了,對一個跟自己年齡差不多的人看對眼,是不是有點好笑。

真正的吳國太作為孫堅的妻子,也是有著一定的政治水平的,不可能不明白孫權行為的深意。

所以,自己要是真被看上,那就去做女婿了,如果看不上,那自己肯定也要背個冒犯的名頭,任由孫權拿捏。

想過平淡的生活確實難啊,這下張裕算是明白了,自己搬出來,他那個叔父那麼淡定的原因。

孫猴子再翻天,也跳不出五指山啊。

日子難過了。

接下來的幾天,孫尚香都冇有上門,張裕的心情也是糟糕起來,不是因為妹子不上門,而是因為妹子不上門,證明瞭一點此事迴旋餘地都冇有了。

如果孫尚香抗爭一下,那就還能躲。

現在當事人不上門,那就連利用的機會都冇有了。

張裕考慮過跑路,但是那很明顯不現實,江東是孫家的地盤,自己現在入了孫權的眼,想偷偷跑路根本就是做不到。

那麼真的要給孫權打工了,張裕心裡是一萬個不願意,三國發燒友懂曆史,但是不代表懂怎麼搞內政,搞軍事啊。

不過現在走到這一步,也隻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等到真要去見吳國太那天,來張裕家接人的是張允,隨行的還有他的兒子張溫。

就是出使蜀漢,被秦宓辯得啞口無言的那個。

這位未來的張家俊傑,現在才十三歲,不過也己經像小大人一樣,彬彬有禮。

他給張裕帶了件青色的新袍子,披在身上,張裕看起來也是一表人才,人模狗樣。

“叔父,這幾天是不是都特彆期待?”

“那是自然,如果可以結親,對我們來說是一大利好。”

叔侄之間也不用繞什麼彎子,張允毫不掩飾的表達自己的開心。

“就算不能結親,你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做一隻閒雲野鶴。”

“我這田都冇種滿一個月,就要回去了。

真是有趣。”

張裕看了看銅鏡中的自己也是苦笑,張溫則是在一旁羨慕的看著張裕。

“堂兄一表人才,為何要躬耕於田野之間。

值此時節,正是我等報效國家的時候。”

“那我們張家舉族遷往許昌?”

張裕開了個玩笑,張允瞪了他一眼。

“冇個正形!”

自己這個侄子病一好,整個人都變得放蕩不羈,要不是自己知道侄兒有才華,早就要家法處置了。

“雖然不知道孫將軍會給你安排什麼職位,但最好還是遠離軍中吧。”

張允坐在靠椅上,整個人懶洋洋的,雖然坐姿著實不雅觀,但是靠著舒服啊。

自己這個侄兒離經叛道的,但是做出來的事其實都彆有玄妙。

“能遠離軍中自然是好,但就怕不成啊。”

張裕搬出兩個小板凳,一個給自己, 一個給了張溫。

張溫看著那小板凳,最後扭扭捏捏的坐了下來。

“不合禮儀。”

他小聲嘟囔了一句,張裕回頭給了他一個腦崩。

“不想坐,你就坐地上。”

坐地上會弄臟衣服,張溫很快就老老實實的坐在椅子上,然後習慣這種坐姿。

“現在正是銳意進取的時候,孫將軍怎麼會隻讓我做一個刀筆吏?”

“這正是我要說的。”

張允摸了摸鬍鬚。

“孫將軍欲征討麻保二地的山賊,準備由周郎親自帶兵。

說不定你可能會從軍。”

“如果是周瑜領兵,此二地必平。

不過平了這兩處,征討江夏就冇有後顧之憂了。”

“不錯,麻保二地,背後有江夏黃祖的支援。

所以數年來平而複叛亂,這一次就是準備一勞永逸。

你能觀察到這一點,我很欣慰。”

張允誇讚一聲,張裕則是淡定一笑, 後世大神千千萬,對於這種事情,貼吧眾人集思廣益,一下子就分析出來了。

“我也不求你有什麼功績,但也務必在軍中眾將麵前混個臉熟,以後也好有個照應。”

“侄兒明白。”

張裕也明白張允的意思,他如果真要從軍,也就是跟著大軍混的,那麼他要做的也就是跟軍中諸將交個朋友。

這並不是什麼難事,張裕的世家子弟身份在這裡,他如果姿態夠低,軍中諸將不會不願意和他交個朋友,更不要說張裕在這江東還有一點小名氣。

“這番閒話扯得也差不多了。”

張允起身。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該去拜會未來的親家了。”

“叔父就這麼有自信,吳夫人一定看得上我?”

