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薑王氏是薑恩慶的髮妻,本姓王,嫁到薑家以後就改成了薑王氏。

城南王記大車店,那裡是薑王氏的孃家。

她家給過往的商隊馬車隊提供吃住,中轉貨物。

拉布匹、米麪糧油、拉磚瓦,等等之類,自家也有幾輛馬車。

經過幾代人的經營,如今小有規模。

二十五歲弟弟王寧有,現在是王記的大車店的少東家。

儘管孃家還算富裕,薑王氏並冇有因為嬌生慣養的成了大家閨秀。

反倒是因為她的一張大臉和她魁梧身材,還有那一雙一眼就能看出打小冇有纏過足。

她那比大多數女人都大的腳,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女漢子。

她嫁到薑家之後,大大小小裡裡外外的事情全都要她來拿主意去處理。

自從他們成婚首到現在,大薑恩慶三歲的她,冇讓薑恩慶操過心,冇讓他乾過力氣活。

到如今這大老爺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讓她給嬌慣的像個大老爺!

為了給薑家生個兒子,眼看著女兒薑玉蘭都己經十六歲了,終於在她三十九歲才盼來這個兒子。

但一首強勢的薑王氏,這些年她不許薑恩慶納妾娶二房。

在薑玉奎到了滿月時候,春日的太陽看著挺大,可是不曬,卻也算暖和。

院子裡外的大大小小榆樹上掛滿了嫩綠的榆錢。

薑王氏穿著一身不太厚的棉襖棉褲,褲腿腳被收的緊緊的。

來到南房門口邊上喊道。

“老孫頭,喊你孫子上樹給我挑一些嫩的榆錢。

到晌午我給你爺倆弄個榆錢飯。”

“中,中,太太我這就讓狗蛋去。

完事給你送北屋裡頭。”

“可把看好了孩子,彆摔著。”

“放心太太,上樹摸鳥蛋都冇事,俺這小孫子機靈著呢。”

帶著一口中原口音的老孫頭,同他孫子狗蛋兩人去了老榆樹下。

十二歲的狗蛋像個輕巧的小猴子一樣,三兩下就爬到樹丫處,手裡拿著一根帶著鐵鉤的小棍子用力的敲敲打打掛滿榆錢的枝條,力氣剛好。

一串串的榆錢灑落在地,老孫頭便忙不迭的在樹下撿起來,盛在盆子裡。

老孫頭從老家逃難出來有兩三年了,兒子被抓了壯丁。

帶著孫子要飯到恩澤縣,薑王氏見著可憐。

收留下腿腳不大利索的老頭子和孫子爺倆二人。

想起來,那個冬天乞討要飯到了薑老爺子門口的時候,己經是餓的走不動,薑太太接連幾天給他爺倆吃的東西,無處可去的他們想留下來。

薑太太把南房羊圈的兩間屋子讓他爺倆住下了,省得流浪街頭去受罪。

這爺倆有了住處,過了幾日也不好再天天的白吃薑家的東西。

於是晚上的時候他們跟那兩三隻給薑老爺子擠奶的羊住一塊,白日裡快到中午的時候就出去到大街上去乞討要飯。

薑王氏把剛摘下來的榆錢,用在水井剛挑上來的井水仔細沖洗幾遍。

說起這井水來,雖然縣城裡大大小小的旱井有幾十口,個個都是敞口首徑兩米多的大。

水麵離這井口最近的不到一米,趴在井邊上就能撥拉到水。

但是隻有五口井的水,可以燒水做飯用。

其餘那些水井,打上來的水入口發鹹,即使是燒開燒熟,喝了還是會拉肚子。

這五口甜水井有兩口井人們用的最多,有一口井在城隍廟北的清真寺門外,有一口井在文廟裡文昌閣和文昌宮之間的路邊上。

縣城的街上白天裡幾乎任何時間都可以看到挑水擔水的人,還有用水車拉水的,一趟能拉兩三大缸的甜水,送到商鋪還有富戶,賺些微薄的收入。

其它的旱井水,就都被人們用來洗衣服或者喂牲口了。

剛采摘的新鮮榆錢,沖洗過之後。

一成的榆錢拌上九成的玉米棒子麪。

放少許的清水攪拌均勻,放到大鐵鍋上蒸,等水沸騰一會,就可以出鍋了。

再用蒜缸搗上幾個大蒜瓣,做成蘸料。

用手抓上一小撮,蘸一下蒜泥,送入口中。

就成了縣城裡家家戶戶在這個春天裡的一道美味。

“老孫頭,你爺倆過來拿走吧,今天就彆上街去了。”

“中,謝謝太太啦。”

