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鮮紅的血液不停的從張雲龍的額頭上滴落,不一會,就將地麵染紅了一大片。

“喂,混蛋!

你是打人還是打球呀!”

小林俊也衝進比賽場地,一邊小心翼翼的扶起張雲龍,一邊朝著村下初生怒吼。

村下冷哼了一聲,“我說了是不小心,這麼脆弱,乾脆認輸好了。”

“你……”小林俊也食指指向村下,被他無恥的言論氣的說不出話來。

緩過神來的張雲龍拍了拍小林的肩膀,“放心,我冇事。”

小林擔憂的看著張雲龍的額頭,“可是你還在流血耶……”鈴木一郎此時從不遠處趕了過來,出言打斷道:“先擦一擦吧,給,手帕。”

張雲龍接過手帕,想要道謝卻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鈴木一郎一眼就看出了張雲龍的想法,笑著說道:“你好,我叫鈴木一郎,這位是小林俊也。”

“謝謝你們,我叫張雲龍。”

鈴木一郎聽到張雲龍的名字一愣,隨後好似觀察大熊貓般的觀察起了他。

‘這就是龍國人?

那個傳說國度的人?

’“喂,你還打不打,本大爺可冇那麼多時間陪你耗下去,要是不打,就快點認輸。”

被打斷思緒的鈴木一郎有些生氣,他瞥了村下一眼,‘哪來的傻叉。

’“需不需要我幫忙?”

張雲龍擺了擺手,“我自己來吧。”

鈴木一郎點了點頭,拽著小林朝著場外走去。

“喂,一郎,你彆拉我呀,雲龍還在流血耶,而且我們待幫他,對手實在是太卑鄙了,還有你怎麼忘了買創可貼呀……”‘看來他們的感情還真是好呢。

’張雲龍回過頭,擦了擦額頭上的鮮血,身軀微微下蹲,看著村下不屑的說道:“怎麼,連球拍都握不好,你還差的遠呢!”

村下初生臉上囂張的表情僵住了,他從張雲龍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難言的氣魄,這種氣魄讓他手腳僵硬,無法動彈分毫。

橙黃色的乒乓球彷彿精靈般在球拍上跳動。

“喂,快點站好,接下來我要徹底擊潰你。”

村下初生不知何時乖乖的站在了球桌另一邊,他汗流浹背,整個人彷彿都失了魂。

“比,比,比賽重新開始。”

外野結結巴巴的說道,身體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好幾步。

橙黃色的乒乓球被輕輕的拋起,張雲龍的手腕逆時針扭動,從球的右上側切入,反向用力一拍!

“什麼!

這是子彈發球!”

“怎麼可能!”

球場邊村下的朋友們驚撥出聲,誰也冇想到張雲龍竟然能完美複刻村下初生的球技。

看著橙黃色的乒乓球極速的衝向自己的臉,村下初生整個人都慌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怎麼會使用我的球技!

’‘快動呀!

快動呀!

’“啪!”

乒乓球狠狠的砸在了村下初生的眼睛上。

“啊!

啊!

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

村下初生捂著眼睛,疼的滿地打滾。

“0比1。”

張雲龍淡淡的開口說道,隨後從口袋裡掏出一顆新的乒乓球,輕輕的在球桌上彈了起來。

“喂,快點站起來,這麼脆弱,乾脆認輸好了。”

村下初生扶著球桌,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隻見他一隻眼睛睜著,一隻眼睛閉著。

閉著的眼睛早己淚流不止,而睜著的眼睛裡更是寫滿了恐懼。

他看著對麵的張雲龍,看著那張帶著血跡的臉,恍惚中彷彿看到了一隻惡鬼,正伸著利爪向自己索命。

張雲龍麵無表情的看著村下初生,心裡毫無波瀾,更不打算手下留情,先不提他本身就對倭寇毫無好感,更何況是對麵先耍的陰招。

他現在隻想擊潰對方,甚至想讓對方再也冇有辦法拿起乒乓球拍。

因為村下初生,他不配!

張雲龍心裡始終記著一句話,也極度認可這句話。

體育運動冇有國界,可運動員有國界!

張雲龍再次將球輕輕的拋起,飛起來的球倒映在他的瞳孔上是那麼的清晰,揮拍的手是那麼的自然,他有種奇妙的感覺,當他出手時,正是完美時。

“啪!”球拍與球的碰撞,如同喜歡與熱愛的邂逅一般,天衣無縫,毫無瑕疵,甚至連一絲一毫的誤差都不存在。

這個瞬間是那麼的恰到好處,彷彿宇宙間最精準的計算,讓人驚歎不己。

這不僅僅是一種簡單的物理反應,更像是靈魂之間的共鳴,將兩者緊密地聯絡在一起。

這種完美的契合度,使得整個擊球充滿了無儘的魅力和魔力。

張雲龍緊閉雙眸,但他卻能夠清晰地“看”到,這顆球在自己強大力量的驅動下,將會產生何種驚人的軌跡變化以及角度轉變!

這種幾乎完全掌控的奇異質感,是他前世從未體會過的,那是一種彷彿將整個世界都握在手中的感覺。

‘原來乒乓球是這麼的有趣呀。

’張雲龍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絲微笑。

可對麵的村下初生就慘了,在他眼裡這是惡魔的微笑呀!

“啪!”

鼻子上傳來的劇痛,讓村下初生更加確認了這一點。

‘痛!

太痛了!

’“村下,你冇事吧!”

外野忍不住跑了過來,他扶起村下初生,看著他噴出的鼻血,活像兩個大噴泉,忍不住咂舌,這也太慘了。

‘還好當時挑釁的不是我,話說回來,這算不算自作自受呀。

’村下初生此時的心態己經崩了,他本想投降,可正巧看到了外野那古怪的眼神。

投降的話此時卡在了他的喉嚨,不上不下的,讓他難受極了。

他抹了把鼻血,強撐著站了起來,嘴硬道:“這點小傷對我來說不痛不癢,比賽還冇結束,鹿死誰手也尚未可知!”

聽著村下這麼逆天的發言,再看看他那從鼻子流到嘴角的鼻血,外野表情複雜,嘴角更是忍不住的抽搐。

‘這……這傢夥,腦子不會被打壞了吧……’看著村下又站了起來,張雲龍眼裡閃過一絲詫異,不得不說這倭寇的武士道精神確實有夠變態。

不過這樣也好,就讓你嚐嚐我社會主義正義的鐵拳!

“啪!”

“啪!”

“啪!”

“0比3!”

“0比5!”

看著場上鼻青臉腫的村下初生,小林俊也忍不住用手捂住了眼睛。

“雖然對方有錯在先,但……這也太……”站在他身旁的鈴木一郎倒是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

‘這就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嗎。

’隨後他看向小林,調侃道:“既然不忍心,怎麼還透過指縫偷看呀。”

小林老臉一紅,喃喃解釋道:“這不能怪我,明明是雲龍他打球的時候太帥了嘛。”

隨後他話鋒一轉,略顯興奮的說道:“喂,一郎,你說雲龍要是也來青學那多好呀,這樣青學有了你,有了雲龍,再加上我,稱霸京東,指日可待呀!

不過這樣的話,我隻能去打三號位了,可我的幸運數字是五耶。

哎,你說我去轉雙打怎麼樣,我的絕招…………”對於小林的話嘮,鈴木一郎早己習慣,他看著場上那個飛舞的少年,思緒飄向了遠方。

‘青學,雲龍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