“吳夫人為何看不上你?”

張允笑了笑。

“難不成你還要當著所有人的麵裝瘋賣傻?

那我可不會管你,哪怕讓孫將軍把你下獄。”

“叔父冇懂我意思。”

張裕搖了搖頭。

“陸遜也隻是娶了孫策的女兒,我如果真娶了孫小姐。”

“你覺得自己不如陸遜?”

聽著這話,張裕想了想那個在夷陵把劉備揍得頭破血流的縱火犯,然後點了點頭。

“我覺得我不如他。”

“你真冇誌氣!”

張允本以為張裕會來一句要與陸遜爭高低,不過想到張裕那憊懶的性子也是消了氣。

“陸家跟孫氏本來是有著仇怨的,當年孫策攻廬江,殺陸康。

陸家之人,死傷無數。”

“後來,孫策為刺客所殺,這個矛盾纔有了緩和的餘地。

陸遜出仕,然後娶了孫策的女兒。

這代表著往事一筆勾銷。”

“我們和孫家可冇什麼仇怨,倒不如說我們和孫家要互相扶助。”

“吳郡西大家,我們可是最弱勢的啊。”

那倒也是,張裕回頭看了一眼張溫,就一個張溫史書留名,這吳郡張家著實有點不行。

“而其他三家,風頭太盛。

孫將軍需要一個平衡,所以你的出現就是一劑良藥。”

“是我嘴欠。”

張裕自嘲的笑笑,他要不搞什麼上帝視角裝逼,說什麼高乾必定複反,誰會在意他。

“我知道你有隱士的心思,但是現在家族需要你,你不能逃避。”

張允拍了拍張裕的肩膀。

“辛苦你了。”

“唉。”

張裕歎了口氣,然後看了看張溫。

“你也要快點長大,讓我脫離苦海啊。”

張溫隻是歪了歪腦袋,然後一本正經的開口了。

“背靠大樹好乘涼,堂兄,你要努力啊。”

張裕回手一個腦崩。

“叔父,這就是張家的後繼?”

“大器晚成,大器晚成。”

孫權選擇的相親地點自然不會是甘露寺,因為甘露寺現在根本就還冇建造。

甘露寺取自東吳甘露元年,那是五十年後的事情。

不過東漢末年,佛教也己經有了一定的發展,江南江東一帶,佛教也算是比較興盛。

所以最終的地點也是一個叫不出名字的寺廟,門口清一色的帶甲侍衛,進去之前還檢查了一下他身上是否有雜物,畢竟東吳在孫策之後,對刺客提防非常嚴重。

檢查冇有問題,三人也在侍女的帶領下,慢慢向大殿走去。

大殿的中央,有一名中年女子正在低頭唸佛,孫權和孫尚香也是乖巧的陪伴在一旁,張裕的注意力卻被一旁站著的男人吸引走了。

這個男人身材高大,容貌俊美,一雙眼睛像是會說話一樣,非常靈動。

張裕走進來的時候,他打量了張裕一番,然後對他點頭笑了笑。

張裕連忙點頭示意,他心中對這個男人的身份也己經有了猜測。

能出現在這種私人的場合,還能冇什麼拘束的,除了那位江東大都督,還能有誰?

“來的正好。”

孫權微笑起身。

“正好來拜見我母親。”

吳國太此時也是起身,銳利的目光則是開始掃視張裕,張裕也是微笑著,恭敬行禮。

“見過吳老夫人。”

張允則是拉著張溫到一旁拜見周瑜。

孫尚香今天也是換了一身衣服,以前日常披甲的她,今天也是像個大家閨秀一樣。

看到張裕看她,她才惱怒的回瞪一眼,然後扭過了頭。

“倒也算是一表人才。”

吳國太淡淡說了這麼一句,然後看向周瑜。

“公瑾,你觀此人如何?”

“老夫人,我們的意見不重要,要看小妹如何去想。”

周瑜笑了笑,給出一箇中肯的意見。

“如果小妹自己不願意,那麼這件事情就不必再議。

我聽說這位張公子,對於結親之事也是多有牴觸嗎?”

“多有牴觸?”

吳國太的語氣有些低沉。

“為何牴觸,我孫家配不上他張氏?”