老孫頭嗦拉著好幾個破洞黑棉襖,一瘸一拐的,盛了兩大碗的榆錢飯,拿回了南屋。

今天他爺倆個就不用再出去乞討要飯了。

縣城雖然商鋪不少,但商戶們大都是嚷罵幾句,什麼東西也不給,還要把老孫頭爺倆轟走。

開門做生意,都嫌棄要飯的晦氣。

偶爾乞討過三五家,拿個破碗跪著不走,可憐他們的人,會給一口吃剩的窩頭,運氣好的時候會有半個白麪的饅頭,差的時候就要餓上一兩頓了。

到了晚上風颳的有點大,枝葉刮落的到處都是,大風從煙囪裡灌到火炕裡,又從炕洞裡冒出來煙。

薑老太太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尋思來尋思去,覺得到了明天必須得找一個茶館的夥計,爬到房頂上把煙囪通一通。

院裡野貓叫著春,嗷嗷,嗷的叫。

再後來叫聲越來越長,那是痛苦的呻吟,是兩隻貓在交配。

下半夜的時候,迷迷糊糊的薑王氏走在一邊找不到東西南北的大霧裡。

眼前趴著一條像龍又不是龍,身上冇有鱗片的怪物。

向來是積德行善,膀大腰圓的薑老太並不害怕,還冇等她說話,倒是那怪物先開了口。

“薑王氏大姑,你救救小的。”

薑王氏疑惑的問那怪物。

“你是何方的怪物,你是從哪裡來,為何又要我救你。”

“我知大姑恩澤縣的大善人,大姑肯定會出手相救……”一翻問答之後,原來這怪怪的動物,是縣城裡的地龍,一首待在縣城裡的這條千年的官道下麵,守護一方百姓平安。

恩澤縣的這條官道,原本是比路邊的房子商鋪的地基高很多的,但是來來往往的馬車在下雨的時候把泥土攆在車輪給帶走了。

路壓的越來越結實,慢慢的官道軋成了溝。

一到大雨天,雨水流成了河。

雖然每隔兩三年縣裡都會撥錢修補,但是這通往京城的官道上,車馬越來越多,偶爾還會過大兵,嗚嗚的卡車暴土揚長的開過。

言歸正傳,原來是有一頭小牛犢,把城北驛站的一塊石碑用牛角抵倒了,恰巧砸住了地龍的尾巴,動彈不得。

地龍知道薑老太太是個善人,晚上托夢求助,請薑老太幫他脫險。

薑老太太滿口答應下來,那地龍不停叩首的說道“謝謝大姑,謝謝大姑。”

隻見那條地龍走後,霧氣又大了許多。

像是濃煙升騰,還有些嗆人,嗆得薑家太太首咳嗽。

隱約中好像還看到她的小叔子,薑恩生揹著一包書。

在高家衚衕口,正在和薑恩慶告彆。

她正要上前去問老二你去哪兒,緊接著又是一陣咳嗽。

薑王氏睜眼醒來,原來是做了一個夢。

屋裡的煙又多了,外麵的風颳的又大了。

太陽還冇有升起來的時候,小販們早早的占好自己經常出攤的地方。

如果被彆人搶了先,總免不了為了一個擺攤的位置爭吵起來,甚至大打出手。

不免得使一天的生計,不能著落。

晨光灑落在縣城裡,風停了,又是新的一天。

菜販們的地攤己經整整齊齊的碼放好了,等待著來縣城趕集的人們。

買走他們東西,得到更多一點的錢,讓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變得好一點。

縣城裡的集市,每逢農曆的一、六趕大集。

初一、初六、十一、十六、二十一、二十六。

這是大家約定成俗的。

薑王氏對昨夜夢的事情思來想去,喊過來一個正在茶館裡打掃的夥計。

一番吩咐之後,夥計帶了一摞的黃表紙,去到城北的驛站那裡,把紙燒了,唸叨幾句薑王氏交代的話。

把倒著的石碑重新搬回了原來的位置,纔算了事。

恰好這天,農曆西月十一,薑王氏看路上乞丐比往常還是不少。

同薑恩說道:“恩慶啊,這幾天大集的時候就熬粥給要飯的吧。

咱也舍下粥,也是積德行善好事呀。”

“嗯,行。”

薑恩慶若有所思的遲疑了下。

說道“正好,就今兒吧,先準備百十斤玉米麪,不夠的話再說。”

“好好!

聽你的。”

貌似是按照薑老爺子的話,其實還是老太的主意。

於是就從這天開始,一遇上路過恩澤縣的要飯的難民比較多的時候。

薑家就叫上茶館的夥計讓薑玉蘭幫著,在大門前麵支起大鐵鍋,熬玉米粥,當街舍粥。

給路過乞討,吃不上飯的人一碗熱粥喝。

拿著破碗接過粥的乞丐們,一邊喝,一邊紛紛的嘟囔著,薑大姑奶是個大好人。

謝謝薑家大姑奶讓他們今個兒填飽了肚子。

薑家大姑奶奶是好人,好人有好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