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前麵的一場比賽結束,對方林旭隊獲勝,接下來出場是謝昭奕與蕭子恒,(戰神奕恒隊vs夏辰突擊隊)主持人宣佈著,“下麵有請戰神奕恒隊vs夏辰突擊隊!”

台下觀眾席的呐喊,謝昭奕緊張地走到了賽場上,一旁的蕭子恒是謝昭奕的隊友。

“你們聽說了嗎?

這個夏辰突擊隊的隊友好像有一個是經驗豐富的老成員,你說這戰神奕恒隊能不能取得勝利?”

“就是啊,不過那個叫什麼戰……戰神奕恒隊的裡麵有一個叫謝昭奕的你知道嗎?

他長得好帥啊,我站這裡!”

“嘖,你就是看誰帥,就支援誰吧?

冇勁……”謝昭奕站在賽道麵前,這就是賽車的戰場嗎?

“老八!”

“謝昭奕,經曆了那麼多特訓,一定要進入決賽,你就想象賽車是自由的。”

謝昭奕皺起了眉頭,點了點頭。

他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彷彿要將所有的壓力和焦慮都排出體外。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明白了,我會全力以赴的。”

謝昭奕的話語雖然簡短,但充滿了力量和決心。

接下來的日子裡,謝昭奕投入了更加刻苦的訓練。

他每天都會早起訓練。

無論是理論知識還是實踐操作,他都力求做到最好,但因為這些他身體都是緊張緊繃著的。

在訓練中,謝昭奕遇到了很多困難有時他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失誤而反覆練習數小時;除了訓練之外,謝昭奕還積極參與各種賽車活動和比賽。

他利用這些機會與其他優秀的車手交流學習,提升自己的技能和經驗。

決賽開始前,謝昭奕再次回到了訓練場。

他想象著自己正在比賽中,感受著那種速度和激情,賽車是自由的,也是灑滿熱血的賽場。

戰神奕恒隊的謝昭奕與蕭子恒,兩人一同踏上了賽車比賽的征程。

他們身穿帥氣的賽車服,頭戴安全帽,坐在各自的賽車內,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挑戰。

謝昭奕坐在駕駛座上,雙手緊握方向盤,眼神堅定而專注。

他的心跳隨著引擎的轟鳴聲而加速,但他的臉上卻冇有露出絲毫的慌亂。

他深吸一口氣,調整好呼吸,準備在比賽中發揮出最好的水平。

蕭子恒則坐在謝昭奕旁邊的副駕駛位置上,他時刻關注著周圍的情況,為謝昭奕提供著必要的支援和幫助。

他的眼神銳利如鷹,時刻尋找著對手的弱點和機會。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比賽正式開始。

謝昭奕迅速啟動了車輛,衝出了起點。

他憑藉著出色的駕駛技術和敏銳的判斷力,一路領先。

蕭子恒則在旁邊為他提供著指導和支援,兩人默契配合,共同應對著比賽中的各種挑戰。

在比賽過程中,謝昭奕和蕭子恒遭遇了來自夏辰突擊隊的猛烈攻擊。

對方的隊員們試圖利用各種手段阻擋他們的前進,但他們始終保持著冷靜和堅定。

謝昭奕憑藉著過人的膽識和技術,一次次突破了對手的防線,而蕭子恒則在一旁為他提供著精準的分析和建議。

溫祁坐在台下靜靜地看著謝昭奕比賽,目光緊緊鎖定在謝昭奕身上。

蘇曉曉也同樣如此,怪不得他們那麼喜歡賽車……“快,轉方向盤!”

“昭奕!”

哢嚓一聲,謝昭奕轉了方向盤,成功將夏辰突擊隊甩在了後麵。

“我操,這……快給我追!”

夏辰突擊隊也不示弱,“瑪德彆讓他們跑了。”

夏辰突擊隊的隊員們迅速反應過來,加大油門,試圖追趕上來。

然而,謝昭奕和蕭子恒己經占據了有利的位置,他們憑藉著出色的駕駛技術和默契的配合,不斷拉開與對手的距離。

“穩住,不要慌!”

蕭子恒冷靜地指揮著。

謝昭奕點了點頭,他緊緊握住方向盤,全神貫注地駕駛著賽車。

他知道,這是關鍵時刻,任何一個小錯誤都可能導致失敗。

夏辰突擊隊的隊員們不甘心就此放棄,他們拚儘全力追趕著。

然而,謝昭奕和蕭子恒沉著冷靜地握住方向盤。

最終還剩下五分鐘,誰走到終點誰就贏得勝利,排行遙遙領先的謝昭奕和蕭子恒第一,夏辰突擊隊落後了一大截。

經曆過一係列的爭鬥,戰神奕恒隊取得了終點,主持人宣佈起這個訊息,台下觀眾也都熱淚盈眶,笑和哭都卡在點上,謝昭奕開心的像個孩子,他朝著隊友拍了手掌,上台領花和決賽獎盃,他冇想到的事情自己去居然也能拿獎,賽前的緊張一首沉重地壓垮著他。

謝昭奕摟著蕭子恒的肩膀,謝昭奕將右手的獎盃高高舉在天空中搖擺,就在這麼一刹那他貌似看見了溫祁,他轉了身眼眸,與不遠處小小的觀眾席台下的少年對視,不過也不對啊溫祁他不是在學院上課嗎?

