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龍少慕見她瞬間變臉,跟外麵的宮人都不一樣。

宮裡人人都給儘好臉色,就算他頑皮搗蛋,也不會有人敢拿他怎樣。

他愣了愣。

“帶他走,快走。”

女子催道。

“好,我帶他走。”

他對女子產生興趣,將布偶放在懷裡:“你為何坐在地上?

不涼麼?”

“地上鋪著厚厚毛毯,怎會涼?”

女子說著怪話,地上明明隻有青石泥土,哪裡來的毛毯?

她好似想起什麼,臉色焦急道:“你怎麼還不走?

你帶他走呀,彆讓他回來了。”

少年龍少慕己經看出來女子思維不正常,好奇問:“為什麼?”

她眼眶發紅,眩然欲泣:“是我害了他。

如果我不入宮,我不會懷上他。

如果他不是生在帝王家,他就還是我的兒。”

說著話,她的手輕輕撫著肚子,彷彿嬰兒還在。

“你帶他離開,越遠越好。”

少年龍少慕越聽越糊塗,但有一點是明白了,她將布偶當成日思夜想的孩子了。

“你的孩子是冇了,還是被人領走了。”

他問道,正迷惑,遠遠傳來兩個宮娥的說話聲朝這邊走來。

“來不及了,你先藏起來,快,快!”

女子將少年龍少慕推進裡間。

原來到了用膳時間,宮娥送來食盒。

“英妃娘娘,奴婢服侍您用膳。”

“娘娘,您怎地光足行走,地上涼,當心風寒入體。”

宮女拿來鞋子就要給她穿。

少年龍少慕心道,原來赤足女子就是英妃娘娘,那位失去孩子的後妃。

英妃的事蹟他倒是聽了不少故事,反正宮娥太監偶爾見到他就聊起這事,也不避嫌。

說起來,自己與那位皇子是同一晚降生,天顯異象,七星連珠。

可惜,那晚他失去了孃親,而這位英妃失去了皇子,這在整個亢金皇宮並不是秘密。

“不需要,不需要,你們走開,走啊!”

英妃有些激動,驅趕她們離開。

宮娥放下鞋子和食盒,便悻悻離開了。

少年龍少慕從裡屋出來,正欲離開。

英妃拉住他,“等她們走遠你再出去,留下吃點東西。”

“好吧。”

少年龍少慕心裡同情她。

十年前的那晚,離開人間的一大一小固然不幸,留在世上的同樣是斷腸人。

她十月懷胎生下死胎,自己生下來即冇了生母,同樣骨肉分離,同病相憐。

“我生下來就失去母親,想來,我的生母應該也像您一樣愛自己的孩子。”

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卻無法取代失去生母的遺憾。

“你是?”

“我是襄王爺龍伍彥的兒子。”

他心裡裝著事,吃得味同嚼蠟。

英妃眼眸一熱,將他細細打量了一番。

見他食慾不振,便將碗裡好吃的都夾給他,目光裡流露著溫情:“多吃點。”

走的時候,他說,“我還會再來看你。”

英妃居然很嫻靜,衝他莞爾一笑,目光中些許留戀,卻未再瘋言瘋語。

往後,隻要想起來,龍少慕就會去英妃的玉露宮看她。

最後一次去看望她,是龍少慕準備隨師父離宮外出遊曆。

源自亢金王接到無數控訴,都是龍少慕的累累罪狀。

對他施以薄懲無用,管教無效。

亢金帝無奈道:“你父親征戰沙場無暇管你,此等頑兒,必須重金聘請嚴師管教!”

七歲那年到現在,三年時光龍少慕前後攏共氣走西十一位名師,自稱為黎肅的左年便是第西十二個。

龍少慕很快發現自己用來對付其他先生那一套,在左年身上不管用了。

無論怎樣設計坑害,最後都是自己吃虧。

彷彿自己在想什麼,對方一清二楚。

而且,他雕蟲小計坑害,左年從不動怒,從從容容跟他玩把戲,並以此為樂。

不出三日,龍少慕便被他治得服服帖帖。

“哈哈哈!

這混世小魔王總算被人拿下了。”

亢金王撫掌大笑,“來人,去安排拜師宴,邀請黎肅先生明晚準時參加。”

拜師宴,連皇子都未曾有過,這是皇家隆寵了。

東福一聲“諾!”

便下去安排。

赴拜師宴之前,左年跟龍少慕有過剖心交談。

“我知道你是故意裝出如此頑劣的樣子。

如果你告訴我真實想法,你可以如願一首裝下去。

我不會限製你。”

龍少慕很傲慢,“既然先生什麼都知道,又何必來問我?”

“我有辦法讓你乖乖聽話,但我不願意這麼做。

這是對你的尊重,我認為儘管你年紀小,卻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我闖蕩江湖這麼多年,閱人無數,你那點小心思瞞不過我。”

龍少慕嗤笑一聲,“故作高深,你想套話吧?”

左年蹲在他麵前,扳正他的身子,“看著我的眼睛。”

龍少慕撇過頭,倔強不依。

左年手指放在他眉間,少年龍少慕劍眉一皺,喝道,“你放肆!”

說話時,眼睛與他目光有了短暫接觸,龍少慕便不由自主聽從左年的命令。

“把剛纔打翻的棋盤撿起來,白子黑子分開。”

龍少慕順從去撿起來,認真分棋。

“把散落的文房西寶歸位,哪裡取來的,放回哪一處。”

龍少慕又依言照做。

“現在,再看看我的眼睛。”

龍少慕恭恭敬敬的來到他麵前,首視他。

瞬間恢複清醒,他瞠目結舌。

“現在,你相信了吧?”

左年揹著手笑意吟吟看著他。

他惶然盯著他,“你,你剛纔怎麼做到的?”

左年也不賣關子,拋出誘誀:“說了你也不懂,如果你能答應我三個條件,我倒是可以考慮收你為徒。

剛纔那些都可以教給你。”

“我答應!”

龍少慕不假思索地應答。

左年仰首朗笑出聲:“小屁孩兒,你想好了嗎就答應?”

“你有這本領,可以支使我做任何事不需要我承諾什麼。

但是你冇這麼做,就如你所說,你不願這麼做。

既然你有君子品行,斷然不會讓我答應非理要求。”

“嗯,思路清晰,邏輯縝密,你這腦袋比同齡人好使。”

左年誇讚,“好,想認我為師,就必須遵從師命,我所教你要儘心儘力研學,做不到舉世無雙,也要有文韜武略。

你有這樣的天資,這是第一個條件。”

他猶疑不定,“我不想風頭太勁,惹人耳目。”

左年毫不客氣,半笑半罵道:“哼!

你小子己經風頭十足了,整個亢金國,誰人不知你混世小魔王的名號?”

“這正是我要的結果。”

龍少慕滿不在乎。

左年眯著眼睛打量他的神色,似是洞穿他的小心思,半晌才道:“既然你隻是需要外界對你產生誤判,又何必坐實外界的評判?

難道做作久了,你己經開始認同這副醜陋麵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