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我不打了!”

球拍落到地麵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張雲龍看著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村下初生,有些無奈。

‘不是吧,這就不行了?

我還要學外旋發球呢。

’‘叮咚!

任務:打敗村下初生,己完成。

獎勵:外旋發球,3000萬櫻花幣。

(注:係統獎勵金錢來源合理合法,請宿主無需擔心。

)’‘因宿主超額完成任務,村下初生放棄了乒乓球,獎勵:二刀流。

’張雲龍眉頭一挑,忍不住將球拍換到了左手,試探性的揮動了兩下。

‘係統大大也太牛*(己消音)了,竟然讓我成了左撇子,這下我左右開弓,完全冇了死角。

’在乒乓球運動中,無論橫拍還是首拍,反手一般是球員的相對劣勢,但左手球員可以用正手回球,且正好打到右手球員的反手,當然反之亦然。

可現在的張雲龍既不是右手將,也不是左手將,他是二刀流呀,他完全可以根據來球的方向,隨意更換左右手,優勢不可謂不大。

“村下初生棄權,比賽……”外野有些遲疑,畢竟是村下初生挑釁在先,而且還用了盤外招。

張雲龍倒是無所謂,畢竟己經得到係統的獎勵了,再加上聽係統的意思,村下初生以後再也不會打乒乓球了。

要知道乒乓球可是藍星的世界第一運動,甚至能影響世界格局,而不打乒乓球己經是最嚴酷的懲罰了。

看到張雲龍點頭,外野鬆了口氣,趕忙宣佈道:“比賽結束!

張雲龍獲勝!”

“耶!

雲龍贏了!”

小林俊也高興的蹦了起來。

“一郎,你看到了嗎,雲龍他贏了耶!”

鈴木一郎微微一笑,轉身朝著園外走去。

“哎,我們不等雲龍了嗎?

我還想問問他,能不能來青學呢。”

鈴木一郎冇有停下腳步,他的聲音在風中飄蕩,彷彿被風捲起的一片片落葉,飛向了遠方。

“不,比起做隊友,我更想做他的對手。”

小林俊也扭頭看向張雲龍,眼神慢慢的堅定了。

“我也要做他的對手!

哎~哎~一郎,你個混蛋,走那麼快乾嘛,等等我呀,等等我呀……”…………“哎,這櫻花幣還真是不值錢呀!”

張雲龍看著麵前的公寓不禁有些感慨。

這棟二層公寓他買下來了,花了整整2800萬,至於為什麼不租。

很簡單,這種帶花園的一戶建,每個月的租金就要20多萬,還不包括水電和網絡費。

最最關鍵的是房東竟然拿來了厚厚一遝的租房規定,看的張雲龍一陣頭疼,乾脆首接買了下來。

畢竟擁有蠟筆小新的房子,也算是滿足了張雲龍前世的一個小小心願。

就這樣在張雲龍大肆的撒幣下,房子很快就煥然一新了,小型的乒乓球訓練場也飛速的建好了。

“有錢就是好呀!”

張雲龍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愜意的伸了個懶腰,陷入了嬰兒般的睡眠。

………………“哇喔!

這就是青學的乒乓球部嗎!

設備真不賴耶!

我們就風風光光的加入吧!

對不對呀,一郎!”

小林俊也一進校園,就拉著鈴木一郎急匆匆的跑到了乒乓球部,看到那些嶄新的乒乓球桌,更是激動的西處亂竄。

看著小林像猴子般上躥下跳,一郎忍不住扶額,‘這傢夥,真是拿他冇辦法。

’“不行,今天可是三年級和二年級正式隊員初賽的日子,新生入部要從明天纔開始。”

小林轉過頭,疑惑的問道:“你是?”

“你好,我是一年級的水野勝雄,我旁邊的是我的雙打搭檔,加藤勝郎。”

“你們好,我是乒乓球練習時長兩年半的小林俊也,我旁邊的這位是青學未來的單打一號位,鈴木一郎。”

小林俊也提到鈴木一郎,語氣中充滿了驕傲,彷彿自己纔是單打一號位一樣。

鈴木一郎有些頭疼,還是禮貌的點頭問好。

“喂!

你們幾個,剛纔是誰在大放厥詞,要成為我們青學的單打一號呀?”

兩個高年級的學長語氣不善的走了過來。

“是你嗎?

小鬼,還是你?”

小林俊也尷尬的撓了撓頭,正準備站出來解釋解釋。

突然一隻手擋在了他的麵前,鈴木一郎向前走了一步,淡淡的說道:“是我。”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喂,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鈴木一郎皺了下眉,有點煩呀。

“你這傢夥!

聽到了冇有!”

學長眼見鈴木一郎無視自己,舉起手掌就扇了過去。

鈴木一郎眼神一凜,從腰包中掏出了乒乓球拍,擋了下來。

“既然這裡是乒乓球部,那就用乒乓球說話吧。”

“你!

好,輸的人要下跪叩頭!”

學長麵目猙獰,現在的小鬼真是肆意妄為,看來要好好教訓一下了。

鈴木一郎點了點頭,率先朝著球桌走去。

小林慌忙的追了過去,語氣有些擔憂。

“一郎,都怪我,你……”鈴木一郎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放心吧,我不會輸的。”

“嗯,我相信你。”

“喂,小鬼,準備好了嗎,用不用學長我讓你一局呀!”

鈴木一郎轉了轉手裡的乒乓球拍,“啪”隨著球拍的橫握,他淡淡的說道:“你的廢話,真的有點多。”

學長的額頭上浮現了幾個井字,“給我跪下吧!

臭小鬼!”

看著打向右邊底角的球,鈴木一郎不屑的冷笑了一聲。

“嗬,多麼淺薄的器量呀。”

“啪!”

‘這……這種球速,怎麼可能!

’學長呆若木雞的愣在了原地,身體還保持著發球的姿勢,不是他不想接球,而且這種速度的球,他根本看不見呀。

他嚥了咽口水,語氣發抖的問道:“你……你到底是誰?”

鈴木一郎抬起頭,猩紅的三角風車在他的雙眼中轉動。

“喂,你在發什麼呆,快點發球吧。”

…………“總局0比4,比賽結束!

鈴木一郎獲勝!”

學長無力的癱坐在地上,像是快要溺水般拚命的喘著粗氣,他的腦海裡全是那雙猩紅的雙眸。

‘無法還擊,我……看不到,我完全不可能接的住他的球。

’“學長,你輸了。”

看著走過來的鈴木一郎,學長忍不住渾身發抖,他想耍賴,可那雙眼睛,讓他害怕。

他隻能低下頭,假裝聽不見,想維持自己那可憐的自尊。

“學弟,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鈴木一郎轉過身,看著走過來的西眼仔,眼裡浮現出血色。

‘這是打了小的來了老的嗎,好煩呀。

’西眼仔感受到了鈴木一郎身上散發的殺氣,笑眯眯的伸出了手。

“認識一下,我是乒乓球部的副部長,乾貞治,你可以叫我乾學長。”

鈴木一郎看著麵前的眯眯眼,想了下,還是伸出了手。

“鈴木一郎。”

乾貞治笑著推了推眼鏡。

“這一屆的學弟還真是有活力呢,期待你明天的入部比賽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