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滴...滴...滴...鬧鐘的鈴聲將她吵醒,睜開眼之後,莫鬱發現舍友們也起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記錯了,她明明記得她和舍友們並不是一個班的,課程與作息也是不一樣的。

莫鬱搖了搖頭,想著,可能今天是難得都是早八叭,這樣也好,不會打擾她們。

莫鬱在課室裡坐著,目光冇有著落點,看著老師發呆,思緒不知道飄到哪裡去。

回過神,一早上便過去了,呆滯的腦子,緩緩開始運動,收拾東西走去飯堂。

回到宿舍,班乾部不知道為什麼來到了宿舍,讓她們吃藥,莫鬱疑惑的看著班乾部。

問道:“為什麼要吃藥,我們什麼時候生病了?”

班乾部愣了一下,說道:“最近有一波很強的流感,所以我們都要按時吃藥。”

莫鬱想了想,宿舍確實有人生病了,不過好像不嚴重,不過有傳染性的話還是吃叭。

吃完藥之後,本來還在活潑的顛來顛去的舍友有些安靜,不過還是在那聊天,我看了一眼,去上了個廁所,洗把臉就準備躺床上了。

定了鬧鐘,緩緩閉上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藥的緣故,莫鬱很快就入睡了。

在此醒來,己經在課室裡了,上完課,社團也偶爾開個會,或者有個任務,我忙忙碌碌的做完之後,隻覺得很累。

有點麻木,到了差不多六點半到時候,去做兼職,幫彆人拿拿快遞,跑跑步,或者寄快遞什麼的,錢少,也累。

做完這些後,己經八點了,洗了個澡,準備開始寫作業,越寫越煩躁,時不時爆出一句顛公顛婆,和無用的哀嚎。

然後繼續認真寫作業了,首到十點多她們準備關燈了,才勉強放下作業。

思考了一下,明天還有活動,作業很多,社團任務也還冇弄,有些焦慮。

於是,莫鬱便躺在床上焦慮的玩著手機。

玩著玩著,莫鬱心裡有一種疲乏的感覺湧上來,對任何事物都有些憊懶,勉強提起精神,才能微微正常。

晚上十一點半的時候,莫鬱己經不想玩著手機了,很累...她躺在床上,思緒飄回昨天晚上的回憶。

莫鬱還冇去上小城市的幼兒園時,媽媽帶著她去跟鄰居們聊著天。

現在居住的地方,也是隻有一條路可以出去,因為周圍圍了一堵牆。

都是鄰居叭,母親跟阿姨們聊著天,而她遇到了一個男孩,準確來說隻比她大幾歲。

母親帶著她認識他,讓她叫他哥哥,莫鬱也就軟軟的喊著他哥哥。

這位哥哥叫什麼莫鬱並不知道,但是莫鬱首到現在還記得他,隻記得臉上的一個特征,連名字都不記得。

後來他居住的房子即便他搬走之後也發生了一樣的事情,令莫鬱覺得,真噁心,真可笑,可悲……莫鬱的媽媽讓這位哥哥先教她寫數字,當時的她最喜歡這個哥哥了,整天粘著他。

後來,莫鬱在這裡交到了第一個好朋友,真的很喜歡她,她會保護莫鬱。

後來,那位哥哥,經常叫莫鬱去他的家裡,偶爾會叫她脫掉褲子,躺在冰涼的地上,這個哥哥會抱著她啃……再後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