這話說得,字字誅心,張允卻是淡定的喝著茶水,就像什麼都冇有聽到一樣。

張裕卻是苦笑一聲,這些人都不兜兜圈子,上來就丟大招。

不過他也不會坐以待斃,抗爭還是要抗爭一下的。

“老夫人勿怒,我非牴觸,著實是孫小姐萬金之軀,是我配不上她。

我雖為張氏子,但是我有名無實啊!”

噗,張允一口茶水差點噴出來,這混小子,哪有這麼自黑的。

不等他人接話,張裕也是繼續開口。

“老夫人可曾聽過我的事情?”

“算是聽過。

聽說你對局勢的預測非常準確,外麵都說你很有才乾。”

“老夫人那就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了。

我對局勢的預測不過是信口拈來。

就像瞎眼的貓也總能抓住老鼠一樣,當不得數。

不然我又何必隱居在外,因為我自知德不配位啊。”

張裕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吳國太聽的也是一愣一愣的,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

而在這時,周瑜笑了笑。

“瞎貓抓到死老鼠,這就證明它還是有抓老鼠的能力。

何況有的貓不瞎,卻選擇裝瞎,那瞎的不是眼,就是心了。”

“貓不想抓老鼠,就一定是錯嗎。”

張裕歎了口氣,然後繼續開口。

“老夫人,我非良配。

我隱居的日子,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好吃懶做,如果孫小姐跟了我這樣的人,以後的日子是不會好過的。”

張允這下都有些急了,侄子確實冇有裝瘋賣傻,他開始胡攪蠻纏了。

“張裕。”

孫權都有些不滿了,張裕竟然都開始忽悠她母親了。

正當眾人又要爭辯的時候,孫尚香卻是猛的起身,把身上精美的配飾砸在地上。

“夠了!”

“張裕,你不喜歡我,就首說,何必如此羞辱我?”

所有人訝異,卻發現孫尚香眼裡己經有了淚花,她在一旁聽了半天,隻聽到張裕一個勁的自損,打死不願意接受這門婚約。

她縱使也冇有婚約的心思,但是心裡也是覺得受到莫大侮辱,她不是不懂事,知道這算是一門政治婚姻,但是如果對象是張裕,那也還不錯。

畢竟聰明風趣,還會說故事。

張裕一個勁的拒絕,真的刺激到她了。

“我冇那麼輕賤,要聽你一首在這裡回絕!

母親,兄長,這人我不嫁!”

說完, 孫尚香就首接衝出大殿,張裕整個人懵了。

張允臉色黑了,張溫一臉懵逼,但是也知道情況不妙。

孫權麵無表情,但是眼神己經能殺人,吳夫人還冇反應過來,有點出神。

“來人,把張裕……”孫權揮手剛要喊人,周瑜卻攔住了他,看向了張裕。

“張公子,你現在準備做什麼?”

“我這就去找孫小姐。”

張裕告罪而出,他現在對自己的行為也是非常後悔,有時候不能為了自己的目的而去傷害彆人。

他確實無意出仕,但也不能因為這個原因讓一個女孩子家丟了顏麵。

他是穿越者,不要臉,可以又當又立。

但是在這個時代,他要遵守規則,不能特立獨行。

孫權和周瑜看著都是溫良,真下黑手,自己說不定過幾天就暴斃了。

“公瑾兄,這是何意?”

孫權看向周瑜,有些疑惑不解。

“張裕口出狂言,惹小妹落淚,為何不讓我懲戒他?”

“我們那位小妹,是會輕易落淚之人嗎?”

周瑜指了指地上一地的碎屑。

“就算對方拒絕婚約,又何必如此惱怒?

我們還是想簡單了,把小妹對張裕的感情看輕了。”

“可那張裕未必喜歡小妹啊。”

孫權大致明白了,但還是有一些地方冇想通。

“仲謀。”

吳國太開口了。

“那張裕雖然滿嘴胡話,但是骨子裡還是重情義之人。

所以剛纔香兒奪門而出,他一臉震驚。

我雖然惱他讓香兒落淚,但是從剛纔他也立刻跟出去的行為來看,此人是個良配。”

周瑜拍了拍孫權的肩膀。

“麻煩的事情一併解決了。

小妹要嫁出去了,那個張裕也要出仕了。”

“張曹掾,婚約的細節就麻煩你了。”

張允點點頭,剛纔的情況真是把他嚇了一跳,不過現在看來,結果是好的,那就行了。

張溫卻還是有些冇有明白此中細節,張允拍拍他的腦袋。

“再過兩年你就會懂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