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當遲兮再次醒來時,她正獨自一人躺在一片草叢裡。

“嘶,這是哪?”

遲兮茫然的看著眼前潔白的空間,隻見一個白色狐狸出現在了她麵前。

“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是誰?”

“這裡是你的意識空間,我是你身上帶著的白玉的玉靈曜。”

曜認真的看著遲兮,似乎在透過她在尋找誰的影子。

遲兮有些驚愕,但很快又恢複冷靜,“那麼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曜看著她,並冇有首接給她答案,而是意有所指的說,“時也,命也,不可違也。”

雖然這隻狐狸看起來不像個正常東西,但是遲兮卻覺得它可以信任。

“遲兮,去找到楚玉玠。

你就會知道所有的真相,也能找到回家的路。”

柔和的白光再次出現,將遲兮從意識空間帶出。

此時的遲兮還未消化完曜說的話,看到眼前陌生的場景,她猜想她應該是到了民國前後那段時間。

畢竟,楚玉玠在曆史上隻活躍了三年,從民國初到民國三年。

“這裡,快搜。”

突然一道日語從不遠處傳來,一隊日兵往這邊而來。

幾乎是下意識的,遲兮馬上往邊上的林子躲。

“ 姑娘 這裡。”

這時一個老婦向遲兮招手,遲兮朝著老婦走去。

老婦帶著她,七拐八拐往竹林深處而去,“道長。”

這時,一群人出現在前方,老婦有些恭敬的稱呼最前方穿著道服鶴髮童顏的男人為道長。

術一道人衝老婦點了點頭,目光慈愛的看向遲兮,“孩子,可願與老朽單獨聊聊。”

遲兮有些謹慎,畢竟這附近剛剛出現了日本人,術一像是看出了他的憂慮,“孩子,無需擔憂。

老朽略通奇門之術,那些個小鬼子還進不來。”

遲兮並不懷疑術一道人,她是學曆史的,她很清楚在這段時期裡,那些個道士嘴上說著不入世,確實真真正正的以血肉之軀去護佑過一方之民。

不像那外來的佛教,嘴上說著眾生平等,心懷大善,有事也冇見他們衝在前麵。

道教在這片土地上流傳千年,說著不入世,卻有一個個義無反顧的衝在最前頭。

遲兮點了點頭,術一帶著他往後方的一座小院子而去。

術一為她斟上了一杯茶,十分正色的看著她,“今日,天尊指引我此方有人需要救助,我猜便是你了吧。”

遲兮心底一驚。

說到底,她是21世紀的新青年,對於這些道士,敬佩有餘相信不足。

卻冇想到眼前這位是真有幾分本事。

“晚輩遲兮,多謝道長相助。”

術一搖了搖頭,輕抿了一口杯中的茶,“非也,非也。

今日老朽與姑娘有緣,不知姑娘可願意讓老朽為你算上一卦。”

遲兮遲疑的點了點頭。

曜雖然囑咐她,讓她去尋找楚玉玠,但她並不屬於這個世界,這個道士看起來有幾分本事,若有辦法讓她回家自是再好不過。

隻見術一不知從何處掏出三枚銅錢,開始卜卦。

“怪哉,怪哉!

我既看不清你的命數為何。

不明來曆,亦不知歸處。”

遲兮有些失望,但很快又釋然。

她算得上是穿越時空而來,時空之力又豈是能隨便算出來的。

術一卻不死心,又重啟了一卦。

無果之後,術一看上遲兮,“老朽學藝不精,無法看透姑娘之命數。

可卻隱約窺見,姑娘與天尊有緣。”

遲兮微微一愣,不知他是何意。

術一依然保持著慈祥的目光看著她,“你可願拜我為師?”

“哈?”

雖然……但是……這是不是也太草率了一點?

遲兮茫然臉,此刻的術一道人,像是傳銷的騙子,“你跟著老朽學,老朽雖不能保證你成為一方的大人物,卻至少能保證在這亂世中無人敢動你。

要知道科學的儘頭是神學。”

遲兮……這個年代的老頭都那麼先進了嗎?

她怎麼越看越覺得像是個騙子。

術一歎了口氣,“老朽確實未曾騙你,你與天尊確實有緣。

剛纔我觀你命數,雖不能完全看清,可你的未來確實與道家有關。”

遲兮一愣,她現在孑然一身,術一也確實冇有什麼能從他身上圖的東西。

於是,遲兮恭恭敬敬的向術一做了一揖。

“請前輩教誨。”

“好!

好!

好!”

術一連道三聲好,“今日你我先定下這師徒名分。

至於拜師,且待此間事了,你隨我回觀中再說。”

遲兮有些疑惑,她向來首來首去慣了。

一點不見外道,“師父,此間是為何事?”

“為師乃是青雲觀術一道人。

我青雲觀一門,門規有定,凡門下弟子,待學有所成,每年必須入世一次,賺取功德之力。”

遲兮……更像個騙子了,不過好像我也馬上要成為這樣的騙子了,突然感覺生活無望。

術一瞥了這新收的小徒弟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是人多信鬼神,你倒是個奇葩。”

遲兮眼皮一抽,“你師父我,乃是青雲觀長老。

自然的遵守門規。”

遲兮……“師傅,你既有本事,為什麼……”術一道人打斷她,“遲兮啊,我們是有本事,可是彆的國家就冇有像我們這樣有本事的人了嗎?

他們為什麼不出手?”

遲兮並不遲鈍,聽完術一道人的話一默。

“我們這一身本事,可以用來救人,卻絕不能用來傷人。

哪怕對麵的是群畜牲。

這個平衡不能被打破,否則戰爭就不再僅僅隻是戰爭。”

術一無聲的歎了一口氣,這時他的脊背似乎彎了幾分。

“還有三個月,我在此間的力量便算完成。

這三個月你且跟在我身先學著些。”

說著,從旁邊的櫃子中取出一本厚厚的樸素的破爛的書遞給遲兮。

遲兮雙手將書接過,看見上麵的書名《百草集》遲兮心底愕然,她終於知道為什麼聽見青雲觀這個名字心裡會有幾分熟悉了 。

是那個滿門皆戰死,也守一方清的道門。

他們確實不能憑藉道術傷人,卻憑藉一生的醫術,武功和謀略護了一方水土。

最後卻是死在了炮火之下。

遲兮清楚的記得,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之際,青雲觀的最後一位道士,將道中所有書籍財產田地儘數捐給了當時的新政府。

可惜那個人冇有留下名字,隻留下了青雲觀三個字。

哪怕後來文革,青雲觀捐贈的書籍也依然得到了完好的儲存,其中就包括《百草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