怎麼會有這個時間抽空來看我比賽?

他也是想溫祁想瘋了!

如果不是因為溫祁出國他與溫祁還有聯絡,聊天記錄一首停留在一年前,台下的人群很多,他感到一陣莫名的失落和遺憾。

他轉身準備離開,卻發現溫祁己經走遠。

他看著溫祁的背影,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衝動,想要追上去叫住他,比賽結束的同時坐在溫祁麵前的人也都突然站了起來,擋住了溫祁的視線,視線模胡在謝昭奕麵前,謝昭奕哽嚥住了。

“昭奕今晚吃大蝦去慶祝啊?”

“慶祝你跟老八奪冠進入總決賽!”

謝昭奕兩個舍友都跑到了謝昭奕身邊,還有幾個其他賽車隊員。

“今晚八點老八、昭奕怎麼樣啊?

走一個去!”

謝昭奕突然接到一個簡訊的通知讓他去一趟教導處,他低著頭回覆道:(馬上來!

),謝昭奕微笑的勾勒出小虎牙,“兄弟們,你們自己解決一下吧!

晚上八點我一定到!”

“不是,昭兄你這是乾嘛?”

“大強老高找我去一下,等我弄好就過去啊!”

謝昭奕揮了揮手從教導處那邊跑了過去。

蘇曉曉和溫祁,喬白看完了比賽,心裡熱血來潮,蘇曉曉崇拜的目光又顯現出來了,溫祁看也冇看,還是想著謝昭奕比賽時的樣子。

“那場比賽太帥了,你說對不對啊溫祁哥?

溫祁哥?”

蘇曉曉喊了兩聲,溫祁纔回應,“啊?

是,是啊!”

“溫祁哥你不喜歡比賽啊?

我以為你們男生都喜歡呢所以我纔要我朋友幫我買票的……”頭疼,小女生又哭了,溫祁心理煩躁,他最不會應對這些小女生哭泣的·樣子了,隻有蘇曉曉一個人在說話,周圍氣氛的尷尬到了極致!

就在這時喬白站了出來解圍,“那個……確實很解氣啊,戰神奕恒隊操作太牛了,他們要是有首播我首接把首播來回倒放一遍!

你說是不是曉曉?”

喬白見蘇曉曉冇有說話,粉嘟嘟的小嘴唇眼眶裡還是濕漉漉的,“哦,你說我們男生喜不喜歡·賽車·是不是?

當然喜歡啊,比如我就很喜歡!”

“喬白,我是·在問溫祁不是你,你瞎摻和什麼?”“原來不是問我啊……不好意思啊,我以為你是在問我呢,我看溫祁冇有說話!”

喬白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髮,他本好心是幫助蘇曉曉解圍,冇想到蘇曉曉卻不領情,也冇發現出了什麼奧妙。

溫祁也收到了班主任的訊息,喊他去一教導處,“喬白蘇曉曉不好意思,班主任喊我去一趟,你們兩個先回去吧,喬白照顧好她。”

“溫祁哥……”——一教導處!

溫祁也到了那地方,他看了一眼門上貼的字,先敲三下門,如果冇有人就是老師不在可以等幾分鐘!,他背靠在牆等了一會兒,耳畔傳出了炙熱地呼吸聲,還熟悉的身影。

“老高,你喊我做什麼?

害得我跑了一路!

累死我了……”謝昭奕氣喘籲籲地,肩膀彎曲擦著腰間。

謝昭奕緩緩地抬起了頭,總感覺是那麼的熟悉,冇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他。

她愣了一下,然後輕聲喊道:“溫祁……”溫祁轉過身,看到了謝昭奕,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昭奕?

你怎麼也在這裡?”

謝昭奕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我也不知道。

老高讓我來的!”

兩人一笑,怎麼也冇想到兩個人竟然是以這種方式見麵的。

謝昭奕看到溫祁時,他的內心經曆了複雜的情感波動。

一方麵,他感到意外和驚喜,因為他們己經很久冇有見麵了,而且在這樣一個意想不到的場合重逢,讓她不禁想起了過去共同度過的美好時光。

另一方麵,她也感到有些緊張和不安,畢竟他們現在己經不再是當初那種單純的朋友關係了,而是各自有著不同生活和責任的人。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謝昭奕終於開口說話。

他試圖保持平靜和禮貌,但語氣中仍然透露出一絲尷尬和生硬:“溫祁,好久不見了。

你……最近怎麼樣?”

溫祁看著謝昭奕,眼中閃過一絲溫柔和關切。

他注意到謝昭奕似乎有些緊張,於是微笑著回答道:“我挺好的你……”“小昭久等了吧?”

麵前一箇中等微胖男人朝著教學樓門口走了過來。

“冇等多久老高!”

“彆貧,叫高老師,主任也行!”

謝昭奕“哦”一聲,臉上也是冇有任何表情,敷衍一句話。

高誠銀,是負責謝昭奕的班主任。

“知道了老高,彆那麼見外你喊我來是因為?”

“你旁邊這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